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三章 杜盟主独自逃生
    杜丰常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不仅是因为重伤的缘故,还有被气的原因,他现在两个手都是颤抖的,纵然眼睛看不见,他也能感觉到这两个手臂几乎已经废了。

    刚才罗挽音只针对同一个位置抽打的时候,他就能感觉到事情不妙了,并且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没想到这伤比他想象中的更严重,这两个手臂他几乎已经不能控制了,可这蛇蝎心肠的女人竟然说还有一鞭未打。

    他本来以为她会看在他手臂伤的如此严重的情况下,不会再计较那一鞭,毕竟是她儿子自己送上门来的,还偷了他身上的令牌,而且他那时候又神志不清,哪里会想到这么多?

    再者说,他就算那时候神智混乱,却也记得并未伤及他儿子根骨,哪像对方这般心狠手辣,锱铢必较,非要废了他的双手不罢休?

    他想怒斥对方不要脸,得理不饶人,奈何形势比人强,他只能闭了闭眼,恨恨地吞下这一腔愤怒和仇恨,拼尽全力控制自己的双手伸出去,一字一句蹦出来道:“最后一鞭了,罗姑娘请吧。”

    罗挽音冷哼一声,在他见骨的手臂上甩出了最后一鞭,看到对方的森森的白骨意料之中裂了一道痕之后,这才觉得心里的郁气散去了不少。

    “好了,杜盟主,我们的恩怨两清了,您若要撇下这些信赖你的武者独自逃生,那小女子也就不拦你了。”罗挽音巧笑嫣然道,眼神之中却是满满的讽刺。

    她罗挽音纵然是心狠手辣,蛇蝎心肠,可到底不是不讲情义之人。

    她若是认同了某一个人作为同伴,就绝不会口蜜腹剑,在同伴身后捅刀子,甚至丢弃同伴独自逃生。

    杜丰常这种人是她最为不屑的,也是最瞧不起的人。

    杜丰常此刻顾不得她说的话,也不想花费时间去伪装成一个仁义之人了,与性命比起来,什么表面功夫都可以丢在一边,他只是忍痛收回自己的手臂,强忍着浑身的剧痛认真凝神听了一下,判断出一个不会引起狼群注意的边角,加之又与狼王相反的方向,迅速便往那边移动去。

    罗挽音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清冽的声音大大地响起,“杜盟主,您跑的慢些,狼群不会那么快追过来的,有您的忠实属下为您挡着呢。”

    她这话是故意加大了音量的,因此所有人包括杜丰常的耳边都听到了这句话。

    杜丰常一听到她这话就知道要遭,心中暗暗咒骂了一句臭**,但眼下却没时间拖延了,那些贪生怕死的武者们听到自己逃跑的消息,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说不定拼着玉石俱焚也会拦着自己。

    他只能忍着痛苦,加快身体的速度,企图这次能死里逃生。

    果然,与狼群战斗的正酣的武者们闻言瞬间愣了,顺着罗挽音的目光看去,果然见到杜盟主想要撇下他们独自一人逃走。

    他们顿时怒了,被背叛的愤怒感充满心头,这杜丰常实在是太无耻了,他们在这里纠缠狼群,他却独自一人逃生!

    所有人都不平了,因此有人开始愤怒地喊道:“快把杜丰常这个卑鄙小人拦住,绝对不能让他逃走!”

    “对!拦住这个无耻的小人!快,我们把狼群引过去,要死也要拖着他一起死!”

    “对,要死一起死!凭什么我们在这里九死一生,他却趁机逃生!大家分头引狼群,把他包围起来!”

    这些人像打了鸡血一样,瞬间便斗志昂扬地把狼群往杜丰常逃跑的方向引过去,奈何杜丰常本就是个老狐狸,而且又没有狼群的纠缠,拼尽所有的速度最终还是被他逃走了。

    剩下的这些武者们看到仇人跑了,本来都要绝望了,狼群还有这么多,狼王又那么强大,他们根本没办法打的过,看来他们只能选择等死了。

    打了半天,很多武者本就疲惫不堪,力气马上都要耗尽了,此刻又看见信仰之人杜丰常撇下他们逃跑了,一瞬间许多人都丧失了斗志,想要求死算了。但就在他们想要放弃的一瞬间,眼角却忽然瞥到一个男人竟然单打独斗和狼王拼上了。

    他们愣了一下,紧接着来了些精神,一边应付狼群一边留神狼王的战斗,结果发现似乎是那个男人占据上风的时候,他们又死灰复燃,开始恢复斗志了。

    只要狼王败了,狼群肯定就会散去的,他们只要支撑到这个强大的男人打败了狼群就行了,他们一定可以活下去的!

    所有武者都激动了,他们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是怎么忽视和对待这个与罗挽音一道的男人的,他们只知道他很强大,很可能会打败狼王,让他们活下去。

    于是他们咬咬牙,又开始尽全力与狼王战斗,暗暗祈求男人能快点打败狼王好解救他们出水火之中。

    罗挽音见到杜丰常逃走了并没有放在心中,她最后那一句提醒大家的话纯属于她的恶劣之心发作了,就是想看到杜丰常手忙脚乱的样子,并不指望那些不中用的武者能拦住他。

    所以眼见对方逃走了,她也只是耸了耸肩肩膀回到同伴身边。

    罗小宝见到她回来,赶紧讨好地笑道:“娘亲好威武!”

    罗挽音心中确实没有一开始那么气了,但也没决定会轻易放过这个兔崽子,因此也只是看不出喜怒地瞥了一眼罗小宝,随即便对还在为兔崽子按摩手臂的蓝子墨说道:“我来吧,你这样太温柔了,按上一个时辰淤血也不会散的。”

    蓝子墨看了一眼欲哭无泪的罗小宝,知道罗挽音肯定是要借这个事情收拾一下罗小宝了,只能收回手爱莫能助地看了一眼小家伙,给了他一个保重的眼神。

    罗挽音接过兔崽子的手,瞥了一眼上面虽然消散不少的淤血,但是明显还是肿胀淤青的手臂,眼神划过一丝冷笑,然后毫不留情地伸手揉了下去。

    然后,蓝子墨和蓝宇便听到一声凄厉的“啊呜”声,入眼的是罗小宝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含满泪水,可怜兮兮的求救眼神。

    两人不忍地别开视线,看向罗挽音想要求情,但看见对方眼中毫不留情的冷笑之后,便默默地话吞回去了。

    龙宇宣在一旁看到这个情景也吞了吞口水,美人儿实在好凶残啊,对待儿子都能下得了这样的手,以后若是他真的把人追到手了,若是他犯了错,或者出去拈花惹草了,不知道自己的命根子还可不可以苟存……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夹紧双腿,只觉得浑身都凉飕飕的,用手一探脖后,发现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罗挽音蹂躏儿子之余,发现了他诡异的表情和奇怪的动作,不由微微挑眉表示疑问。

    龙宇宣连忙放下手,干笑道:“没事,就是有些痒。”

    痒?那是有几天没洗澡了?否则怎么会痒呢?

    顿时,罗挽音的眼神便带了些嫌弃。

    龙宇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美人儿的表情瞬间带上了嫌弃的意思,顿时就有些迷茫了,他又做错什么了吗?

    为什么美人儿会是这个表情?

    他张嘴正想问,却见美人儿已经漫不经心地转移视线,看向了不远处正在收服狼王的龙宇寒了。

    罗小宝用眼泪汪汪地看着娘亲半天,企图用眼神表达自己可怜兮兮的样子,但是却见到娘亲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已经扭头看大树去了。

    他顿时心里一凉,知道娘亲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了,于是只能哀怨地看向自己的手臂。

    其实娘亲的力道比起杜丰常之前抓他的时候轻多了,而且在她这种力度下的按摩确实很有效,之前还肿胀不堪的手臂顿时已经消肿不少,淤血也开始慢慢散去,只是淤青暂时是不可能散去的了。

    既然娘亲不是为了惩罚他而故意加大力气的,于是罗小宝也只能垂头丧气地忍痛受着了。

    想了想,他决定把视线投向大树,看他和狼王的战斗或许还能转移自己手臂上的疼痛感。

    狼王当时正要用爪子撕裂罗小宝的时候,龙宇寒正好赶到阻止了他。

    这个人类一出现,狼王就认出了他之前就是站在那个凶兽背上让它忌惮的人类。

    它本来以为对方跟自己有想同的默契,你睡你的觉,我抓我的猎物,井水不犯河水。

    哪知道原来这个小猎物竟然是对方的人,因为自己要对他动手所以才引出了这个强者。

    狼王其实有些委屈,既然你不想小猎物被伤及,那就看好他别让他出来找死啊,它哪里知道这人不能动啊……

    现在好了,莫名其妙就惹上了这个难搞的男人,小猎物是吃不成了,老猎物估计也要溜了,真是出门不幸啊……

    这男人本来就强,再加上狼王先前被罗小宝用辣椒粉迷了眼睛,所以一开始便处于下风,幸好它常年住在森林,非常熟悉这里的一树一木,因此才不至于马上就被打败。时间久了,它的眼睛也好了不少,甚至可以睁开眼睛看见一些东西了,只是有点模糊罢了,至少这点影响不足以让它处于下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