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修为更上一层楼
    可当她想死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时,罗挽音又忽然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她想起自己刚才的想法,唯一的亲人死了,她还活着干嘛?

    唯一的亲人……

    罗挽音迷茫了,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个想法不对劲呢?难道爷爷不是她唯一的亲人么?

    她的心中现在被分成了两半,一边在跟她说,唯一的亲人爷爷都被你害死了,你还孤单地活着干什么,干脆死了去陪爷爷算了。一边却又在反驳,爷爷真的是你唯一的亲人么?你到底忽略了什么,好好想想。

    罗挽音陷入了悲痛和愤怒中不可自拔,最终忍不住拿起剑,对准了自己的胸口正要用劲时,她却忽然愣住了。

    这把剑是哪来的?

    她刚才手里明明没有拿着东西,为什么凭空会出现一把剑呢?

    她打量着手中的剑,感觉一片迷茫,为什么她会觉得这把剑那么熟悉,有一种的得心应手的感觉,似乎本来就是她的东西一样。

    这把剑仿佛唤起了脑海中的记忆一般,她的眼前忽然闪过一个小男孩的影子,画面只是一瞬间便消失了,但她的动作却顿住了。

    不对,爷爷不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她还有儿子!

    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儿子,她不可能会忘记他的,那是她的血肉!

    她脑子里的思绪乱成一团,挣扎良久,她终于脱困而出,清醒过来。

    对了,她想起来了,自己重生在异世界了,现在应该是在参加武者联盟的大比,可她怎么会回到末世了?

    不,不对!

    她应该不是回到了末世,如果是回到了末世,那么她手中的剑又是怎么回事?

    既然不是重生在末世,而她却像回到了过去一般,再想到刚才的种种心魔,罗挽音双眸微眯,陡然清楚过来了。

    如果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这一切,都不过是幻觉。

    罗挽音闭上眼,清心凝气,再睁开眼时,果然发现末世的画面都消失了,而自己此刻正站在荒山的一处空地里,周围全是参赛者。

    这些人的表情有的迷茫,有的空洞,有的狰狞,有的恐怖,有的悲伤……

    罗挽音明白,这些人和自己一样,陷入了幻觉当中,唯有突破了自己的心魔,才能涅槃重生,从幻境中走出来。

    “娘亲,你没事吧?”罗小宝担心地看着娘亲,他因为年纪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心魔,因此很快就清醒过来了。

    而他清醒后却看到娘亲正沉迷在幻境里痛苦地挣扎,最后竟然还用剑对准了自己,他吓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幸好娘亲又忽然清醒过来了。

    罗挽音扭头,看到罗小宝就站在自己旁边,正满脸担心地看着自己。

    “我没事了。”罗挽音心中柔软,摸了摸他的头说道。

    她心中清楚,如果不是罗小宝在她心中占据了太重要的位置,她很可能会沉迷在幻觉里不可自拔,甚至会让自己的性命交代在这里了。

    这都怪自己的心结太深了,那些往事,她以为封印在自己心里,就不会再起波澜,却不料突如其来的爆发,却差点要了她的命。

    不过也因此得福,经过这次心魔,她解开了心结,了却前程往事,终于可以和过去告别,真正开始属于她的新生活了。

    而她的修为,也因为的心结的打开,而更上了一层楼,一举突破黄品巅峰,到达橙品初阶修为了。

    罗小宝感觉到娘亲的气势增强了,高兴地问道:“娘,你突破了吗?”

    罗挽音点头,看了看时辰,发现还有半个时辰可以赶到山腰,于是坐下来打坐道:“趁着刚突破,我先巩固下修为,你帮娘守着?”

    “没问题,娘亲放心吧。”罗小宝乖乖地点头。

    对于罗小宝罗挽音还是相当放心的,于是她便安心地开始入定起来。

    等她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其他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龙宇寒正沉默着坐在她旁边,样子看上去像是守护她一般?

    罗挽音摇摇头,暗道自己想多了。

    接着再看龙宇寒后边的纳兰海棠,发现她有些魂不守舍的,看样子幻境对她的影响应该也挺大的。

    至于龙宇宣也看不出什么,此刻正和罗小宝说着话。

    “哎,我说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你娘幻境里的是什么啊?据说幻境越痛苦,挣扎出来后提升的修为越高,你娘都直接突破了,那一定是非常了不得的大事,你难道不好奇啊?”龙宇宣自从知道罗挽音突破橙品之后,就在一旁不断追问着罗小宝。

    罗小宝不耐烦地答道:“都说了不知道,你好烦!”

    龙宇宣毫不在意他的态度,猜测道:“你说会不会是关于你亲生爹爹的事情啊?”

    他早就知道罗小宝是罗挽音失去贞洁之后的产物,而罗挽音和罗小宝对于这个一向表现的不在意,因此他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猜测。

    罗小宝翻了个白眼,直接不搭理他了。

    而龙宇寒听到龙宇宣的话,反倒是身体一顿,紧接着又好像若无其事一般了。

    可他却不知道,自己眼中的阴霾有多可怕,他只是觉得有种愤怒感和挫败感,为什么他不能早一些遇上她,这样他就能保护她避免这种事的发生了……

    他心中既愤怒又嫉妒。

    愤怒的是那个该死的男人到底是谁,伤害了罗挽音,让她六年之久仍然不能忘怀当年受的伤!

    嫉妒的是,罗挽音在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过那个男人,哪怕是因为他伤害了她导致她难以忘怀,但总归是在她心中留下了痕迹……

    龙宇宣见罗小宝不理他,眼珠一转,又好奇地问道:“好吧好吧,我不问你娘亲的事情了,不如你说说,你在幻境看到的是什么?”

    罗小宝的脸色更臭了,随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关你什么事!”

    龙宇宣看到他的脸色,意味深长地说道:“哦——我本来还在猜测你有没有进入幻境呢,看来你年纪小小也有心魔啊……嗯,让我来猜猜,这个心魔可能是什么呢……”

    “你在这里不断制造话题,左扯右扯,恐怕是担心别人问起你的心魔吧?”罗挽音站起身来,慢悠悠地打断他的话说道。

    龙宇宣脸色一僵,马上又掩饰过去打哈哈道:“哪有,我不过是好奇嘛!不说就不说么,不好玩,我们赶紧走吧。”

    罗挽音见他率先走在前面,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看了一眼龙宇寒,见到对方跟上去之后,才拉起兔崽子的手慢悠悠地跟在后面,一边捏了捏他的小脸颊,似笑非笑地问道:“你在幻境看见什么了?”

    “娘,怎么连你也这么八卦啊……”罗小宝揉了揉脸颊,不满地嘟囔。

    罗挽音轻哼了一声,悠悠地说道:“你不说我也猜得到,肯定跟他有关对不对。”

    罗挽音的目光意有所指地扫过前方龙宇寒的身影,看到兔崽子的目光果然如自己所料一样躲闪了一下。

    她无声地叹了口气,握紧了兔崽子的手,她知道就算罗小宝嘴上再怎么说不在乎爹爹,可是这几年经常被人说是野种,心中到底是在意的。

    哪个小孩不希望自己有父亲呢?就算再早熟,罗小宝也只是个孩子而已。

    罗小宝见娘亲已经猜出来了,沉默了一下,低头撇嘴道:“我就是看到他没失忆,我问他为什么不要我和娘亲,他说根本就不希望我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罗挽音的脚步几不可见地顿了一下,摸了摸他的头说道:“怎么会呢?你这么聪明这么懂事,他如果没有失忆的话,知道了你的存在,肯定会跟娘亲抢走你的。再说,就算他不要你,娘亲无论如何也不会不要你。”

    罗小宝抬起头来,还是有些闷闷不乐道:“所以啊,我听到他那样说,我就告诉他答案对我不重要,我就是想知道事实而已。就算他不要我,娘亲也不会丢下我的,然后我就清醒过来了。”

    罗挽音啼笑皆非地说道:“这么简单啊?看来还是小孩子比较好,无忧无虑的。”

    罗小宝翻了个白眼,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娘亲,你在幻境里看到的是什么啊?是不是他以前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情啊?”

    他心中终究有些不安,不追究血缘关系,他始终是比较亲近大树的,他还是不希望大树曾经做过什么对不起娘亲的事情,不然他就要强迫自己离大树远一点了。

    罗挽音笑了笑,说道:“不关他的事情。”

    “真的吗?”罗小宝有些不相信。

    “真的,那都是在遇见他之前的事情了。”罗挽音悠然地说道。

    罗小宝扁了扁嘴,有些不开心,“娘亲你好坏,我什么事情都不瞒你,你却有好多事情瞒着我。”

    罗挽音失笑,再次揉了揉他的头说道:“你一个小孩子知道那么多做什么,反正事情都过去了,就让它随风而逝吧。”

    往事如烟,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有了新的亲人,她应该和过去彻底告别了。

    因为罗挽音巩固修为花费了一些时间,因此他们到达半山腰的时候,通过的武者已经不少了,因此罗挽音等人也并不引人注目,顶多是长相吸引人了一些。

    时辰马上要到了,罗挽音等人找了个角落安静地待着,等着裁判宣布最后的比赛结果。

    这时候罗挽音忽然想到马车那位白衣公子,心中有些好奇,像他那样的人,眼神清澄,看上去应该没什么心魔和yuwang的样子,不知道他通过比赛没有。

    她索性左右看了起来,不久便发现对方正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角落里,身边还有几个也通过比赛的参赛者。

    不过巧的是对方也正在看着自己,两人恰好对上了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