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背上的引诱
    可若是不让龙宇寒背她过去的话.那么她就得游过去.这样一來身上的衣服肯定又要湿透了.到时候若是赶到有人烟的地方.倒是不太好见人.

    这时候龙宇寒却像是看透了她心中的想法一般.转头凝视着她道:“上來吧.沒事的.”

    说着根本不让她再考虑.直接强横地一把背起她.就淌下了河水.河水挺深的.一直蔓延到他的腰部.龙宇寒为了避免弄湿罗挽音的衣裳.把人背的高高的.直到过了河中央.水慢慢地低下去之后才把她慢慢伏低了些.

    罗挽音看着男人**结着大片痂痕的背部.眼睛微涩.除了爷爷.从來沒有人对她那么好过.就连曾经的男友李黎枫在最甜蜜的时候.也不曾如此细心地对待她.以更别说以性命相护了.

    她心中微颤.忍不住用手轻轻地摸着他背部的结痂.心中复杂难言.

    龙宇寒被她摸的浑身一颤.他忍着身心俱痒的冲动哑声道:“你再摸我.我就忍不住了.”

    罗挽音噗嗤一笑.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倒也消散了不少.她调皮地把手轻轻一路抚触.蔓延到前方他的喉结处.不轻不重地挑逗着.声音带着调笑道:“忍不住了.你忍不住想干嘛呢.”

    那声音轻佻.尾声拉长地格外诱人.直让龙宇寒心中发颤.他无奈地说道:“挽音.别闹了……”

    罗挽音听出他的声音都沙哑了.反倒是更加來劲了.伸出小巧粉嫩的舌头轻轻地舔着他结痂的背部.一寸一寸.不放过任何一处.尽情舔舐着.

    她并不是个随便的人.但是一旦确立了关系.确认眼前的男人值得自己交付之后.她便不会压抑自己的想法.随心所欲.反正人生这一辈子就这么短.何不纵情让自己肆意活上一回.

    龙宇寒被她这招搞的几乎要发疯了.他看不见背后的情景.却也能想象的出來她此刻定是用她那粉嫩可爱的小舌头一脸魅惑地舔着自己的背部.他感觉到自己本就发痒的背部被她舔的更加痒不可耐.那小舌头经过的地方无不湿润让人不舍难忘.他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本能让下面支起來了.

    此刻他心中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理智地让他赶紧制止她这种惹火的行为.因为现在各种时机场合都不对.他不能肆意妄为.另外一个小人却充满着诱惑地劝他再享受一会儿.就再一会儿.可这样的念头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蔓延不止.根本就沒有个尽头.他只恨不得这种感觉永远留在他的背上.让他慢慢体会品尝.

    可最终终究是理智占了上风.他深呼吸一口气.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发颤道:“挽音.你再闹我就上岸办了你.”

    罗挽音感觉到背着自己的男人整个身体都开始发烫了.也开始觉得自己有些玩过火了.她调皮地吐吐舌头.声音充满遗憾地说道:“好吧.既然你不喜欢.那我就舔了.”

    龙宇寒被她这句话给弄的几乎**焚身.他心中的小人在拼命叫嚣:谁说不喜欢了..沒关系.你尽情舔啊.最好用你湿滑娇嫩的小舌头舔遍全身……

    可实际上他却极为镇定地说道:“伤口本來就痒.你一舔就更痒了.”

    由此可见.龙宇寒其实就是个外表闷骚内里却是假正经的男人.

    罗挽音闻言耸了耸肩.收起自己玩闹的心思.想了想补救道:“好吧.那我给你治疗一下.”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沉淀.她的异能也已经恢复了一部分了.

    罗挽音催动起异能.手中慢慢浮起白色的光芒.轻轻地罩在龙宇寒的背上.一边问道:“好点沒.”

    龙宇寒感觉到一阵温暖的光芒笼罩在身上.背部上的痒意早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想叹息出声的舒服感.

    他心中有些遗憾.其实比起这种舒服的感觉.他更喜欢刚才她舔自己背部的那种撩人感觉.不过这种想法他也只是想想罢了.口中却道:“好多了.已经不痒了.”

    罗挽音笑而不语.当然不痒了.经过她的治愈.他身上的疤痕已经全部掉落.背部已经恢复了他本來健壮的样子了.

    两人过了河.龙宇寒小心地把罗挽音放下來.后者看到他腰间仅围着的布料都湿掉了.难得产生了些愧疚.她想了想提议道:“要不把这块湿的扔掉.我脱件外衣给你围着.”

    龙宇寒无语地看着眼前小女人无辜的样子.斟酌了半响才说道:“我觉得相对比之下.我更宁愿围着这块湿布……”

    不仅是因为感觉穿着女人的衣服有损自己的男子汉气概.更重要的是他觉得现在天气这么凉.她若是脱了外衣导致不小心着凉了他会更心痛……

    但罗挽音显然不知道他更深层的想法.只觉得男人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听到他这么说.她便耸了耸肩道:“那好吧.随便你.”

    两人继续往前走.穿过稀疏的树林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來了.这时候他们已经能看到远处微微闪烁的火光了.

    两人加紧脚步往前走.又走了近半个时辰才走到离火光不远处的地方.可是他们走到近处才发现有人烟的地方竟然被高高的一丛荆棘给拦住了.这些荆棘不知道是什么品种.长的又高又密.上面满满都是尖锐的长刺.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而荆棘里面应该是个小村庄.里面人声鼎沸.火光照耀.此刻似乎在举行什么活动.非常热闹喧嚣.

    两人对望一眼.默契地围着荆棘走动寻找进去的门.他们初來乍到.根本不知道这里的人有什么风俗和忌讳.也不知道里面的人性情如何.若是随意地喊人结果引起不良的后果.那可就悔不当初了.

    但他们两人围着荆棘转了一圈.却并沒有找到入口的地方.这不禁让人很疑惑.如果沒有入口.那么他们是怎么进去的.

    还是说.难道他们从來都不出來的吗.

    罗挽音和龙宇寒疑惑地对望了一眼.决定再分别四处找找看诀窍在哪.若是再找不到入口.那就只好大声呼喊.引起里面的人注意了.

    幸运的是.龙宇寒很快就留意到了周围长有一些奇怪的树.这些树上面都围绕着长长的藤蔓.

    “挽音.过來看这里.”龙宇寒摸着藤蔓心思一动.然后便想到了什么眼神微眯起來.扭头朝罗挽音喊道.

    罗挽音立马猜到了他肯定有所发现了.于是走过來一看.顿时眉毛便挑了起來.她摸着这些粗重的藤蔓.声音含笑道:“看來里面的人就是靠这些藤蔓出入这个荆棘围栏的了.”

    龙宇寒赞同地点点头.挑眉问道:“我们是就这么进去还是把人给喊出來.”

    罗挽音低下头琢磨.她觉得就这么进去不太礼貌.可是把人喊出來她又觉得有些不安.想了想她决定道:“我们先爬上树去.看看里面的情况再决定.”

    心爱的女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龙宇寒一向很听话.他从善如流地点头.体贴地问道:“要不要我抱你上去.”

    罗挽音抽了抽嘴角.婉言谢绝了:“谢谢.我又不是残废.”

    两人的身体都恢复如初了.所以都很灵敏地跃上了树枝.但让他们失望的是这个荆棘太高了.他们站在树上竟然什么都看不到.还是只能看到些许火光.

    这么一來.罗挽音也沒什么耐性了.想了想说道:“我们直接进去吧.不过动静小些.尽量先别引起别人的注意.”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里面似乎在举行什么仪式.里面的欢呼声沙哑粗大.似乎都是男人的声音.这让她奇异地感觉有些不舒服.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觉得这个坐落在悬崖底下的小村庄.或者说这个小部落有些不对劲.

    这只是一种直觉.让她有种想要离开的冲动.但是他们好不容易找到有人烟的地方.也正是需要衣服和食物的时候.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只能尽量防备以防万一.

    两人想的太美好.但是当他们利用藤蔓跃过荆棘丛安全落地的一瞬间.他们便被发现了.

    因为那时候人群们恰好是安静的时候.他们两个一落地便产生了动静.顿时所有人都看了过來.

    而罗挽音和龙宇寒已经顾不上被发现的事实了.他们错愕地看着眼前的情景.简直惊呆了.

    这里确切地说真的可以称之为部落.眼前的人们全部身高体壮.皮肤黝黑露在外面.只在腰间围了一条布裙.这些人称之为野人也不为过.

    而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把铁茅围成一个圈.看样子是应该在举行什么仪式.

    而最让罗挽音惊愕的是.被他们围起來的圈子正中间放着一个大瓮.瓮里装满了水.下面堆放了许多的干柴.上面则驾着一道木质的横杠.横杠上捆着一个满脸绝望的男人.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