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对不起,你无法晋级了
    龙宇宣脸色一僵,干笑道:“手滑了……”

    等两人的眼神移开之后,他狠狠地看向龙宇寒,察觉到对方眼神里的挑衅之后,更是觉得心被堵得透不过气来。

    不管龙宇宣一个人怎么生闷气,晋级赛又如火如荼地开始了。

    几个人分头行动,找到属于自己的比武台进行比赛。

    罗挽音慢悠悠地走到分配给她的比武台时,徐婉秋已经满脸不耐地站在那里了。

    比赛规则规定,裁判宣布比赛开始后,迟到一炷香未上台的选者被判为失败。

    而大家为了提前看到自己的对手,一般都是提前上台的。

    罗挽音走到台上,看着徐婉秋惊愕的表情,戏谑地笑道:“怎么,没想到对手是我吧?不好意思,你没法晋级了。”

    徐婉秋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虽然知道自己无法走到最后,但是也没想过会在这么早的时间里就被淘汰,这传出去实在是有失爹爹的名声。

    人家都说虎父无犬女,爹爹虽然对她抱的期望并不是太大,但还是希望她能在比赛中走的更远一些,这样他在朝中也有面子一些。

    正当她产生了某种想法,不如干脆直接认输下台,不要败在她手中难堪时,她忽然想到自己身上还有个宝物,未必会输给她。

    她眼睛一亮,看着罗挽音嘲笑道:“你真的以为你有可能会赢过我吗?”

    罗挽音笑眯眯地指正,“是一定,不是有可能。”

    不是她自大,而是她们之间的斗气等级悬殊太大,这场比赛,无论怎么打,徐婉秋都必输无疑。

    徐婉秋闻言却冷笑了一下,随即得意洋洋地说道:“你肯定不知道,杨花费了重金给我买了件防护宝衣吧,这件防护宝衣可以抵挡青品以下攻击十次。你的斗气等级虽然比我高,但能高到哪去?最多是青品,不用等你攻击我十下,我就可以把你解决掉了!”

    她说着还把自己的外衣扯开一些,让罗挽音看清楚她身上的宝衣,希望看到对方羡慕嫉妒的模样。

    哪知罗挽音却脸色不变,甚至带有一丝笑意说道:“靠着外物来提高自己的实力终究不是办法,你还是努力修炼提高自己的等级吧。”

    原来尉迟杨拍下的那件防护宝衣是献给佳人的,她之前还有些疑惑,凭他的等级,这件宝衣对他的用处根本不大呢。

    “哼,我看你就是嫉妒吧!”徐婉秋抬起下巴,一脸高傲地掩饰着心中的不爽。

    没有看到期待中的表情,真让她感觉窝火。

    这时候裁判开始宣布比赛开始了。

    罗挽音不想浪费时间,摆了摆手说道:“行了,咱们不废话了,裁判已经宣布开始了,你赶紧出手吧。”

    徐婉秋不屑地说道:“我就让你先出手吧,反正你又伤不了我。”

    罗挽音忍笑地看着她,“当真让我先出手?”

    徐婉秋高傲地昂着头,“对!”

    罗挽音笑了笑,“那你可别后悔。”

    说完,她也不再废话,腾空飞起,直接跃向徐婉秋,勾着坏笑一掌击向对方的胸口。

    因为知道对方不还手,因此她只出了三分力道,就算是这样,徐婉秋还是被一掌击飞,然后倒在地上吐了口血。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罗挽音,半响总算想通了,愤怒地涨红了脸骂道:“你不要脸!竟然使诈!”

    罗挽音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哪里使诈了?”

    “你明明就不是青品,你竟然瞒着不告诉我!”徐婉秋捂着胸口,咽下又冲上喉咙的血腥气,气急败坏地说道。

    罗挽音淡然笑道:“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我是青品?太过自以为是,总是要吃些苦头的。”

    徐婉秋的脸色有些灰白,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罗挽音,咬牙撑起身体正要下台。

    罗挽音却拦住她,魅惑的桃花眼微微挑起,“把号码牌留下。”

    比赛规则规定,赢的一方要持着对手的号码牌到裁判处登记的。

    “你想要就自己蹲下去捡吧。”徐婉秋恨恨地拿出号码牌,恨恨地往地上一扔,想要看对方像狗一样蹲下来捡。

    不想罗挽音不知道从哪变出一根软鞭来,轻轻一甩,号码牌便被鞭子勾住,随即飞刀她手中。

    罗挽音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承让了。”

    说完便率先走下台,往裁判登记处走去。

    徐婉秋捏紧拳头,不甘地看着她的背影。

    良久,她下定决心,往尉迟杨所在的比武台走去。

    罗挽音去到登记处的时候,发现龙宇寒已经站在一旁等待了,看样子是早就过了关了。

    她笑了笑,走过去先把号码牌递给裁判登记,一边随口打招呼,“挺快的啊?”

    “嗯。”龙宇寒低低应了一声。

    看到她登记好之后就站在自己旁边,似乎没有移动的打算,犹豫了一下,问道:“不去看小宝的比赛吗?”

    罗挽音懒懒地靠在身后的树干上,感觉有些发困,于是闭着眼休憩,“不用,我相信兔崽子。”

    龙宇寒其实也对罗小宝的实力很放心,只是想到应该没有娘亲会不关心儿子,所以才提出要不要去看看。

    但他显然忘了,罗挽音不是一般的女人,她对自己的儿子相当有信心。

    当然,这种信心也不是她盲目的自大,觉得自己的儿子肯定不会输,而是源于她自身的**,还有从小的培训。

    他就曾经听罗小宝说过,他从懂事开始就被要求学习各种知识和求生技能,还有各种挑战极限的训练。

    他其实有些想不通,她到底经历过什么,难道真的只是因为从小在相府饱受欺负,后来又被小宝的生父欺辱,所以才产生了自强的想法吗?

    可是她那些凶狠血腥的招式,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轻而易举学成的……

    再者说,还有她那些隐藏的极深的秘密……

    他总感觉看她不透,这种感觉会让他有一种抓不住她的烦躁感,总担心会不会有一天事情失去他的控制,她会把自己从她的世界里摘除……

    龙宇寒看着罗挽音闭上眼睛的脸,眼神盯着她卷翘浓密的睫毛看着,总感觉心里痒痒的,很想去碰一下她的眼睛。

    她像是一副画,引人入胜,沉迷不醒。

    龙宇寒看着看着,慢慢入了神,感觉整个人都放空了,唯有渐渐刻在他脑海中的一张脸,清晰无比。

    罗挽音感觉有一股视线一直黏在自己脸上,本想置之不理,奈何对方的目光太过侵略性,让她有种被猎物盯上的不适感,于是猝不及防地睁开眼睛,却意外地对上了一双幽深痴迷的眼睛。

    龙宇寒没料到她会忽然睁眼,瞳孔微缩,却反而镇定下来,定定地看着她。

    罗挽音愣了一下,随即玩味地笑了。

    桃花眼微挑,她眼神闪烁着戏谑的光芒,“这张皮囊就那么好看,连你都能被迷惑住?”

    龙宇寒自己的脸本就俊美如神的杰作,每一处都无可挑剔,想看美人的话,看自己完全就够了,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盯着自己的脸不放。

    龙宇寒眼眸漆黑,幽深似井,“我感觉你很熟悉。”

    罗挽音噗嗤一声笑出来,逗弄道:“很多男人和我搭讪时都会说这句话,你接下来是不是想问:我们之前是否在哪里见过?”

    龙宇寒抿了抿唇,他本来确实是想问这句话的。

    他并不是为了没话找话,也不是为了逃避话题,而是真的觉得罗挽音很熟悉,他总觉得自己失忆前应该认识她,否则他为什么在世界一片空白时,见到她就毫不犹豫地同意跟她走了。

    在见到她之后,他才觉得世界似乎开始有了色彩。

    罗挽音见他不说话,轻笑了一下,半真半假地说道:“别想那么多了,可能你失忆前曾经在哪见过我,或者听说过我的名字,毕竟……我在京城,还算挺出名的不是?虽然不是什么好名声就是了。”

    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脸上笑意盎然,可以看出她是根本不在意别人说什么的。

    龙宇寒沉默地看着她,这个女人如此坚强、独立、完美,她的世界里似乎只要有小宝和她就足够了,哪怕他和龙宇宣被她收留一起生活,也像是一个过客,从来没有真正进入她的世界一般。

    她根本就不需要男人让她依靠,这样的她,让他一方面心疼,一方面又为她骄傲,可同时也让他很头痛,该用什么方法才能插足她的世界,成为她心里不可磨灭的一分子……

    思绪间,龙宇宣和罗小宝两人也回来了,裁判帮他们登记好之后,又再提醒道:“记得三日之后再来参加复赛。”

    罗小宝对他表示了一声感谢,便蹦跶到娘亲身边笑嘻嘻说道:“娘,你怎么这么快?那个阿姨呢?她输了哭鼻子没?”

    罗挽音凉凉地瞥了一眼兔崽子,“你别的本事没长,八卦和落井下石的本事倒是长了。”

    罗小宝满脸受伤,“娘亲,你嫌弃小宝,你不爱人家了……”

    罗挽音不客气地说道:“你都不爱我,我怎么爱你?”

    “人家哪有不爱娘亲?娘你冤枉我!”罗小宝嚷嚷道。

    罗挽音冷哼一声,“爱我就把你的银子交给我。”

    罗小宝马上说道:“天色不早了,喜儿姐姐肯定让人做好饭等着了,娘我们快回去吧。”

    罗挽音想到回去有美味的饭菜还有软绵绵的床让她休息,也不再纠结刚才的话题,率先往马车方向走去了。

    龙宇宣惊愕地听着母子两的对话,简直无语了。

    而龙宇寒早就习惯两人的相处方式,这时候面色如常地跟上去了。

    一行人还没走到马车旁,远远地就看到了尉迟杨和徐婉秋站在他们的马车旁,看样子正是在等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