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二章 有仇报仇
    罗挽音站在不远处,冷冷地看着他落魄的样子说道:“不,我是来帮我儿子报仇的,你差点捏断了他的手臂。”

    她看着杜丰常脸上瞬间涌出失望的神色,里面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于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恶劣地追加了一句,“而且,我也不是什么神医,他是骗你的。”

    “骗我的?”杜丰常喃喃地重复了一句,然后脸上的表情瞬间便大怒,脸色狰狞地说道:“这个小混球竟然敢骗老夫!谁给他的胆子来欺骗老夫!”

    他像是忘了自己刚才的失态一样,猛然站起身来,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个小混球给老夫站出来,竟敢欺骗老夫,老夫要把你碎尸万段!”

    任谁都看的出来,杜丰常此刻是在为自己失明的原因所以正在找发泄的出口,所以把怒气最大化了。

    罗挽音嘴角含着冷笑,慢条斯理地拿出自己的软鞭,在地上甩了甩,发出一阵鞭挞的声音,好整以暇地说道:“杜盟主好大的威风,竟然要把我儿子碎尸万段,不过,你可知道,小女子此番前来是为了什么?”

    杜丰常愣了一下,道:“为了什么?”

    他眼睛忽然一亮,惊喜地问道:“难道是为了治老夫的眼睛,你有办法治老夫的眼睛?!”

    罗挽音讽刺一笑,说道:“杜盟主误会了,小女子此番前来是因为杜盟主此前伤到了我儿子,几乎要把他的手臂给折断,因此小女子要来替小家伙出这口恶气,为他报仇。至于之后,若是杜盟主还有能力把我儿子碎尸万段,那小女子便对杜盟主甘拜下风。”

    她顿了一下,又恶劣地笑道:“哦,对了,小女子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小女子不是神医,不会治你的眼睛。不过,就算小女子会治你的眼睛,也不会帮你治眼睛,我巴不得你的眼睛永远都看不见了呢……”

    她确实不是神医,但其实她却懂得不少中医之术,否则也不会对炼丹有如此研究了。而对于杜丰常这种情况,若是她及时控制住对方眼睛恶化的情况,控制好伤情,再有人愿意为他献上自己完好无损的眼珠子的话,她却是有能力尝试一下,有一定几率可以让他恢复视力的。

    但显然她不可能会告诉杜丰常这些,对于这种表明仁义内心阴险的小人,她恨不得把他打击的一蹶不起,又怎么会给他希望呢?

    果然杜丰常一听到这些话,更是狂怒不已,他嘶吼道:“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我要把你千刀万剐再把你儿子碎尸万段,你们都不得好死!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你们都该死!!!”

    罗挽音满意地看到他癫狂的样子,冷笑一声说道:“那就放马过来吧,让我看看传说中武者联盟的盟主失去了双眼,究竟还有没有战斗的能力,或者说,杜盟主从此就变成一个睁眼瞎的废人了呢?”

    杜丰常的理智彻底丢失,凭着本能向罗挽音袭击而去,罗挽音轻易地躲开了他的攻击,并且还轻松反击了一下,手上的鞭子狠狠地落在杜丰常的身上,因为想到兔崽子手上的伤痕导致的怒气,因此她的力道并不小,鞭子瞬间在杜丰常身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痕迹。

    杜丰常让这剧烈的疼痛给弄清醒了一下,理智好歹回笼不少,他总算意识到罗挽音的品阶应该也不低了,自己眼睛又瞎了,再加上被狼王重创,此刻绝对不是罗挽音的对手,脑中极快地做出了判断,他冷静下来,用空洞洞的眼眶望向罗挽音的方向,忍痛说道:“罗姑娘,先前伤了小公子是老夫不对,只是那时候老夫刚刚失去双眼,一时乱了心神所以才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并不是有意的,还请罗姑娘大人有大量,不要跟老夫计较了。”

    这老匹夫倒懂得审时度势,知道什么时候该低头……

    罗挽音不屑地勾起嘴角,慢条斯理地说道:“好说,小女子也不想跟杜盟主计较。只是我家兔崽子的伤却不能白受。这样吧……杜盟主,您伸出双手来,让我甩上十鞭,这事儿我就不跟杜盟主计较了,您看如何?”

    杜丰常的脸色非常难看,这罗挽音真是得理不饶人。他又不是故意要伤害那个小混球的,是他自己要撞上来的,再者说,他忽然这么好心还不知道所为何事呢。

    想到这里,杜丰常忽然脸色一变,摸向自己的胸口,待发现果然摸不到令牌的踪影时,脸色都快扭曲了。

    他想愤怒地指责对方为小偷强盗,但理智却告诉他,现在形势比人强,他若是想活命,只能装作这件事情没发生,自个儿把这个苦水咽下去……

    非但如此,此刻他还得伸出双手给人抽……

    想到这些,杜丰常就觉得一口血涌上喉咙,为了不失态却只能生生地咽回去,强笑道:“罗姑娘这个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些?老夫只是没控制好力道,不小心误伤了下小公子,却并没有让小公子的手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伤害……”

    罗挽音似笑非笑地说道:“杜盟主有所不知,小女子信奉的一向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我便十倍还之。若是杜盟主真的让我儿子折断了手臂,那杜盟主此刻,恐怕并不能和小女子在这里讲条件了。”

    杜丰常被她威胁的语气气的脸色发青,但也明白现在的身体情况也只能屈服,否则他便不止是受屈辱,更有可能丢掉性命了。

    以这个女人之前让坐骑毫不留情地伤人性命之时,他便明白对方并不是什么善茬,比起心狠手辣恐怕不会逊于自己。

    所以此刻他斟酌再三,也只能维持着表面的风度说道:“那烦请罗姑娘手下留情,毕竟老夫不是有意伤害小公子的。”

    他发誓,总有一天他要想尽办法恢复自己的眼睛,到时候他要让这个女人和她的宝贝儿子生不如死!

    罗挽音闻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等杜丰常脸色铁青地伸出双手之后,眼神一冷,反手就是一鞭子过去,她并不控制自己的力道,因此一鞭子下去,杜丰常的手便马上见血了,一道鞭痕缓慢地溢出鲜血。

    杜丰常闷哼一声,感觉一阵眩晕。

    这是因为他一开始被狼王逗耗子一般戏耍许久,身上被割破无数伤痕流了太多血,后来又被狼王挖了双眼,再被踢成重伤又吐了许多血,所以失血过多产生的晕眩感。

    “罗姑娘请继续。”杜丰常忍住剧痛说道。

    他伤的太重,得赶紧逃出去找个地方养伤,再重头来过。

    他能听到现在狼王被另外一个人缠住了,而狼群也正在纠缠那群武者,没有空搭理这边。所以哪怕此刻再痛,他也希望罗挽音能速战速决,快点打完这十鞭,他好趁乱逃走。

    罗挽音哪能看不出他的心思,所以并不按照他的意愿来,反倒是不急不缓地一鞭一鞭甩下去,她的每一鞭都甩在杜丰常手臂的同一个位置上,鞭鞭力道如一,让他忍受剧痛的同时还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皮肉开花,血肉模糊。

    罗挽音看到这一幕却丝毫不心软,嘴角挂着冷笑,继续一鞭一鞭甩下去,最后剩下一鞭时,杜丰常手臂上被抽烂的碎肉已经被后面的鞭子抽干净了,露出森森的白骨。

    可是哪怕是再痛苦,杜丰常都咬牙硬是撑住了,不曾咒骂一句,他知道孰重孰轻,现在这些仇只要活下来了,以后总有报复回来的一天。

    可若是命丢了,那现在所承受的这些侮辱和痛楚,都将随他陷入黑暗,永远不会有瞑目的一天。

    罗挽音冷眼看着此景,心中冷哼了一下。

    这人倒是个狠角色,能屈能伸,今日若是不除他,若是他侥幸活下来了,恐怕定会千倍百倍报今日之仇。

    可她罗挽音并不是不守承诺之人,也不是贪生怕死之人,有挑战才有动力,她不怕他上门报仇,反而非常欢迎他,这样她才能督促自己,坚持不懈地变强,唯有变强,才有资格活下去。

    或许是因为杜丰常眼睛瞎了,所以看不到自己露出白骨的手臂,只知道手上的神经已经麻木了,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了。

    他收回僵硬的手臂,这一动感觉像神经瞬间复苏了一般,疼的几乎让他忍不住叫出声来,他硬生生地憋回到了喉间的痛叫声,咬牙说道:“罗姑娘,事情已了,我们已经不相欠了,老夫这就告辞了。”

    罗挽音“噗嗤”一笑,乐不可支地说道:“杜盟主,您堂堂一个武者联盟的盟主,竟然不会算数么?小女子可是数了,这却还没打完呢。”

    杜丰常脸色一变,说道:“罗姑娘,你刚才已经打了九鞭了,加上之前那一鞭刚好十鞭,老夫并没有算错。”

    罗挽音嘲讽地说道:“杜盟主,你可真会算计啊。那一鞭是你先说要杀了我儿子,并且先动手的情况下,小女子才反击回去的,之后我们才说好十鞭了恩怨的,这怎么能算一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