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罗挽音的去向
    纳兰海棠被他的目光看的全身发冷,几乎要招架不住了,突然又想到自己虽然在点心里下了药,是打算今个儿一早把昏迷的罗挽音弄出去丢给人贩子的,可她今天一大早溜进房间的时候,就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她看到桌子上的点心少了一块,猜测人应该是中招了的,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消失了,难道是她还有别的仇人,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纳兰海棠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想,反正人不见了不要在她面前碍眼就行,她懒得管人去哪了,于是她就把剩下的糕点全部收了起来,然后便出去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了。

    此刻听到罗小宝的问题,她极力压住心中莫名的恐惧感,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眼眶慢慢浮起一层透明的雾气,她哽咽地说道:“小公子,你不要血口喷人,那糕点是你让我从城东跑到城西买的,我累死累活都没有抱怨一句,你却如此诬陷我……”

    喜儿闻言忍不住怒道:“小少爷可什么都还没说,你这么着急是因为心虚吗?!”

    “对不起,喜儿姐姐……我说错话了,你不要生气,我只是担心小公子误会我……”纳兰海棠像被吓到了一般后退了一步,眼睛惊惶地看着龙宇寒,似是要从他身上寻找安全感。

    但龙宇寒却看也没看她一眼,低着眼睑似乎在思考什么。

    见他不关注自己,纳兰海棠咬了咬唇,只能眼泪朦胧地看着龙宇宣,眼神满是依赖:“龙公子,你可要为人家做主……”

    龙宇宣的目光也有些冷,他淡淡地说道:“小宝还没说什么,你先不要急着哭,把事情弄清楚最重要。”

    纳兰海棠见他们一个一个视自己的眼泪而不见,不禁有些咬牙切齿,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脸上有些迟疑,半响欲言又止,最终表情怯怯地说道:“该不会是小姐不想有人再跟着,单独离开了吧?”

    罗小宝闻言脸色一变,眼神有些狰狞地盯着纳兰海棠,“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娘亲不想要我丢下我离开了?!”

    纳兰海棠是真的被他的眼神吓了一大跳,她脸色苍白地后退几步,抚着胸口有些慌乱地说道:“我、我的意思是说……听说小姐是未婚生子,恐怕觉得……是个负担……她总不能一辈子带着、带着你……所以我想……她是不是可能不想面对你……直接离开了……”

    龙宇寒闻言眼神一冷,目光如刀般射向纳兰海棠,眼神中的威胁她闭嘴之意不言而喻。

    喜儿和红袖四人的脸色也不好,特别是喜儿是看着小少爷长大的,此刻听到她说这些话,简直是在伤害小少爷心灵,再看小少爷的脸色,平静苍白的让人担忧。

    她忍不住脸色大变,怒骂道:“你这个贱人,不要胡说八道!小姐平时最看重小少爷了,就算她离开也不可能不带小少爷一起走的,你再乱说,我撕烂你的嘴!”

    龙宇宣也是皱着眉看着纳兰海棠,真心觉得怎么现在的女人一个比一个蠢,心思一个比一个歹毒啊,竟然会在一个几岁的幼童心上捅刀子,被娘亲抛弃这种事情,别说罗挽音不可能做,就算是真的做了,纳兰海棠这不是在人家伤口上撒盐吗?

    纳兰海棠说完之后才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此刻感受到周围众人或不赞同或冷漠如刀的视线,心中暗悔不已。

    她正要出口为自己脱解几句,却见罗小宝脸色平静到诡异地看着自己,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于是辩解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并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然发现这个小男孩眼中刚才竟然闪过一抹猩红,那如血一般的瞳孔让她惊惧不已。

    罗小宝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嘴角浮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他甜笑着对纳兰海棠轻声道:“纳兰姐姐,你最好祈祷我娘亲没事,或者她不是真的丢下我走了……如果她三天内没有回来,那么你就要为她陪葬。”

    纳兰海棠这回儿是真的脸色苍白了,她又往后退了一步,背部却撞上了门板,这才发现自己早已无路可退了。

    她慌乱地说道:“你在说什么……小姐失踪又不关我的事情……为何要让我陪葬……”

    不知道为何,她心里总觉得这个小男孩会说到做到,并且他有能力这么做。

    罗小宝笑声极轻,他眼睛像毒蛇一样盯着纳兰海棠,说到:“你不是说了谁收留你就给谁做牛做马吗?我娘若是出事了,你不得去地府做牛做马吗?”

    龙宇寒感觉到罗小宝非常不对劲,赶紧走过来抱起他,低头安抚道:“先不要瞎说,你娘亲不一定会出事,她那么强,谁能悄无声息带走她?”

    龙宇寒的意思不言而喻,他怀疑罗挽音是故意让人带走的,而不是被绑架了什么的。

    罗小宝稍微冷静了下来,想了一想也是,娘亲根本不用自己担心,她身上有异能,五感相当敏锐,而且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无论是睡觉还是做什么,她总是会防备着一切,就像是危险随时会到来一般。

    罗小宝不知道这是因为罗挽音在末世里被丧尸长期磨练出来的警戒,不过被龙宇寒这么一说他倒是稍微安心了一下。

    娘亲有异能,哪怕是受伤了也会痊愈,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大危险。

    至于纳兰海棠所说的,娘亲是抛弃了他独自离去这个问题,他从根本就没有相信过。

    他知道娘亲之于自己有多重要,同样也明白自己在娘亲心目中的地位,如果她要抛弃自己,早走几年前就可以直接把他扼杀在肚子里,更或者出声了可以直接掐死他。

    而她既然把自己生下来了,最困难的几年里没有抛弃自己,更不可能在如今这个时候抛弃他。

    至于威胁纳兰海棠那一番话,是他不爽别人质疑娘亲对自己的感情,因此才对她口出威胁。

    龙宇宣也在一旁附和道:“是啊,你娘亲那么牛,就算被带走了,也能安然无恙地回来。”

    他摸了摸下巴,猜测道:“眼看比赛在后天就要开始了,她却失踪了,会不会是跟比赛的事情有关呢?”

    喜儿被他们一通话下来,也安心了不少,此刻听到龙宇宣的话,不禁有些担忧:“小姐该不会赶不回来比赛吧?”

    在她的潜意识里,直觉认定了龙宇寒说的没错,小姐一定是故意被人带走的,她那么强,没有人能强迫她!

    “不知道,事到如今只能等了。”龙宇宣叹了口气说道。

    他心中不是不担忧的,但是如今担忧也没办法,这里不是他的地盘,他想找人就得联系龙族中人,等龙族的人赶来,没准罗挽音都已经回来了。

    罗小宝被龙宇寒抱在怀中,也不提要下来的事情,他抿了抿小嘴巴说道:“红袖、绿衣、青衫和紫稠你们四人去江城里里外外都找一遍,实在找不到也不用拖延,直接回来,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娘亲回来。”

    “是,小公子!”红袖四人点头,收到命令正要离去。

    罗小宝却喊住她们,小脸沉着地说道:“先用过膳再去吧,喜儿姐姐,我们先去厅里用膳。”

    就算要找人也不急在一时,如果娘亲不是出去逛了,那么在外面无论怎么找都不会找到,让她们出去找找不过是图个意外和心安。

    这一边众人在龙宇寒的安抚之下冷静下来了,那一边小火狐忽然出现在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里,把人往床上一扔,紧接着好像火烧屁股一样离开了。

    门关上之后,本该沉睡的罗挽音陡然睁开眼,玩味地笑了。

    这小狐狸一出现她就感觉到了,为了搞清楚对方的意图,她便顺着它的意愿“昏迷”过去。

    让她出乎意料的是,这只小火狐不止通人性,还会说人话?

    这真是个让人惊喜的发现。

    不过让她啼笑皆非的是,这只会说人话的小狐狸竟然是朵自恋的水仙花……

    装晕的时候,小火狐把她房间翻了个遍,并且发现了糕点有**的事情。

    她在心中冷笑了一声,没想到纳兰海棠那么蠢,竟然想对她下**,可惜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异能,就算中招了也能把**给清理出去。

    她确实不明白纳兰海棠给她下药害她的目的,不过她也不需要明白,她只知道,有债还债,既然她敢下手,就要承担起后果。

    罗挽音下了床,打量着房间的摆设,片刻之后她嘴角勾起一抹饶有兴趣的笑意,眼神往窗户看去,果然不出所料和门一起都是闭紧了的。

    她也并不着急,走到桌子边坐下来,打开茶壶一看里面还有茶水,不过是冷的。

    她撇了撇嘴,嫌弃地推向一边,然后又站起来走到门口,尝试开门,当然结果如她所料,这门是推不开的。

    她百般无赖地坐回凳子上,酝酿了一下,便扯开嗓子喊道:“小狐狸,快出来,我想喝水~”

    正在隔壁房间化成人形的小火狐闻言脚下一个踉跄,不可置信地瞪向隔着一道墙的房间,怀疑自己刚才是幻听了。

    半响之后,那边似是见没反应,又喊了起来。

    “小狐狸,我知道你听得见,赶紧给我端一壶热茶来,再不来我就砸了这房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