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赚钱是大事儿
    龙宇寒看着他们两个的模样.倒是觉得好笑.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我身上还有晶核.”

    虞城闻言眼睛登时亮了.看着龙宇寒的目光就像看着财神似的.简直要喜极而泣的样子:“真的吗.那太好啦.我们终于不用走着回龙族之城了.”

    在龙族秘地.晶核和银子一样.是通用货币.

    不过.罗挽音却摇头说道:“行了.我是逗虞城呢.银子的事情我有办法的.你的晶核要留着修炼用.到时候沒准儿还有别的用处呢.”

    她的话意有所指.但龙宇寒却明白她指的是沒准儿能帮上虞城.

    他知道挽音一向不自大.既然开口了必定是有办法的.因此便点头表示明白了.

    虞城却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什么办法.你快说说看.”

    罗挽音也不兜圈子.直接告诉他道:“晋城是大城池.里面肯定有卖灵丹的药铺.咱们身上还有点银子.全用來买灵草炼制成灵丹.再转售出去.如此循环.不就有钱了.”

    虞城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是炼丹师.初级还是中级.”

    要知道炼丹师可是很稀有的.他们家那么一个大家族.也就供奉着一位中级炼丹师和一位高级炼丹师.就是龙家.据说高级炼丹师也不超过五位.

    炼丹师的升级之路太过艰难漫长.一个炼丹师的崛起需要浪费无数的药物和财力.他们需要不断地炼制灵药.失败之后重新再來.一直循环到成功.才能让他强大起來炼制更多灵药.可以说.若是沒有足够的资源.炼丹师根本就无法成长.

    而听挽音的意思.她竟然是一个炼丹师会炼制灵丹.可她之前不是说.大陆的资源有限.而她在家也根本不受宠吗.那又哪里來的资源供她学炼丹.

    罗挽音不欲解释那么多.只是简单地告诉了他.“可能是因为天赋吧.以前我就喜欢跟着爷爷学习中医知识.后來到了这里看了一些炼丹手札.发现成功率蛮高的.所以就一直坚持下來了.至于现在是初级还是中级.我也不知道.不过若是有材料.我能炼制出高级灵丹.”

    高、高级灵丹..

    虞城震惊地眼睛都要脱窗了.他缓了好半天才缓过來.双眼发亮地看着罗挽音说道:“能炼制出高级灵丹.代表你是高级炼丹师啊.沒想到老天爷待你也不薄.虽然沒有给你一双好父母.但是至少给了你金手指啊.太好了.咱们只要熬到了晋城.就不用受苦了.”

    想到温暖舒适的大马车.还有酒楼里热腾腾的饭菜.虞城咧开的嘴角越來越大.根本合不上去了.

    金手指.

    罗挽音笑着摇了摇头.若说金手指.恐怕那个可以隐瞒自身武者气息的本事才算是金手指吧.

    以前她沒觉得有多重要.可如今知道了三千小世界的存在.在那个高手如云的地方.她这身本事绝对是扮猪吃老虎的利器.说不得以后还要靠它保命呢.

    龙宇寒一直是知道罗挽音的炼丹能力的.他皱着眉头本想让虞城把这事儿埋在肚子里.以免引起有心人的觊觎.要知道一个高级炼丹师可是会引起不少人哄抢的.沒看到虞城这么大一个家族却只供奉有一位炼丹师而已.

    但是想到之后到了晋城.她始终是要靠这个能力赚钱的.再者他也自信在自己的保护之下.沒有人可以伤得了她.这才把话压回肚中.

    倒是虞城高兴过后.也想到了这个问題.忧心忡忡地说道:“不过你的身份还是要隐藏一下好.等到了晋城赚够路费之后.就不要再暴露你的炼丹师身份了.要不然会被很多家族盯上的.虽然不会伤害到你.但是会被缠的很烦.要是遇到大一点的家族.甚至可能脱不了身.”

    罗挽音也明白这个道理.她沒有什么负担地说道:“若是能隐藏最好.实在不行也沒什么可惧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若是真的被盯上了.她拒绝之后识相退开的那么大家相安无事.若是要强留.那也得看她是不是好惹的.

    虞城想了想也是.确实是他多虑了.挽音身边还有个大杀器在呢.据说他已经是赤品等级的武者了.在这龙族之中也算是绝顶高手.而且身份又是龙族继承人.未來的龙族族长.谁敢从他手中夺人呢.

    若是真有人不长眼撞上來.恐怕吃亏的还是他们.

    三人走了大半天.终于快到晋城了.

    虞城看到城门之后.兴奋地就要冲过去.却被罗挽音拉住了.

    “干嘛要拉住我.”他不解地问道.走了这么大半天.他早就累了.此刻只想冲进城里找个客栈好好休息一会儿再说.

    罗挽音思索道:“我们要乔装一下再进去.”

    “为什么..”虞城瞪大眼睛.不明白她意欲何为.

    罗挽音看着他道:“你还记得小二说的龙族继承人的弟弟吗.”

    虞城点头.不明所以地看着她.“记得啊.不就是看着他哥哥摔下悬崖那个吗.”

    他话一出口.就忽然觉得不对劲了.奇怪地说道:“啊.他哥哥掉下去了.他怎么沒事.”

    罗挽音说道:“很简单啊.因为就是他逼我们跳下去的.”

    虞城闻言瞪大眼睛.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來.喃喃地说道:“原來是这样啊.他为什么要这么干啊.这个……你不是他哥哥么……”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龙宇寒.提出自己的疑惑.

    罗挽音摇摇头.说道:“你的命太好.出生在大家族里却是独生子.若是你出生在兄弟成群的家族里.你就不是如今这性格了.越是大的家族.越有许多阴暗的勾心斗角.为了上位而不择手段.龙宇寒的弟弟叫龙宇宣.他想得到龙族继承人的位置.所以他谋划了一串计划想要他哥的命.沒想到龙宇寒却沒有死成.但是却失忆流落在大陆.后來我们又巧遇了龙宇宣.他便接近我们一起回到了龙族秘地.等进入植物领地之后.又设计让我们中招无法反抗.无奈之下我们只能跳崖为此博得一线生机.”

    虞城总算明白了这一切前因后果.他先是满脸劫后余生的表情.接着又一脸防备地说道:“原來有兄弟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啊.幸好我可沒有这么阴险毒辣的弟弟……不行.等我回去一定要叮嘱我爹娘.让他们千万要做好防范措施.一定不能让我有弟弟.”

    罗挽音好笑地摇头.“真不知道你脑子是怎么做的.你要是真有弟弟妹妹.等他们长大懂得勾心斗角的时候.你早已经大权在握了.他只能依赖着你生存.你还怕比你弱小的他么.”

    “说的也是啊.”虞城喜滋滋地说道.忽然又想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看着罗挽音说道:“我记得你说你和儿子是在植物领地分开的.那就是说……小二说的龙宇宣带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回龙族.他应该是你儿子.”

    提到罗小宝.罗挽音脸上闪过一抹复杂.她点头说道:“应该是他沒错.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带他回龙族.”

    虞城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劲.他奇怪地问道:“不对啊.如果那个真是你儿子.那他被带回龙族之后.不是用龙族秘法确认了他是龙族的血脉吗.若他是你儿子.怎么可能会通过龙族秘法的确认.而且龙宇宣又怎么会说那是他的孩子.”

    罗挽音心里一阵心虚.这个秘密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好开口和龙宇寒说呢.她此刻不敢看龙宇寒的眼睛.生怕他看出了不对劲.故作不在意地说道:“可能是那个龙族秘法糊弄人的吧.我可以确定罗小宝不是他儿子.”

    “哦……但是龙族秘法也会出错吗……据说那是龙族世代传承下來的秘法.相当神奇.若是验出是龙族的血脉那就肯定不会出错的……”虞城有些疑惑.

    “可能是龙宇宣为了让小宝留在龙族.暗中让人做了手脚吧……行了.咱们别说那么多了.我说要乔装一下就是担心那家伙沒看到我们的尸体.万一暗中有让人留意我们的线索就麻烦了.”罗挽音抽了抽嘴角.生硬地转移了话題.

    她以前怎么沒发现这家伙那么不识趣.非要追根究底……

    龙宇寒认同道:“就算龙宇宣相信我们死了.沒有留下爪牙暗中查探.以我们三人的容貌.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样很快便会有人发现我和公告里的人长得相像.到时候被认出了传到龙宇宣耳朵里.他若是拿小家伙來威胁我们.那就不妙了.”

    “对啊.你说他会不会就是因为担心你们沒死.为了以防万一才抓住挽音儿子.以此來威胁你们啊.”虞城灵光一闪.自以为发现了真相.脸上的表情凝重起來.高深莫测地说道:“那我们就要小心了.挽音你那么漂亮.很容易就引起关注.那是必须要乔装的.而龙宇寒你又有公告的原因.所以也要乔装起來.以免被发现.至于我.虽然长得还可以.但是还不到引起轰动的地步.所以就不用乔装啦.我们混进晋城赚了银子之后.再快点赶去龙族之城偷偷地把挽音的儿子救出來.”

    他自觉自己计划的很完善.不禁有些洋洋得意起來.

    看來他还是个天才.这么完美的计划都可以想出來.以后若是龙宇寒当了龙族族长.不知道他可不可以给自己一个谋士当当.

    他越想越觉得可行.更加坚定一定要在路上抱好金大腿的脚.到时候他就可以前途无量.甚至让虞家也鸡犬升天了.

    啊哈哈哈哈哈……

    罗挽音无语地看着虞城傻笑出声.那样子一看就知道陷入了想象当中.不过这家伙一向不着调.她就当他又抽风了.直接和龙宇寒商量起该怎么乔装了.

    衣服倒好办.他们身上如今穿的就是梨花大姐给他们缝制的衣裳.虽然舒适但却是普通的料子.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难的是两人的容貌.若是有工具的话.罗挽音倒是能让两人完全变个样子.只是如今人在城外.当时在镇里也沒想到那么多.一时半会儿却是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的.

    最后沒办法之下.罗挽音只好点起了火堆.烧了一些干柴之后就灭了火堆.把烧黑的木头拿出來冷却.把龙宇寒的眉毛画的粗粗的.看起來像两条大毛毛虫.再在他脸上扑了一些干灰.还沾了些湿泥土上去.让他脸上看起來脏兮兮的看不清楚面容.

    这么一來龙宇寒看起來就完全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了.一眼看去他就是个普通的庄稼汉.虽然身材高大了些.但是脸上却黝黑脏兮兮的.

    罗挽音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点点头.扭头问虞城道:“怎么样.跟之前比差别大吗.”

    虞城猛点头.赞道:“虽然方法拙劣了些.但好歹看不出他原本的英俊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