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瞌睡有人送枕头
    罗小宝这次倒没有为难她,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乖巧地说道:“那姐姐你快点吃,我困啦,马车没弄好我没办法睡觉呢。”

    “我一定快点。”纳兰海棠垂下眼睑,遮住里面的狰狞神色。

    罗挽音见对方铁了心要缠着他们,也不多说什么,只回头对罗小宝说道:“兔崽子,跟我来。”

    罗小宝闻言马上屁颠屁颠地跟过去,随着罗挽音上了马车。

    罗挽音在马车的暗格里摸索了几下,拿出上次在拍卖会拍下的飞刀暗器扔了过去,“接着。”

    罗小宝麻溜地接住,打开一看,眼睛登时亮了,“哎呀,这不是上次在拍卖会拍下来的飞刀吗?娘你要送给我吗?”

    罗挽音再从马车里翻出一瓶麻醉药和一瓶见血封喉的毒药扔过去,懒懒地说道:“黄瓶子的是麻醉药,绿瓶子的是能死人的药,你看着涂上去吧。”

    罗小宝兴奋地点了点头,又疑惑地问道:“娘,这东西你早拍下了,为什么之前比赛时不给我,现在才给啊?”

    罗挽音哼笑一声,懒懒地说道:“如果你连尉迟皇朝的名额争夺赛都赢不了,还是别糟蹋东西了。”

    喜儿在一旁闻言对小少爷挤眉弄眼一番,两人对望了一眼心照不宣。

    “娘你总是小看人家……”罗小宝嘴上嘀咕,心中却高兴。

    他还能不了解自己的娘亲吗?她就是嘴硬心软!

    娘说的话应该没有补全,她是相信他一定能拿到名额的,这又是一种锻炼能力的方式。而三国来的代表都是各国里面的佼佼者,为了去龙族之地什么手段都会出现,娘亲肯定是担心他,所以才给他一套暗器防身。

    罗小宝小心地把暗器淬好毒之后,帘子外响起了红袖的声音。

    “小姐,小少爷,方便进来吗?”

    “进来。”罗挽音说道。

    红袖手里拿着一叠厚厚的银票进来,对罗挽音说道:“主子,这是那位自称公主的姑娘送来的,我数了下,足有五十万两。”

    罗挽音还没有说话,罗小宝已经两眼冒红心地接过银票,在一旁数了起来。

    “真的有五十万两,看来那个女人可能真的是公主啊,财大气粗!”罗小宝惊叹道。

    罗挽音淡淡地说道:“她性格骄纵,态度高高在上,一看就知道是有权势家中的女子,应该是公主不错。”

    红袖抿嘴笑道:“公主有什么稀罕的,主子不也是郡主么。”

    “那不同啊,娘这个郡主不是名副其实的,人家那个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罗小宝笑嘻嘻地说道。

    罗挽音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那你去给她做儿子去。”

    罗小宝坏笑着挤到她怀中,笑眯眯地说道:“就算她是女王,娘亲是乞丐,我还是要娘亲做我娘的。”

    “算你识相。”罗挽音拍了拍他的小屁股,然后把人扔到一旁,咕哝道:“越长大越沉了。”

    罗小宝额头滑下一排黑线,他不越来越沉那还叫长大吗?他不长大又怎么保护她?

    他撇了撇嘴,不理会娘亲,跑到喜儿那里把手里的银票一股脑都塞在她手里,笑嘻嘻地说道:“喜儿姐姐你要收好啊,这是你将来的嫁妆哦!”

    罗挽音闻言瞥了一眼银票,“那点银子也配叫嫁妆么?喜儿你就当零花钱,你的嫁妆回头我会帮你准备好的。”

    喜儿一头雾水地听着小少爷和小姐的对话,半响才明白过来,瞪大眼睛说道:“小少爷的意思是这银子给我?”

    罗小宝疑惑地看着她,不解地问道:“这本来就是那个女人给你的赔礼啊,本来就是你的银子。”

    喜儿感动地看着罗小宝,她知道小少爷有多爱财,他对于银子的执着程度简直偏向于疯狂了。

    而现在他却把最喜欢的银子放到自己手上,还说要给她,这让她心里异常的感动,看来小少爷是把她看的比银子还重要的!

    “小少爷,银子你收回去吧,我平时吃喝住行都是小姐给的,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根本就用不着银子,再说我那里还有很多小姐平时给的零花钱,根本就用不完!”喜儿把钱递回去,一脸感动。

    罗小宝一脸黑线地看着喜儿脸上写满了感激涕零,他黑着脸说道:“喜儿,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啊!千万别自作多情啊,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不是我给你的!”

    喜儿哪管那么多,硬要把银子塞回去,一边说道:“如果不是小少爷你要求的,那个公主也根本不会赔银子,都是小少爷的功劳,你还是收起来吧!”

    “不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是我的坚决不要!”罗小宝扭头傲娇道。

    罗挽音闻言黑线地看着自家儿子,这兔崽子说大话也真是不眨眼,还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呢!

    他为了银子坑摸拐骗的事情,喜儿见的多了去了。

    她看着两人拉拉扯扯的样子,实在受不了拍板道:“喜儿你赶紧把银子收起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用跟兔崽子客气!我们谁都不缺银子,你就当锦上添花了。”

    喜儿见小姐不耐烦了,想了想她说的也是,自从小姐到了江南之后,给她的零花钱一年比一年多,她自己也俨然是个小地主了,这笔钱虽然多,但对于小姐和小少爷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于是她犹豫了下只好接下来了。

    马车里的气氛温馨怡人,外面纳兰海棠独自吃完食物,暗自打量了下龙宇寒和龙宇宣,见两人都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也不着急,来日方长,总会有机会的。

    她洗手漱口之后,往马车走去,她没忘记,要留在这行人身边,她还得做忍辱负重一段时间。

    纳兰海棠上了马车,先进内间把东西一一收拾干净,再把床铺好,做完一个婢女该做的一切后,终于被批准可以到外间休息了。

    她出了内间,打量着外间的环境。

    外间虽大,装修也豪华,甚至比一般客栈还要精致几分,但是一想到她堂堂公主竟然要屈居马车外间,更要和几个奴婢一起住,她心中就腾起一股怨愤。

    想了想,她主动把外间也收拾好,等红袖四人上来之后,她主动跟她们打招呼,并且介绍了自己。

    经过她别有用心的一番打探,虽然没有了解到什么关于那个女人的身份信息,但是却得到了另外一个让她欣喜的信息。

    原来那两个出色英俊的男人都不是马车里面那个女人的夫君,更不是那小屁孩的爹爹!

    那可就太好了,都是无主的,她勾搭起来也就更方便了……

    但不管怎么说,她心里总有一种预感,这个女人会成为她攀上这两个男人的最大的踏脚石。

    她得找个机会,让这个碍眼的女人消失了才好……

    纳兰海棠垂下眼睑,自以为掩饰的很好,不会有人发现她眼中的算计和狠意。

    却不知红袖四人早已把她的神色看在眼里,她们都是经过培训的,更是一直在青楼里磨练出来的,不可能毫无防备就把主子的信息透露给她,而刚才她们所说的话都是经过主子允许的,也并没什么好隐瞒的事情。

    红袖几人无声对望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读到了同样的信息。

    这个女人,不能掉以轻心。

    第二天一早,江城外又慢慢开始聚集人群了。

    随着时间的迁移,出现越来越多的车队或单骑的武士排队准备进城。大家都仿佛被神秘的力量牵引,都不约而同的走向江城的城门,准备进城。

    时间宜早不宜迟,罗挽音一行人为了避免再次排长龙,赶紧收拾一下前去排队等候进城了。

    排队的时候,前方出现一个儒商打扮的中年人,挺着发福的肚子,仿佛一个弥勒佛似的笑呵呵的来到罗挽音的车队,作揖问道:“到了江城后,各位可有地方落脚?”

    喜儿听到声音,看了一眼罗挽音,后者示意她掀开车帘,望向来人淡淡地问道,“阁下能帮我们弄到住处?”

    中年人对上她漆黑漆黑的眸子,感觉自己仿佛被他如有实质的眼光看穿内心,不由深呼吸一下才尽量温文有礼,亲和无害地说道:“在下碰巧在江城有置业几处房产,想来空着也是空着,不如趁着比赛期间租借出去,方便他人也利己,嘿嘿。”

    喜儿闻言眼睛一亮,看着小姐说道:“太好了小姐,不用为客栈的事情烦恼了!”

    罗挽音似笑非笑地看着中年人,好整以暇道:“这儿排队那么多人,你为何偏偏找上我们?”

    中年人眯起双眼笑道:“姑娘说笑了,这儿的马车一目了然,都比不上姑娘您的豪华大气,想来对于租金也不会太小气的……”

    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罗挽音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随后无所谓地问道:“租金多少?房子如何?”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个人找上他们,但是瞌睡有人送枕头,她又何必拒之门外?

    反正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她无惧危险,更有些跃跃欲试。

    “房子嘛,算得上是豪宅,现在非常时期,客栈非常紧张,大家都懂得……”中年人看到有戏,眼睛亮了一下,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