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大比开始了
    罗挽音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你心里清楚就好,不管是不是我多想了,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始于伙伴,最终也会止于伙伴,我不想我们之间产生多余的羁绊。”

    龙宇寒的身份过于复杂,她并不想掺和到龙族的争斗中,她更不希望有朝一日他发现自己和小宝的血缘关系。

    一旦产生了多余的感情羁绊,将来的某一天他若是恢复了记忆,发现失忆后的他并不是自己真实的想法,于她于兔崽子都是一种伤害,她只能杜绝这种可能。

    更有甚者,很可能他恢复记忆后会把小宝从她身边夺走,她不可能让这种可能性发生。

    龙宇寒再次沉默了,面无表情的脸上让人看不懂他心中的情绪。

    罗挽音等不到他的反馈也不介意,悠然地在枫树下坐了下来,背靠大树,看着漆黑的前方淡淡地说道:“我听小宝说了,这两天多谢你费心救我。”

    龙宇寒的声音平静无波,“不用,反正你也根本不用别人费心。”

    罗挽音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叹了口气道:“人都是自私的,谁不喜欢别人的关心呢?纵然是不需要,但看到有人为自己费心时,也是开心的。”

    龙宇寒似是有点诧异,回眸看着她。

    良久,像是妥协了一般坐在她旁边。

    “我真是搞不懂你。”龙宇寒幽幽叹息,声音若有似无地带着一丝挫败感。

    罗挽音笑了笑,说道:“本来就失忆了脑子不好使,还想那么多干嘛?小心想太多想坏了脑袋,挽救不回来。”

    龙宇寒意味不明地看着她许久,却不说话。

    罗挽音被他的目光看的毛毛的,心里觉得无比别扭偏偏又不想表现出来,只好故作镇定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无辜地问道:“你看什么?我脸上脏吗?”

    月光透过枫树的间隙均匀地洒在她脸上,清晰地映出了她的容颜。

    罗挽音的眼睛是标准的桃花眼,眼长,四周略带红晕,眼形似若桃花,睫毛长,眼尾稍向上翘,眼神似醉非醉,令人有点朦胧而奇妙的感觉。

    “不脏。”龙宇寒心中一悸,转移视线低声回答,“挺诱人的……”

    最后一句话是呢喃出口的,声音极其模糊不清。

    罗挽音没听清楚,疑惑地问道:“你说什么?没听清楚。”

    “没什么。”龙宇寒跳过这个话题,看了看天色道:“明日还要比赛,早点歇下吧。”

    聊了这么半天,罗挽音也有些睡意了,跟他道了一句晚安,便起身率先回房歇下了。

    龙宇寒久久地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表情被树枝给挡住了,黑漆漆的让人看不清楚。

    第二天一早,千幻便跑过来告诉罗挽音,他要闭关疗伤了,恐怕几天内不会出现。

    罗挽音又给了他一些其他特效疗伤药,等他离开之后便带着罗小宝准时进行完训练,回去沐浴又换了身衣裳再前去厅里用膳。

    到了大厅的时候,人都已经到齐坐在位置上了。

    罗挽音带着儿子悠然落座,然后扫了一眼在座的各位,似笑非笑道:“什么时候一个奴婢也可以和主人同坐一桌用膳了?”

    喜儿一向是和罗挽音母子一起用膳的 ,而红袖、绿衣、青衫和紫稠四人罗挽音当时也让她们一同用膳,奈何四人坚决不同意,要等主子吃完再吃,最后两边各退一步,她们四人单独弄了一桌吃。

    所以这话明显是对纳兰海棠说的,后者当然也听出来她意有所指的是谁。

    纳兰海棠脸色一僵,她虽然说是甘愿为奴,但还是自持身份的,前两天罗挽音失踪之后,她都是跟众人一同坐下用膳的,其他也并没有意见。

    她哪里知道那是之前没有人知道她对罗挽音所做的事情,如今罗挽音回来事情暴露了,她哪里还会对这个女人客气呢。

    纳兰海棠脸色的变化只在一瞬间,她马上便反应过来,站起来低着头,楚楚可怜道:“对不起,小姐……是我不该……”

    “身为下人,应该自称奴隶,这点还需要我教你吗?”罗挽音喝了一口软蠕的稀饭,满足地呼了一口气,不过嘴上说的话还是丝毫不留情。

    “对、对不起,小姐……我、奴婢错了。对不起……奴、奴婢只是不习惯……”纳兰海棠仿佛被欺凌的小白花一样,摇摇欲坠,眼睛含泪。

    只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同情她为她出头的意思,一来孰亲孰疏不用比,不用说所有人的心都是偏向罗挽音这边的。二来罗挽音刚才的话一出口,大家都感觉不对劲了。

    因为在罗挽音没失踪之前,她顶多是忽略纳兰海棠,并不会如此为难她,而她回来之后,却这么明显地针对她,傻子都看出来不对头了。

    难道是罗挽音那天的失踪还别有内情?

    一瞬间,所有人看纳兰海棠的目光都略带冷意了。

    纳兰海棠似是被众人的目光吓到了一般,脸色苍白地后退了一步,紧接着把目光看向龙宇寒,眼神里的求助显而易见。

    后者如她所愿,把目光投向她,但他却像是没感受到她的求助一般,那眼神幽深无底,反倒带着冰冷刺人的冷意。

    纳兰海棠的眼泪从脸颊慢慢滑了下来,似是不相信他会视而不见一般,接着低着头委屈地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没有人知道她心中有多恨,她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哪怕是纳兰雪晴,她也并没有如此强大的恨意。

    都是罗挽音!

    一切都是她!

    所有人的目光都围绕着她转,就连她深爱的男人也因为她对自己冷漠以待!

    她不会放过她的,她一定要想办法除掉她!

    “纳兰姐姐,娘亲又没有欺负你,是你自己说要为奴为婢跟着我们的,为什么你要哭呢?搞的好像我娘对不起你一样。”罗小宝一脸天真地问道。

    纳兰海棠身体轻微地发着抖,像是受了惊吓的小可怜一样,抬起头来用力咬着唇,控制着眼泪不往下掉,就像一朵小白花在暴风雨的摧残下一样坚强地活着一般,她慢慢勾起一丝牵强的微笑,擦了擦眼泪说道:“小姐没有欺负奴婢,是奴婢做错了,对不起。”

    罗小宝歪着脑袋说道:“既然娘亲没有欺负你,那你就快别哭了,站一边等着吧,不要影响大家的胃口。”

    纳兰海棠的脸色青红交错,忍了忍往后退了一步,低着头掩盖着神色,安静地等他们吃完。

    众人用过早饭之后,罗小宝看到外边惊讶地“呀”了一声,然后无辜地扭头看向纳兰海棠说道:“不好意思,纳兰姐姐,时间不早了,我们没空等你一起用完饭了,你就随便拿两个包子垫垫肚子吧,等比赛完之后再好好吃一顿。”

    纳兰海棠的忍耐性也是极高的,闻言只是脸色有些苍白,接着像朵柔弱的小白花似地轻声道:“好的,小少爷,奴婢没有关系的。”

    “那就好,娘亲我们快走吧。”罗小宝蹦蹦跳跳到罗挽音身边,拉着娘亲的袖子一脸笑眯眯的。

    喜儿跟着小姐和小少爷往外走去,经过纳兰海棠的时候狠狠地瞪了一眼她。

    她现在也猜到了这个女人肯定对小姐做了什么了,不然小姐和小少爷不会对她那么过分的。

    等人全部出去之后,纳兰海棠才抬起头来,看着罗挽音的背影捏紧拳头。

    如果这时候众人往回看到她的表情,绝对会被瘆的慌,那眼神里的恶毒和阴狠让人不寒而栗,简直跟平时的她是两个模样。

    大比的初赛是在江城的一座荒山处,等罗挽音一行人到达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非常多的参赛者了。

    武者联盟的裁判还没有到,因此罗挽音等人也不急着下车,喜儿掀起窗帘,好奇地看向窗外,接着惊喜地“咦”了一声。

    “小姐,我们隔壁停了一辆马车,你猜是谁的马车?”喜儿一脸神秘地压低声音道。

    罗挽音看到喜儿的那个表情,心里大约也有数了,不过为了配合她还是装作惊讶地问道:“哦,是谁啊?”

    “是那个给我们送鱼的公子的马车啊!长的很俊的那个!”喜儿的声音压的再低,也掩盖不住她语气里的惊喜。

    罗挽音忍俊不禁,认真地思考了下,还是决定不告诉喜儿武者的耳朵灵敏度很高,就算她把声音压的再低,那马车的主人就在隔壁,想必是听得非常清楚的。

    “小姐小姐,你说为什么这么巧他的车就停在我们隔壁呢?”喜儿一脸兴奋地问道。

    罗挽音忍笑,道:“我也挺好奇的,不如你去问问?”

    喜儿娇嗔地瞪了她一眼,嘟起嘴不满地说道:“小姐真讨厌,人家哪好意思去问这个啊。”

    罗小宝在一旁坏笑道:“娘,不如我去问问吧,顺便问问那位公子婚配否,如果没有,正好可以让我们家喜儿嫁过去啊。”

    罗挽音装作一脸严肃地点头道:“嗯,有道理,反正喜儿看着是挺中意那位公子的。”

    喜儿总算看出来这两人是在戏弄自己了,她翻了个白眼,扭头气哼哼地说道:“小姐和小少爷最可恶了!人家不过是好奇而已,哪个女人看到美男不心动啊,都不让人家八卦一下……”

    八卦这个词还是罗挽音教给她的,平时喜儿总喜欢打听这个打听那个,然后回头颠颠地回来告诉小姐,罗挽音就告诉她,她这样的行为叫做八卦。

    听到喜儿的话,罗挽音有些奇怪地问道:“那我怎么从来没见你八卦龙宇寒和龙宇宣啊,按理说他们两人长的还不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