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拿你来交换
    罗挽音讶异地看了他一眼,无语道:“废话,不然我去参加那劳什子比赛做什么。”

    龙宇宣忽然笑了,笑的魅惑人心,“那我同意跟你做交易,不过交易的筹码要改变。”

    罗挽音挑了挑眉,表示洗耳恭听。

    龙宇宣盯着她那张精致如画的脸,一字一句道:“我带你去龙族,帮你变强,提供你所有修炼的资源,但是你,要留在龙族,永远陪在我身边。”

    罗挽音默了一下,随即忍不住笑出声来,眉眼弯弯地看着他道:“看来我们这个交易是做不成了。”

    “为什么?难道我配不上你吗?”龙宇宣的气压有些低,他很少会对一个女人上心,他相信自己看上这个女人绝对并非只是看上她的脸,她的性格,她的高傲,还有她的一举一动,好像都在牵扯着他的心,让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关注她。

    罗挽音白皙修长的手指正慢慢地摩挲着精致的茶杯,目光悠然,“人最宝贵的是自由。变强,可以带着小宝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地翱翔于天地,这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追求。”

    “你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我也可以给你自由,我不会阻拦你追求想要的一切,挽音,这样的诚意还不足以打动你么?”龙宇宣这辈子是第一次这么低声下气,付出全身的热枕去追求一个人。

    “行了,别闹了,我们这才见了第二面,你就要我陪你一辈子,你真是太有诚意,太真心了。”罗挽音感觉有些好笑,戏谑地看着他道:“卖身协议就别说了,要得到回灵丹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带我去龙族之地。”

    龙宇宣沉默地看着她,心里有些苦涩,第一次跟人这么坦白心迹,结果还被对方认为自己在开玩笑。

    罢了,时间还长,反正只要自己待在她身边,迟早能把人给拐回去的。

    想到这里,他又恢复了笑吟吟的模样说道:“虽然我很心动,但是我还是不能答应哦。”

    至于他心动的是回灵丹还是美人儿,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么?想一想你拿到了回灵丹,就可以快点恢复武功,然后趁龙宇寒失忆之际动手消灭他了。”罗挽音鼓动道。

    龙宇宣翻了个白眼,气哼哼道:“人家常说蛇蝎美人儿,果然没说错。哼,你也太小看我了,真当我脑子不想事儿啊?龙宇寒是失忆了没错,可他武功又没忘掉,就算我恢复武功了,也未必打的过他。”

    最后一句话,夹杂着丝丝酸味。

    “好吧,不愿意拉倒。”罗挽音轻哼一声,她本来也没抱指望能忽悠成功。

    她看了看天色,想到明天还要参加比赛,于是放下杯子,站起身时看到桌上的回灵丹,随身拿起来往龙宇宣身上一扔。

    “不是没交易成功么,为什么还要给我这个?”龙宇宣接住药瓶,不明所以。

    “既然你自己都明白,你就算恢复武功了,也耐他无何,那你恢复不恢复武功也无所谓了。”罗挽音耸了耸肩说道,又慢悠悠地加了一句:“哦,对了,不是免费的。十个橙色晶核的价格,记得以后还我。”

    龙宇宣脸色一黑,“趁火打劫也烧的太狠了点吧?”

    罗挽音勾唇,“那你要还是不要?”

    龙宇宣的目光又爱又恨,屈服道:“要。”

    罗挽音笑了笑,“有了回灵丹,你武功应该很快就可以恢复了,即使是这样,你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们通往龙族的路吗?”

    龙宇宣看着她摇了摇头,“不能。”

    龙族的继承仪式一年唯有这段时间能举行,如果此时身为继承人的龙宇寒出现在龙族,那么他势必会成功继承族长之位。

    所以他必须拖住龙宇寒,就算最后他们通过了比赛,成功地通过荆棘危险的通道到达龙族,继承仪式的时间也早已过去了。

    这样他又为自己拖得了一年的时间,等到下一年,继承人的位置是不是龙宇寒,那就不一定了。

    “好吧,那我走了,不打扰你疗伤了。”罗挽音本也是随口问的话,见他这样说,也没有追根究底。

    龙宇宣送她出了门,看着她的背影消失,才侧头看向走廊的转弯处,嘲讽道:“什么时候龙族继承人也会做偷窥这种事情了?”

    龙宇寒从黑暗处走了出来,淡淡地说道:“不过是睡不着出来走走,恰巧碰上了。”

    龙宇宣表情很不屑,显然是不相信他是碰巧,他眼珠一转,忽然愉悦地说道:“也没什么,碰见了就碰见了,不过有些事情你心知肚明就好,不要说出来,她会害羞的。”

    龙宇寒眼神极速地滑过一丝晦暗,面上却不显,“天色不早了,早些睡吧。”

    说完不等他的回答,率转身离开。

    龙宇宣没有看到意料之中的反应,心里本就憋了一口气,这会儿又看到对方好似整个人都没把他放在眼里一样,顿时就火大了,口不择言地说道:“龙宇寒,你别得意的太早,堂堂的龙族继承人又怎么样?还不是落在我手中变成如今的德性!失去记忆很痛苦吧,什么都记不起来,不知道自己是谁,连自己的家怎么回去都不知道!等你想起一切的时候,继承时间早就过去了,错过了继承仪式,想必族长会对你相当失望的吧?!”

    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恨自己嘴贱忍不了,干嘛要告诉他这些!

    他都失忆了,显然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了,而今他倒好,反倒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幸好,就算他得知了自己的身份,也想不起回去的路,否则他真会气的给自己一巴掌。

    龙宇寒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他,意味不明地说道:“我是不知道从前的我在不在乎继承人的位置,但如今,我觉得有更值得我珍惜的人存在。如果不是你让我失忆,或许我这辈子都不会遇上她,所以,无论如何,还是要感谢你的成全。”

    龙宇宣脸色难看地看着他的背影,双拳紧握。

    难道这就是命运?

    无论是什么,他永远都退后他一部,身份、权利甚至是喜欢的人……

    他似乎永远都停不下追逐的脚步,永远都得当衬托他璀璨光芒的绿叶!

    发生在黑暗里的硝烟除了他们两个没有人知道,但第二天罗小宝生龙活虎地起床,来到客厅里准备吃早饭时,见到龙宇宣的模样登时愣了一下。

    他狐疑地问道:“你昨天去怡红楼了?一副被纵欲过度的模样!”

    龙宇宣本来在喝着稀饭,闻言剧烈地咳嗽起来。

    半响,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他看着罗挽音不可置信地问道:“你一天到晚都教你儿子些什么东西?他那么小,怎么会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

    罗挽音悠哉地吃着早点,闻言懒懒地说道:“我可没教他。”

    罗小宝赞同地点了点头,走到娘亲身边坐下,抱怨道:“我娘才不会教我这些呢,都是我偷偷跟她去青楼和小倌楼知道的!她可小气了,去赌场也不教我玩,害得我输了好多银子,幸好后来又赢回来了。”

    龙宇寒:“……”

    龙宇宣:“……”

    他们无语地看着罗挽音,深深地觉得罗小宝被从小被这样带大,没有长歪真是个奇迹。

    不过话说回来……

    龙宇宣对着罗小宝笑的很和气:“你娘经常去青楼和小倌楼吗?”

    罗小宝诚实地点头,“是啊。”

    龙宇宣掩饰着自己咬牙切齿的表情,更加和蔼地问道:“那一般她去那些地方做什么呢?”

    罗小宝咬着包子,口齿不清地说道:“娘亲在江南开了有青楼和小倌楼,去那里当然是管理生意啊。”

    龙宇宣松了口气,没留意到龙宇寒虽然沉默,但眼神里几不可见的阴霾也悄然三开,显然刚才也在凝神听罗小宝的解释。

    罗挽音一直没管他们乱七八糟的对话,惬意地享受完自己的早饭,接过丫鬟奉上的茶水漱了口,才挑眉看向龙宇宣道:“你的伤好没?好了赶紧走,别留在这里白吃白喝。”

    龙宇宣先是给了龙宇寒一个得意的眼神,听到没有,美人儿昨夜担心他所以特地过来送药给他!

    然后才笑眯眯地看着罗挽音道:“有你奉送的贴心回灵丹,怎么可能不药到病除?只不过我昨天考虑了一下,不如我也参赛和你们做个伴吧。”

    说完,屏着气息等待她的回复。

    “可以啊,包吃包住一天一个黄色晶核,先记账。”罗挽音随口说道,看到儿子啃着干燥的包子,正要端一杯茶给他,却见有人的动作比她更快。

    她有些惊讶,看着男人自然无比地把没喝过的茶水端到男孩嘴边,男孩也没拒绝,就着杯子咕噜咕噜地喝了半杯茶才停下。

    男人似是感觉到她的眼神,回头看了她一眼,眼中竟然带着淡淡的笑意。

    罗挽音挑眉,看来今天这根木头似乎心情很好?

    她又怎么会知道,龙宇寒是因为听到她收取龙宇宣的住宿费用,想到自己和他的待遇区别,因此心情才比较美丽而已。

    龙宇宣没有留意到他们俩的互动,在一旁哀嚎着,“你抢劫啊,美人儿,看在我长的不错的份上,便宜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