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神奇的伤药到手
    从纳兰海棠黏上他们的那一刻起,又企图对她下手之后,她就应该要做好心理准备。

    她罗挽音从来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人若是对不起她,她便要十倍还回去。

    纳兰海棠对她下了**,虽然这次没伤害到她,但她相信若是给她一个机会,纳兰海棠必定会毫不犹豫把刀子捅进她心脏里。

    这一次她侮辱她,让她签了卖身契,又打伤了她让她无法再继续参赛,如果再有机会,以她的心机手段,必然不会放过自己。

    她绝对不会让自己身边潜伏着一条随时会咬人的毒蛇,既然对方不走,那么她就会想办法让对方无法再前进。

    对于一个武者来说,本来有机会可以得到机会前去更有机遇的地方,却被人生生给断了希望,这才是最残忍的事情。

    想到纳兰海棠自作自受,得知自己无法参加比赛之后绝望的表情,罗挽音心中便惬意不已。

    而躺在自己房中养伤的纳兰海棠,此刻还没睡觉,正痛苦地拿着药瓶为自己上药,她看着自己身上血淋淋的鞭痕,目光一片狰狞。

    罗挽音,你千万不要让我抓住机会,不然我会让你跟你儿子死无葬身之地!

    不管她心中有多恨,但此刻最要紧的是赶紧上药,不然耽误了二天之后的复赛就糟糕了。

    纳兰海棠咬牙忍着痛,万般辛苦地上好了药,这才放心地松了口气。

    这个伤药可是她临出宫前偷偷从纳兰雪晴那换出来的,据说效果十分神奇,是皇后花了重金为纳兰雪晴寻来的伤药,哪怕受了再重的外伤,只要不伤及经脉,上药之后十二个时辰内伤口便会结痂,二天之后便会恢复如常了。

    她当时偷听到这个伤药的事情,想到自己也要陪着出宫参赛,为了以防万一,自己定然也是需要准备一瓶这个伤药的。

    于是她脑子一转,便想出了偷梁换柱的主意,拿了普通的金疮药便换回来了这瓶神奇的伤药。

    想到之前纳兰雪晴,纳兰海棠又想到之前初赛的时候,自己似乎没看到她,难道她竟然没有通过初赛吗?

    纳兰海棠有些狐疑,以她那个姐姐的水平不至于连个幻境都过不了吧?

    她哪里知道纳兰雪晴虽然有心魔,但是归根究底根本比不上她的严重,她过了初赛之后看到纳兰海棠和罗挽音一行人站在一起,是恨的咬牙切齿。

    可是当她想到罗挽音一行人的手段时,还是缩了缩身体,不敢上前挑衅去,甚至为了不让对方看到自己,还离那一群人远远的,所以纳兰海棠才没看到她。

    半夜,纳兰海棠因为受了伤所以睡的比较沉,这时一道影子无声无息地推开门,悄然来到她的床前,小心地翻看她的伤口。

    来人待看到她的伤口竟然快速地好转起来,甚至有结痂的现象之后,不由有些惊愕。

    她目光一转,落在床前的一个药瓶子上,想了想,把里面的药粉都倒了出来,用纸包起。

    再从怀中掏出另外一个药瓶,把里面的粉末全部倒回纳兰海棠的药瓶里去,然后便放回原地,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第二天纳兰海棠起床之后,看到伤口开始好转了,不由欣喜若狂。

    她拿起床头的药瓶,赞叹着这个伤药的神奇,然后想了想,再上了一次药,希望能好的更快些。

    因为受伤的原因,罗挽音允许她在床上修养,直到养好伤,所以她的饭菜都是红袖端到房中给她的。

    今个儿的早膳红袖端来之后,放到桌子上便离开了。

    纳兰海棠因为伤口好转的原因,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她漱了口坐到桌子旁,先不急着动嘴,反倒是先从头上拔下一只银钗子,在每样吃食里都验过,确认无毒之后才开始吃。

    也怨不得她小心,罗挽音临在比赛前对她行刑,摆明了就是不想让她通过比赛,阻止她和他们一起去龙族之地。

    她这个贱女人,分明就是想一个人独占龙宇宣和龙宇寒两个优秀的男子,为了不让自己碍眼,竟然还企图让自己无法参加比赛!

    纳兰海棠想到这里,眼神便一片怨毒,紧接着又转成得意的冷笑。

    可罗挽音这个贱女人绝对没有想到吧,自己身上还有这么一个神奇的伤药呢,只要有了它,她的伤口不出二天就可以痊愈,到时候就让她好好欣赏对方失望的眼神吧……

    吃过了午膳,纳兰海棠便躺回床上睡觉,希望伤口可以更快地愈合。

    没想到半睡半醒之间,她却觉得伤口莫名地发痒,甚至又恢复了昨天的疼痛。

    她以为是伤药开始发挥作用了,便闭着眼睛忍耐,过了一会儿疼痛感加剧,她实在忍受不了睁开眼睛,掀开被子察看自己的伤口。

    待看到伤口的情况之后,她却忍不住尖叫起来。

    她惊愕地瞪着自己身上重新裂开的伤口,看着那鞭痕又翻开来,慢慢地渗出血迹,简直不敢置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天她上了药早上起来之后明明伤口都开始愈合了,怎么会又重新裂开了呢?!

    是不是伤药撒的不够多?!

    对,没错!

    一定是这样的!

    纳兰海棠疯狂地打开药瓶,又往伤口撒了不少药粉,但是伤口却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反而越来越痒,甚至更加剧痛了,就像刚刚被鞭打完那时的痛苦一样!

    纳兰海棠目光狰狞的可怕,嘴上不断地念叨着到底是谁要害她。

    难道是罗挽音这个贱人?!

    不,不可能,她没有这个机会!

    她今天让人送来的早膳她都查过了,没有下毒!

    那么还能有谁呢?

    难道是纳兰雪晴?!

    难道是她估计让自己知道有这个伤药,然后故意引诱自己去偷的,实际上里面的伤药不是什么神奇的伤药,而是会让伤口复发的毒药?!

    纳兰海棠越想越觉得自己猜对了,她对纳兰雪晴的仇恨值上升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

    她发誓,如果是纳兰雪晴害得自己无法继续比赛,她一定会活剥了她!

    哪怕她是纳兰皇朝最受宠的公主又如何,自己只要在她回宫之前抓住她,狠狠折磨一顿再杀了她,然后她永远不再回纳兰皇朝,让父皇和那个该死的皇后找不到她,那么他们又能奈自己如何?!

    纳兰海棠把手中的药瓶狠狠地往地上一摔,药瓶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便裂开了,药粉撒了一地。

    她像是感觉不到身上的剧痛一般,冷冷地盯着地上的粉末,感受着满腔的怒火和仇恨。

    良久,她收起脸上所有的表情,恢复成一贯的柔弱模样。

    她忍着剧痛把地上的狼藉收拾好,接着便躺到床上等待中午的到来,那时候红袖会给她送午饭过来,她打算放下身段求求她,或许能得到伤药。

    纳兰海棠的目光满含嘲讽,为了将来能报仇,现在一时的屈辱又算得了什么。

    另外一边,红袖给纳兰海棠送完早饭之后,回到罗挽音的房间,正好看到罗挽音拿着自己刚才从纳兰海棠那换来的伤药所有所思。

    接着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姐忽然拔剑在自己手臂上划了一道,刹那间鲜血便涌了出来。

    红袖吓了一跳,忙道:“小姐,你干什么呀!为什么要划伤自己啊!”

    罗挽音笑了笑,安抚地说道:“没事,我猜这个伤药应该有很神奇的作用,不过是用来试验罢了。”

    说着,她把红袖给她的伤药往自己受伤的手臂上倒了一些。

    红袖阻止不及,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小姐你总是这样冒险,万一这不是伤药是毒药怎么办?”

    “放心,就算是毒药我也不会有事。”罗挽音漫不经心地说道,她并不自负,也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她只不过是仗着身上有异能,就算中毒了也能依靠异能驱毒所以无所畏惧罢了。

    就在她们说话的一瞬间,罗挽音发现,本来还在血流不止的伤口忽然不痛了,接着血液就被止住了。

    因为这一刀割的比较浅,药粉撒上去不久之后,伤口竟然开始隐隐有结痂的现象了。

    从一开始的痛楚和血流不止,到后面的伤口结痂,罗挽音再迟钝也能发现这药粉的神奇了。

    红袖在一旁也咂舌道:“这药粉真是神奇,竟然可以让伤口这么快速地愈合。”

    罗挽音也颇有兴趣地摸着药瓶,沉思了半响,忽然想到自己或许可以研究一下这个伤药的具体成分,没准自己也可以炼制出来。

    虽然她是不太用得上这东西,可是给兔崽子、喜儿和红袖等人准备一些放在身上应急,不也是挺好的么。

    而且她的异能除了兔崽子,其他人都暂时不宜暴露,万一发生了个什么事情,大庭广众之下也能有个东西解决困境。

    想到这里,罗挽音便下了决定,在去龙族之地前一定要争取把这东西给研究透了,然后趁早做出一些来。

    要不然在去龙族之地的路途中,万一和兔崽子分散了,他身上有了这个伤药,她也能安心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