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不对劲的宅子
    “进城了带我们去看看房子再说吧,房子好租金不是问题。”罗挽音懒懒地说道。

    中年人忙点头,屁颠屁颠地跟在马车后面,等进了城便指示了一个管家化身向导带一行人前去他的宅子。

    房屋处在江城边际之处,恢宏中见雅致,院子中种着一颗不知名的树,一树繁花,一树火红如炽,开得热烈奔放,能瞬间点亮人的眼睛,给最极致唯美的视觉享受。

    刚进到院子的罗挽音一伙人,眼睛就被那颗繁花点亮了。

    “真美……”目眩神迷先,喜儿不由呢喃出口。

    罗挽音秀美的眉头却一皱,这棵树,美是美,她却觉得美的诡异了,老话说,物反则妖,这棵树,太妖了。

    “娘亲,这个院子不简单,我们要小心为上。”罗小宝突然扯着罗挽音的袖子,轻声说道。

    罗挽音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小白宠烦躁不安地盯着那棵树,一直动来动去,不时吱吱叫几声。

    罗小宝一边安抚小白宠,一边小声说道:“一进来小白就这样了,它说感觉到一股气息潜伏在院子里。”

    被中年人派来指路的管家看似心无旁鹫地带路,实则一直在留意这一行人的表情和动作。

    罗小宝这几句话说的虽然小声,但并没有刻意不让他听到,因此一直留心的管家毫不意外地听到了。

    他尴尬的笑着,连连抬袖擦着头上的汗珠,赔笑说到,“小少爷开玩笑吧,我们这个院子是老爷刚刚买进来的,现在江城房价涨的厉害,老爷买这栋房子准备用来保值的,房子干净的很,怎么会有什么不寻常气息呢?”

    龙宇寒不着痕迹地蹙了一下眉头,不止是小白宠,就连他也莫名地感觉到这里有些不对劲,但却说不出究竟哪里不对。

    龙宇宣坏心眼起来了,故意阴森森地说道:“我说……你们这该不会是死过人的鬼宅吧……”

    “啊——”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尖叫,紧接着怀中便撞进了一个娇软的身体。

    纳兰海棠脸色苍白窝在他怀中,闭着眼睛瑟瑟发抖道:“公子,求你不要说了,好可怕……”

    一行人诡异地沉默了,看着闭着眼紧抱着龙宇宣的纳兰海棠,心中有无数个点点点呼啸而过。

    喜儿抽了一下嘴角,这女人胆子也太小了吧,连她都不如,就这样还参加什么比赛?

    罗小宝讥讽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眼中不屑一闪而过。

    而龙宇宣干笑着对上罗挽音的眼神,等发现对方眼中全是看好戏的神情之后,不知道为何,心中陡然有些烦怒。

    他一把推开怀中的女人,语气极为不爽道:“站好了,下次再不经我同意扑过来,你会知道什么叫四脚朝天。”

    “噗嗤——”

    不知道谁忍不住发出了笑声,纳兰海棠感到一阵恼怒,心中全是羞愤感,脸上还是苍白楚楚可怜的表情,听到龙宇宣的话往后退了一步,眼眶含泪摇摇欲坠道:“对不起,公子……是小女子胆子太小……”

    “你赶紧带路。”龙宇寒有些不耐烦看到这个女人不断表演,对带路的管家面无表情道。

    “好好,随我来。”管家擦了擦额头的汗,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男人的话,他潜意识里就在服从。

    带着一行人把宅子逛了个遍,管家陪着笑说道:“怎么样?这房子不错吧?你们要是住客栈,可未必有那么舒适的感觉。”

    “房子装修确实不错。不过,别人买房投资,大都是在闹市黄金地段,你家老爷倒是有意思,竟然买在了偏僻的旮旯,真是独具慧眼呢。”罗挽音似笑非笑道。

    管家一听,抬袖擦汗的动作更频繁了,“这、这小人也不大清楚。”

    罗挽音却不再说什么了,交代红袖和管家谈妥租金和时间,自个儿带着罗小宝,直接挑选房间去了。

    众人也赶紧跟着进去,连日来的舟车劳顿,现在终于有舒服的房间住了,甭提多舒心。

    龙宇寒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罗挽音,此刻见她进去,正要抬脚跟上,不料面前却被纳兰海棠拦住了。

    “公子,旅途多风尘劳顿,奴家帮你打水净身可好?”少女娇柔含羞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龙宇寒回眸,只见眼前少女显得格外娇柔,面容清秀美丽中透着几分可怜怯懦,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更是满怀期待的看着自己,加上娇软糯甜的嗓音,是个男人,都无法抗拒她的祈求。

    可惜,龙宇寒不是个一般的男人。

    他冷冷地看了少女一眼,薄唇没有一丝弧度,冷冰冰地说道:“不要把主意打到我身上。”

    然后,他直接就越过她,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登时,纳兰海棠脸上涨得通红,她死死盯着那个冰冷无情的男人的背影,恨得几乎要咬碎满嘴银牙,这个羞辱她记下了。

    她发誓,总有一天她会征服这个高贵桀骜的男人,让他低下尊贵的头,俯伏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安顿下来之后,罗挽音便让众人自由行动了。

    因为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两天,因此喜儿非要拖着自家小姐和小少爷出去逛逛。

    罗挽音拗不过她,只好同意,没想到纳兰海棠却提出要跟出来。

    “你跟着干什么?”喜儿皱着眉,不爽地说道。

    纳兰海棠怯怯地说道:“小女子说了为了报答小姐的收留之恩,从此以后为奴为婢的。主子去哪里,小女子当然跟着去哪儿伺候。”

    喜儿不耐烦地说道:“小姐这有我呢,不用你伺候,你就留在这里看家吧。”

    纳兰海棠似是被惊吓了一般,往后退了一步,随即又抬起头来,哀求道:“喜儿姑娘,你就让我跟着小姐吧,你不用担心我会抢走小姐对您的宠信……”

    喜儿惊愕地瞪大眼睛,生气道:“你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担心这些了?”

    纳兰海棠惊惶地看着她,捂嘴道:“对不起,喜儿姐姐,我不小心说错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罗小宝眼神闪过一道冷光,随即露出纯真的笑脸说道:“喜儿姐姐,既然纳兰姐姐愿意跟着就让她跟着吧,正好我们吃饭的时候,她可以在一旁布菜,我们买多了东西,也有人提了。”

    喜儿知道罗小宝这是故意落纳兰海棠的面子为她出气,心中这才好受了些。

    到了现在她也终于明白,这个纳兰海棠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了,表面是一副柔弱的样子,说出的话却明里暗里都在损人利己!

    纳兰海棠听到罗小宝的话脸上迅速僵了一下,但瞬间就掩饰过去了,就好像那一瞬间是别人的幻觉一般。

    果然,等到了外面,罗小宝领着喜儿给她买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纳兰海棠手里拎着,怀里抱着,简直狼狈不堪。

    可她偏偏又不能发火,只能生生地咽下这口气,脸上露出的表情却是一副受了欺负的小媳妇样,眼含委屈,不时欲言又止地看着罗挽音。

    罗挽音抱着小白宠懒懒地跟在罗小宝后面,仿佛没感受到纳兰海棠的视线一般,目光只随着罗小宝。

    几人逛了一圈,满载而归,决定找个酒楼吃饭。

    进了酒楼之后,罗小宝就拉着喜儿坐下了,他看向纳兰海棠,一脸无辜地说道:“纳兰姐姐,一会儿就麻烦你布菜了。”

    纳兰海棠咬着牙点了点头,脸上表情怯怯的,“应该的。”

    罗挽音把小白宠放到一旁的位置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兔崽子,似乎在问他是不是玩够了?

    罗小宝调皮地冲她吐吐舌头,然后招呼了小二来点菜。

    “小少爷,够了吧?点了那么多,吃不完浪费了!”喜儿听到罗小宝一连串的菜单,目瞪口呆地说道。

    罗小宝从菜单里抬起头来笑嘻嘻地说道:“喜儿姐姐不用担心,吃不完还有小白呢!”

    等到菜全部上齐了,喜儿看着桌子上堆的满满的饭菜,咽了下口水,隐隐感觉心惊。

    天啊,这一顿几乎可以称的伤是满汉全席了。

    这么铺张浪费,如果没吃完,小姐肯定会揍人吧……

    要知道,小姐最讨厌人浪费食物了……

    纳兰海棠站在一旁,简直要咬碎银牙了,这一上午她跟着他们四处乱走,一口水一点东西还没吃,这会儿已经饿的手脚有些发软了。

    而此刻看到这满满的丰盛的菜,她感觉到自己的肚子更是饿的发虚了。

    可是这个该死的小孩却不让自己上桌,就连那个贱女人也是,宁愿让一只宠物上桌吃饭都不让她坐下!

    她眼神恶毒地盯着罗挽音的后背,心里想着要怎么找机会把她弄死,她死了之后她就可以说无处可去跟着那两个男人之一了。

    罗挽音五感敏锐,当然感觉到了纳兰海棠恶意的视线。

    她心中冷笑一声,别有用心的接近,赶不走的蟑螂,难道还奢望别人好吃好住地供着她?

    纳兰海棠看着三人一宠筷子不停地吃着佳肴,她却得饿着肚子站在一旁一会儿帮这个倒一下水,一会儿帮那个夹一下菜,一口血噎在喉间不上不下,实在难受得紧。

    等到三人吃完停了筷子,纳兰海棠看了一眼桌上还剩下一半的饭菜,心中松了口气。

    终于结束了,轮到她填肚子了吧……

    可没想到人是停下来了,那只宠物还在不停地吃,它吃的嘴巴流油,一脸享受,肚子像个无底洞一样,愣是把那半桌子菜给吃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