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低估了他的影响
    龙宇寒哑然地看着他,半响才默然道:“我失忆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未婚妻啊……”

    “借口,都是借口!”罗小宝愤怒地喊道。

    他也知道自己的怒气来的莫名其妙,龙宇寒早在几年前就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要自己和娘亲了,他却因为短短地相处,却产生了留恋。

    甚至得知对方是有未婚妻,总有一天会离开自己和娘亲时,心中蓦然冒出一股心酸和流泪的冲动。

    他越想越郁闷,直感觉泪腺快控制不住了,只好转身跑了出去。

    “小宝!”龙宇寒着急地喊道,忙把手中的火狐扔向龙宇宣,转身追了出去。

    罗挽音沉默地看着罗小宝的背影,半响没动作,不止是因为低估了龙宇寒在兔崽子心中的地位,更是为了自己刚才听到龙宇宣的话,一瞬间产生的难受。

    是因为他是兔崽子的爹,所以自己会难受,还是因为这段时间的相处,让她对他产生了别的心思?

    罗挽音有些茫然,感觉自己心中的思绪太乱了。

    看来自己真的要找个时间,好好理一理自己的想法了。

    龙宇宣逮住了小火狐,可是这会儿小火狐却没那么听话了,趁着龙宇宣没抓住自己的要害,他赶紧喊道:“挽音挽音,快救我,这个家伙要捏死我!”

    龙宇宣脸色一黑,瞪着它怒道:“我什么时候要捏死你了?”

    “不管不管,挽音快救我!”千幻只管喊道。

    罗挽音揉了揉脑袋,示意龙宇宣把小火狐放下,后者虽然满心不情愿,但看到罗挽音明显心情烦乱的样子,还是顺着她的意思放下了火狐。

    千幻安全下地,马上化成人形,蹭到罗挽音身边鄙视地瞪了一眼龙宇宣说道:“挽音,别听他胡扯,他肯定是瞎说的。那个龙宇寒要是真的有未婚妻,他怎么不早说,偏偏现在才说?再说,我在龙族的时候,就没听说过他有未婚妻的事情!”

    现在的他还并不懂得人类的爱情,只是看到罗挽音听到龙宇寒有未婚妻之后,明显心情变差了,自己心中也莫名地有些烦躁。

    他想不通这是为什么,最后只能归结于自己把罗挽音当做好朋友了,看到她不开心自己也不开心,因此会下意识地安慰她。

    罗挽音瞥了一眼龙宇宣,见他气哼哼的,却也不反驳,于是心中便有数了。

    但就算知道了龙宇寒的未婚妻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她心中的烦乱却不少反增,她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让龙宇寒离开他们,否则这样下去,非但是对自己,也可能会对兔崽子造成极大的影响。

    “我说的没错吧?哼,人类就是奸诈,老喜欢耍些小心机。”千幻看到龙宇宣吃瘪,得意洋洋地说道。

    龙宇宣本来被揭穿就已经对他有些不爽了,而千幻还在那里落井下石,此刻他的火气也不由冒了上来,差点就想夺口而出又骂他是畜生了。

    但他一抬头,见到美人儿眉头微蹙,心烦意乱的样子,又不由把话噎了回去,只冷冷地看了千幻一眼。

    千幻也知道见好就收,看到罗挽音还是情绪不高的样子,迷茫地问道:“挽音,知道龙宇宣是骗你的了,你为什么还是心情不好啊?”

    罗挽音苦笑道:“和他说的事情无关,你刚出关,好好休息一下,我先一个人静一静。”

    至于兔崽子,既然龙宇寒追上去了,想必是无大碍的。

    千幻看到她这样,出关之后的好心情也变的失落了,想到以前她很喜欢自己做的饭食,他脑子一转,便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而龙宇宣则是定定地看着罗挽音的背影,微风摇动着她的衣摆,竟让他产生了一种她正在离他越来越远的感觉。

    至于纳兰海棠,她忍着痛苦好不容易去到龙宇寒的房间,敲了半天门才发现对方根本不在房中。

    她又拖着一副伤痕累累的身体往厅里而去,伤口没上药,一直在流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她渐渐感觉头很晕。

    这回儿不用装,她的脸色如假包换地苍白如雪了。

    好不容易熬到厅里,她已经可以模模糊糊地听到厅里说话的人声了,纳兰海棠却感觉到自己开始神志不清了。

    她觉得眼前一片模糊,这种感觉很熟悉,就像很多年前她总是被饿的头晕眼花晕倒时的感觉一样。

    她强撑着到了门口,这时候却见罗小宝跑了出去,紧接着后面跟出来的正是龙宇寒。

    她心中一松,顿时晕了过去,倒下之前她脑海里模模糊糊地闪过一个想法,自己的苦肉计应该会奏效的吧……

    但她来不及验证结果,就已经实实在在地晕过去了。

    很遗憾的是,跑出去的罗小宝压根没看她,一路生气地跑远,而追出来的龙宇寒连一个眼神都没丢给昏倒在地上的她,往小宝跑远的方向追去了。

    后面出来的罗挽音和千幻等人看到她自己要作死,也没人理她,于是她便孤零零地躺在地上一只昏迷了。

    于是等纳兰海棠清醒之后,发现自己的处境之后,本以为自己会躺在床上,至少旁边也会有个人照顾自己的想法顿时消失殆尽。

    她简直气的想要吐血,可惜她的血被自己折腾的已经流的差不多了,只能咬牙又忍着浑身痛苦挪回房间,这回儿再也不敢作死了,只能咬牙切齿乖乖地等伤口恢复了。

    龙宇寒追到院子里就没发现罗小宝的踪迹了,他看了一眼宅子的大门,发现并没有打开的痕迹,于是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周围。

    这时候,院子里那颗枫树枝头不明显地动了一下。

    龙宇寒眼神闪过一丝异样,刚才动的那一瞬间明显和被风吹动的形态不一样。

    他轻轻一跃,跳到枫树上,四处看了一下,很快便看到罗小宝正坐在一节比较粗的树枝上,火红的枫叶密密麻麻地藏起了他小小的身体。

    而罗小宝显然已经发现了龙宇寒,但他却当没有看见一般,自顾发着呆。

    龙宇寒松了口气,坐到他身边,陪着他一起沉默。

    许久,罗小宝轻声地开口了。

    “大树,如果你恢复记忆了,是不是就会离开我和娘亲,回到你未婚妻身边了?”

    龙宇寒毫不犹豫地摇头,说道:“如果我恢复记忆了,就会选择离开你们,那我就永远不恢复记忆好了。”

    “真的吗?”罗小宝眼睛闪闪地看着他。

    “真的。”龙宇寒认真地看着他,“我若是有未婚妻,她为什么没来寻我呢?我猜或许未婚妻的事情是子虚乌有的,更有可能是龙宇宣随口胡扯的。”

    罗小宝撇了撇嘴,心情还是很低落,“谁知道呢,反正你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

    他现在很纠结,既想龙宇寒恢复记忆,他就可以问问从小到大以来的疑惑,为什么他要选择抛弃他们,真的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吗?

    他也问过娘亲,可是娘给自己的答案就是你爹根本不知道你的存在,所以你不用恨他,也不用怪他,当然,更没必要去找他。

    他当然没有动过去找爹爹的念头,他有娘亲就够了,他唯一执着的就是那个一直藏在他心底的问题,他想知道答案。

    可如今他亲生爹爹就在眼前,他却问不出个究竟来。

    更让他难受的是,他发现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他竟然开始舍不得大树了,即使不是以父子的关系,他也发现自己自己根本不希望他离开。

    哪怕是不恢复记忆也没关系,大不了他一辈子不问那个问题了,只要他还能和自己还有娘亲在一起就好。

    龙宇寒沉默地看着罗小宝低落的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实际上他自己也没有外表表现的那样淡定,失忆对于他来说不止是记忆的空白,更造成了他对自己过去的不确定。

    就像今天龙宇宣所说的话一样,哪怕是他杜撰出来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自己也没有办法辩驳,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真假,哪怕是假的,你说出来又有谁信呢?

    毕竟你失忆了,恐怕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事情的真假,又如何让别人相信你。

    静默良久,龙宇寒低沉的声音响起:“小宝,只要我不恢复记忆,你和你娘就是我最信任的人,如果你们不赶我离开,我是绝对不会离开你们的。”

    当然,哪怕是罗挽音赶他离开,他也会想办法留下,哪怕是厚着脸皮。

    他接着说道:“但假如我有一天真的恢复记忆了,然后离开了你们,那你就再把我打伤一次,让我再失去记忆好了。”

    罗小宝目瞪口呆地看着龙宇寒,看到他的表情认真不似作假,确认了他话里的真实程度之后,他顿了一下,缓和了语气低声说道:“我也不是非要抓着你不放,毕竟你有你自己的生活,我只是有些舍不得你罢了。假如真的有一天,你恢复记忆了……还是要决定离开,那就代表是我太过执着了,你要走就走吧,反正就算没有你,我和娘亲也一样过的好好的。”

    龙宇寒听到他说舍不得自己,心中泛起一股柔软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他和小宝第一次见面,他就对他有种非常亲近的感觉,所以才一开始就误认为他们是父子。

    但是后来经过罗挽音的解释,他知道小宝的父亲并不是他后,发现自己竟然也没有减少对小宝的喜爱,难道是因为爱屋及乌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