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纳兰海棠的卖身契
    不过这也不怪喜儿,她还是经验不足,所以担忧才会为他说话。

    纵然罗小宝想揭穿大树就是杀手,奈何这一轮死者是不可以发表遗言的,而喜儿身为捕快如果揭穿了凶手是谁,那么也就证实了自己的捕快身份了。

    一旦身份暴露,那么下一轮闭眼时下一个杀手定然会选择杀她,那么游戏就输了。

    不过就算喜儿刚才都已经暴露身份了,就算她不指出大树,到下一轮的时候估计杀手也会选择她下手了。

    罗小宝撇撇嘴,干脆倒计时,等游戏结束了。

    果然,喜儿没有指出龙宇寒就是杀手的事情,不过还是借着发言暗示了一番,结果大家都不相信她,主要是龙宇寒表现的太过淡定了。

    等到下一轮闭眼之后,再睁眼时果然喜儿被杀,游戏结束了。

    法官宣布游戏结束之后,喜儿哭丧着脸,看到小姐站在一旁看戏,不由诉苦道:“小姐,这个好难啊,拿到捕快的身份每次都会输。”

    罗挽音失笑,摇摇头说道:“是你不够沉着,如果你刚才不为小宝说话,你的身份估计也不会暴露。”

    罗挽音为了不打击她,把最后一个想法咽在肚子里。

    虽然当时不会暴露,不过以喜儿的头脑,输也是迟早的事情。

    龙宇宣在一旁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喜儿和罗小宝说道:“我一开始就给你们提示了,让你们指正龙宇寒,谁让你们不听!”

    罗小宝撇了撇嘴,道:“你一向喜欢跟大树作对,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故意陷害他的……”

    龙宇宣翻了个白眼,大义凛然道:“我是这么公私不分的人吗?你对我的信任值也太低了!”

    喜儿抽了抽嘴角,说道:“就凭你是公正的法官身份,竟然还偷偷摸摸地给我们暗示,就可以证明你这个人就是公私不分的人了!”

    龙宇宣一噎,气哼哼地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龙宇寒看到罗挽音穿的单薄,可能是因为刚起床的原因,整个人都显得懒懒的,秋风吹过,摇动她的裙摆,整个人好像要随风而去一般。

    他皱了皱眉,不赞同地说道:“现在已经是秋天了,你刚睡起,怎么不多披件衣裳,若是生病了怎么办?”

    罗挽音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忘了我是武者了?练武之人哪有这么容易生病。”

    龙宇寒动了动唇想要再劝,又想到凭他们之间的关系,自己是无法劝动她的,也就忍住没再说什么了。

    他知道罗挽音说的有道理,但是他潜意识里就是不希望她有任何意外发生,哪怕是一点生病的可能,他都想杜绝掉。

    “初赛过了,我们也有时间来聊聊之前发生的事情了。”罗挽音伸了个懒腰,接着笑眯眯地看向在一旁不说话的纳兰海棠道:“纳兰姑娘,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纳兰海棠的目光一闪,随即无辜地看着她,眼神透着迷茫,说道:“小姐,奴婢没什么要说的呀。”

    罗挽音笑了笑,说道:“嗯,那好。你如今跟在我们身边,是说了要为奴为婢的是吧?”

    纳兰海棠眼中充满感激,柔弱地点头道:“是的,多谢小姐仁慈收留奴婢,不然奴婢就没地方可去了……”

    “那好!”罗挽音利落地拍了拍手,对兔崽子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罗小宝屁颠屁颠地走到她身边,笑嘻嘻地问道:“娘亲,什么事?”

    罗挽音懒懒地瞥了他一眼,说道:“把你之前跟纳兰海棠收的银子还给她。”

    罗小宝和纳兰海棠都愣了一下,前者迷茫不甘地问道:“为什么呀?”

    后者却警惕起来,以为罗挽音又想趁机赶走她,她忙哭道:“小姐,是不是奴婢做错了什么事,你要赶奴婢走?你告诉我,奴婢一定会改正的!”

    罗挽音无害地笑笑,说道:“说什么傻话呢,我什么时候说过赶你走了?我只不过是觉得,如果你留在我们身边做奴婢,小宝却还收你的银子,说不过去罢了。”

    说着,便示意罗小宝把银子拿出来还给她。

    罗小宝一向听娘亲的话,因此哪怕心痛到手的银子飞了,也还是撇撇嘴掏了出来还给她。

    纳兰海棠心中一喜,以为对方是对自己卸下了防备了,咬了咬唇说道:“多谢小姐,不过银子还是不需要小公子退了,就当是谢谢小公子收留之举了。”

    罗挽音似笑非笑道:“一码归一码,你还是拿着吧。既然你说了是来当奴婢的,而我们这里奴婢是包吃包住的,那这份银子,小宝断没有收的道理。”

    “这……”纳兰海棠犹豫了下,见罗挽音表情认真,便接过来收好了。

    见对方收下了,罗挽音满意地点头,这才露出微笑,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扔了过去道:“既然银子已经退给你了,那么你还是把这个签一下,再按个手印吧。”

    纳兰海棠迷惑地接住,低头看到纸上的内容时,浑身都僵住了。

    这竟然是一张卖身契!

    她气的全身发抖,偏偏不能表现出来,只能抬起头露出个勉强的微笑说道:“小姐,为什么要签这个啊?”

    罗挽音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悠悠地说道:“这还用说么?身为奴婢没有签卖身契,这说的过去么?有一天你若是反悔了,那我找谁说理去?”

    纳兰海棠银牙都要咬碎了,这个女人果真不要脸!

    自己是白送上门免费给她当奴隶的,她竟然还要自己签卖身契省得以后没处说理!

    她根本就没花一分钱买自己,要什么理说去?!

    但不管怎么说,她话已出口,而事到如今,她又偏偏看中了龙宇寒,不想失去接近他的机会,这一张侮辱人的卖身契,她是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了。

    她只能忍着屈辱接过红袖递过来的笔,低头掩饰着眼中的狠毒和怨恨在卖身契上签了字。

    她咬牙发誓,总有一天,她会把这个屈辱十倍还给罗挽音!

    至于这张卖身契,她还得找个机会替换掉……

    再抬起头时,她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柔弱无害了,她把签好字的卖身契递过去,罗挽音漫不经心地接过来扫了一眼,又递回去说道:“字写的不错,另外,按一下手印。”

    其实这张卖身契纳兰海棠已经签了字,根本用不着再按手印了,不过罗挽音本着对方不爽,她就爽了的念头,就再折腾纳兰海棠一下。

    纳兰海棠果然僵了一下脸色,然后才接过来恨恨地按了一下手印。

    她自认为把内心里的怨恨掩饰的很完美,哪知在场的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早就看出来她表里不一的皮囊下的怨毒了。

    罗挽音欣赏完纳兰海棠演戏一般变换的神色之后,接过卖身契看了一眼,满意地递给兔崽子让他收好。

    然后,重头戏这才开始了。

    她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看着纳兰海棠悠悠地说道:“好了,既然卖身契已经签了,纳兰海棠你来说说,身为奴隶做了背主负恩的事情,该怎么处理呢?”

    纳兰海棠的脸色一僵,总觉得心头有不妙的感觉,她茫然地看着罗挽音说道:“小姐,奴婢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没关系,我让红袖告诉你,你就知道了。”罗挽音唇角微勾,对红袖点头示意道:“把你今天出去调查到的结果说一下。”

    红袖神色不变,唯有眼中闪过一丝冷意,缓缓把那日纳兰海棠被罗小宝支使去城西买点心的经过都说了一遍,包括她停留歇脚的每一处地方,包括她看到奴隶市场的事情,包括她和人贩子的交易,包括她给点心下的**,一切都被事无巨细地调查出来了。

    纳兰海棠的脸色这才闪过一丝惊慌,随即又强作镇定,流着泪摇摇欲坠,控诉地看着红袖:“我没有,红袖你不要胡说,我根本没有去过奴隶市场,你为什么要凭空捏造这些?”

    红袖冷笑了一声,道:“我是不是凭空捏造的,你心里清楚。”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龙公子你相信我……”纳兰海棠眼神期盼地望向龙宇寒,那梨花带泪的模样真是让人看了都觉得心疼。

    如果不是了解这个女人的底细,恐怕一般人都会被她这幅无辜的样子所欺骗。

    龙宇寒面对她的哭诉求助,却似没有听到一般,想起那天地上的点心碎,皱着眉问道:“你那天是吃了她的点心后昏迷了?”

    罗挽音对那天失踪的事情并没有解释的太多,只是大概地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并没有提到关于纳兰海棠在点心里下**的事情。

    罗挽音摇头,说道:“没有,是千幻发现的。”

    她再把那天晚上的情况详细说了一下,随即摇头道:“纳兰海棠,你还是太心急了,如果你再耐心一点,没准还会有机会成功。”

    就算那天千幻没有出现,她也根本不会吃那盘点心,因为那天纳兰海棠的表现太异常了,非要坚持把点心送到她房中,这怎么不让人怀疑?

    纳兰海棠还在垂死挣扎,无助地看向龙宇寒道:“我真的没有……龙公子你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