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拍不走的苍蝇
    龙宇寒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但却没说什么,看向罗挽音。

    龙宇宣就直接多了,愣了一下咕哝道:“怎么这一天净碰到他们两个,有完没完啊。”

    罗挽音微微惊讶过后,就恍若没看到他们两个似的,脚步未停直接走向马车,岂料却被尉迟杨伸手拦住了。

    明明看出来他们不想搭理两人,他们却还是拦住人,罗挽音等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唯独罗小宝仗着自己年纪小,无所顾忌地说道:“你们怎么跟苍蝇似的,怎么都拍不走啊?”

    徐婉秋一听他拿自己跟肮脏恶心的苍蝇对比就火大了,站出来说道:“你说谁是苍蝇呢?你这个野……”

    她话还没说完,便被尉迟杨猛然拉住,脸色铁青地瞪了她一眼。

    徐婉秋看到他阴沉的脸色,哪怕再怎么生气,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罗挽音的脸色比尉迟杨的更冷,她看着喏喏的徐婉秋,阴森地说道:“裕亲王拦着她做什么?让她说完啊,野什么?野种?”

    看到罗挽音的眼神,徐婉秋忽然感觉到一种全身发凉的感觉,让她毛骨悚然,好似一旦她承认了刚才说的话,就会遭受不可预计的后果。

    于是她闭紧了嘴,不敢再轻易出声了。

    尉迟杨心中只觉得一股气在翻腾,他怎么会摊上这样一个虚荣无知的未婚妻,明明是来求人帮忙的,却还不知道忍气吞声。

    他忍着自己的怒气,对徐婉秋说道:“跟小宝说对不起。”

    徐婉秋抬起头来就想拒绝,却见到他的脸色实在难看,又感觉到罗挽音阴森的眼神之后,还是屈服了,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罗挽音冷冷地看着她,“看在你这句话并没有说出口的份上,仅此一次,我放过你。下次再让我听见任何侮辱我儿子的话,我会让你的后半辈子都活在后悔当中。”

    徐婉秋浑身一寒,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她再蠢也听得出来,罗挽音的话不是说要杀了她,而是让她活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辈子悔恨她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

    而她阴冷的眼神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她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只要她再犯,她就得做好一声痛苦的准备。

    她倏然发抖,忽然觉得自己之前对她的挑衅真是自找死路。

    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之后,她喃喃地出声,“你真是个恶魔,你好恶毒、好可怕……”

    罗挽音一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她,恍若未闻这句话,她看向尉迟杨冷冷地说道:“让开。”

    她不在乎,但是站在她身后的龙宇寒却感觉到心好像揪成一团般,生疼生疼的。

    不止为她,还为罗小宝。

    他心痛罗小宝自出生起就背负着野种的罪名,人人见到他都可以轻贱地骂一声野种,从小不得父爱,还要承受所有人厌恶嘲讽的目光。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心痛罗小宝,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是罗挽音的儿子,如果不是爱屋及乌,恐怕他不会有那么大的情绪波动。

    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段时间的相处,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地感觉到他和小宝有种莫名的亲近感。

    并且他也能感觉到,很多时候,小宝对自己有一种小心翼翼隐藏得较深的关心,虽然他刻意的不表现出来,但是他就是能感觉到。

    而罗挽音这个女人,看上去是一个没心没肺,不把任何人放在心上,天生冷感的人。但实则不然,她唯一的软肋是她儿子,但除了小宝,只要是她认可的人,走进了她的心里的人,都可以得到她真挚的感情。

    此刻他看到尉迟杨仍旧不走,实在压不住心中的狂躁,正要上前的时候,却见他目光一转,忽然落在小宝身上。

    尉迟杨看着罗小宝,尽量让自己目光显得柔和一些,他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递过去,说道:“你叫小宝是吗?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他还记得初次见这个小男孩时的情景,明白他是一个喜欢银子的小家伙。

    罗小宝眼睛一亮,接过银票数了数,然后满意地笑眯了眼,小鸡啄米般点头说道:“银子不少,说说看你想让我做什么。”

    “什么都可以吗?”尉迟杨问道。

    罗小宝笑眯眯地说:“那得看情况,比如帮你追我娘,或者杀人放火这种事就算了,毕竟人家是五好儿童。”

    尉迟杨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置身事外的罗挽音,迟疑了会开口道:“我想让你说服你娘亲,在下次复赛的时候看见晚秋,能不能不向裁判举证她已经被淘汰了。”

    罗小宝惊奇地问道:“她不是已经输给我娘了吗?怎么可能还会参加下一次复赛?”

    尉迟杨脸上闪过一抹郁色,勉强解释道:“这个你们自不必管了,总之我会让裁判让她晋级。”

    罗小宝脸上懵懂,实则心中不屑。

    不用解释他也知道,那些裁判都是武者联盟派来的人,不受朝廷管束,那他肯定无法用自己的王爷之位去胁迫裁判偷改比赛结果,唯一的可能就是,用银子收买裁判。

    不过现在有银子摆在他面前,他是赚还是不赚呢……

    他把目光移向娘亲,两人眼神交汇,迅速有了决定。

    他眨着大眼睛看着尉迟杨,纠结道:“裕亲王叔叔,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担心帮了你我娘会生我的气啊,她要是生气了,我还得买礼物哄她开心……”

    他把银子塞进怀里,叹了口气,满脸的为难。

    尉迟杨顿了一下,又从怀中掏出最后一叠银票递过去,声音有些僵硬:“……没关系,叔叔帮你出买礼物的钱。”

    他确实很有钱,但是因为有钱就被痛宰一顿,这种感觉真是……

    无法形容。

    罗小宝才不管那么多,兴高采烈地接过来塞进怀里,然后用力的点头笑道:“叔叔放心吧,我保证说服娘亲!”

    “……那就拜托你了。”尉迟杨扯了扯嘴角,说道。

    看到事情已经办妥,他便不再纠缠,带着垂眼缩在一旁的徐婉秋离开了。

    一行人上了马车,罗小宝马上掏出刚才宰来的银子,一张张地数着,一边幸福地眯起眼睛感叹,“真是大丰收啊,好开心……”

    罗挽音懒懒地靠在窗栏位置,看向兔崽子勾着小指道:“别开心的太早,拿来。”

    罗小宝疑惑地歪着脑袋,无辜道:“拿什么来?”

    罗挽音轻哼了一声,“再装傻就全没收。”

    罗小宝不甘心地看了一眼手中厚厚的银票,最终还是数了几张递过去。

    哪知罗挽音根本就不接,抬着下巴示意道:“这是你的,剩下的才是我的。”

    罗小宝跳了起来,抗议道:“不行,不是说好了我八你二吗?”

    罗挽音勾起危险的笑意,“你还装傻?我刚明明告诉你是老规矩,我八你二!这件事情上你又没出什么力,分你两成算不错了。”

    罗小宝耍赖地在车上的毯子里打滚,“我不管,反正我没看懂你的眼神,我以为就是你二我八。”

    罗挽音恍如未闻,撑着下巴似是自言自语道:“唔……江南那边来结数的人应该差不多到了,某人每年的分红叠加起来好像远远比这个多呀……”

    罗小宝顿时焉了,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能因小失大。

    脸色一整,顿时谄媚地把银子双手奉上,“娘,我错了,是你八我二,这全是您的,请收好。”

    “哎,你不是没领悟到我的眼神吗?是我二你八啊,没错,你拿回去吧。”罗挽音假惺惺地说道。

    罗小宝诚恳道:“是我太笨了,现在才领悟到娘眼神的精髓,请娘不要跟我计较,赶紧把银子收起来吧!”

    龙宇宣实在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了,他乐不可支道:“你们两个真是够了,真是财迷母子啊!美人儿,你真的答应尉迟杨啊?”

    看在兔崽子虔诚的样子上,罗挽音一脸勉为其难地接过银票,点清楚后慢条斯理地收起来,才瞄了一眼龙宇宣答道:“为什么不答应?自古有钱有势的人都能获得某些特权,我又不是什么主持正义的武林大侠,不伤及我的利益,别人爱怎么搞特权就怎么特权。更何况,我还从中获利了。”

    龙宇宣哑然,没想到她竟是如此特立独行之人,无惧别人的目光,坦然面对所有不见光的黑暗面。

    几人回到郡主府,才发现婉妃派来了人询问此次比赛结果,得知母子两成功晋级之后,兴高采烈地回宫禀报去了。

    等人走了之后,几个人好吃好喝一顿,各自沐浴之后都好好休息个够。

    等第二天起来,又听到相府来人了。

    罗挽音坐在客厅里,皮笑肉不笑地问道:“不知相爷派各位来所为何事?”

    领头的小厮是府里的老人了,自然晓得眼前这位的厉害,忙恭敬地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原来昨个儿比赛相府的两位双胞胎千金也参加了,可惜没能通过第二关的晋级赛,回来之后跟相爷哭诉一番,并且告诉他罗挽音竟然晋级复赛了,这让相爷相当欣喜,于是命人来请她今个儿回府一聚,名曰:许久未见大女儿归家,甚是想念,速回相府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