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玩笑开过头了
    罗挽音忍笑,无辜地说道:“我没干嘛呀,大哥你怎么了?”

    男人目光幽深,抿了抿唇没回答,冷了脸转过头去。

    似是为了躲避女人的行为,他不着痕迹地远离了女人一些。

    罗挽音玩的正兴起,哪能让他逃了,眼中闪过一抹恶作剧得逞的笑意,又装作不经意地贴了上去,东摸摸西蹭蹭,看到男人快喷火的眼神,心中大乐,玩的更是起劲。

    被误认为忍怒的男人无可奈何地看着女人在自己身上玩火,他一开始便认出了女人,她的体型和味道他早已铭记在心,再和她的斗气品级一对比,他确认是女人无误。

    见到她走过来,但他不能表现的太热情露出自己的企图,只看了她一眼就转回头,免得引起她的怀疑。

    可他没想到自己的行为却让对方造成了误解,让对方以为自己并没有认出她,还产生了恶作剧的兴致。

    男人心中有些好笑,面上却不露分毫,既然女人要玩,他便装作不知陪她玩。

    反正,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只不过,她点起的火,又不负责灭,想一想,还是有点苦逼……

    且不管男人如何苦并快乐着,罗挽音看到男人隐忍的模样,只觉得六年前那次意外都给报复回来了,心中一快,不经大脑就做出了一个令自己事后也后悔的举动。

    她啪的一下,吻上了男人的唇。

    男人瞳孔一缩,显然是没料到女人会有这个举动,他马上回过神来看到女人眼中果然露出了后悔的表情。

    眼神一暗,他像一个狡猾的猎人一般,披着纯良呆滞的外表,启开唇问道:“姑娘,你这是干什么?”

    他这一说话,嘴唇一张开,就含住了女人柔软诱人的唇瓣。

    罗挽音看着男人明显呆住的样子,简直要被自己蠢哭了。

    本来想开个玩笑逗一下他的,结果一时得意玩过头,干了这种蠢事……

    这下好了,她简直不敢带着面具跟他们相认了。

    她不知道,这会儿男人心中也天人交战着,状似惊呆地含着女人的唇瓣,他快要忍不住心中奔腾的浴火,想要痛痛快快地把人按进自己怀里,狠狠地蹂躏亲吻一番了。

    但一想到后果是她发现自己对她的意图,把他从身边赶走,他又极力控制自己不要冲动,安慰自己不要急,将来机会还会有,现在要忍……

    想到这里,他忍痛分开了和女人紧贴着的唇,愤怒地问道:“姑娘你一再轻薄在下,到底有何企图?”

    “没、没什么企图啊……”罗挽音干巴巴地说道,天啊,现在这情况,让她怎么跟他解释,她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啊……

    现在解释的话,男人会不会以为自己留他在身边说帮他恢复记忆是假的,实际上想占他便宜才是真的吧?

    想到这里,罗挽音决定,今个儿绝对不能戴着这张人皮面具和他们相认,而且一定要藏好了,免得哪天被翻出来抓包……

    至于烧毁这个面具什么的,她暂时还没这个打算,毕竟她还要用这张脸去跟拍卖会进行长期交易……

    男人听到女人的回答,眼中极快地闪过一丝笑意,真是难得看到女人有这样慌乱的时刻。

    真是遗憾,如今时间地点身份都不对,如果现在女人不是顶着这张假脸,而是她真实容颜的话,他就马上把人拉到怀中尽情品尝一番,顺便趁机把名分给定下来了。

    反正,在她眼中,自己现在的性格是比较保守一根筋的,只要自己坚持要她负责,不怕她甩的掉……

    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这未必不是一个好办法。

    眼神一闪,他以适当的力气迅速抓住女人的手臂,佯怒道:“姑娘还要否认吗?周围这么多人可是亲眼看见的,要不然姑娘这就随我去见官,还在下一个公道!”

    罗挽音被他抓住手臂,又听到对方说要去报官,心中只觉得一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什么见官?她自己就是官,堂堂郡主,把你招进府里当驸马都可以,亲你一下算得了什么?!

    想是这么想,但罗挽音却只敢在心中吐槽,她使劲全力却挣扎不出男人的手掌,才想起对方的斗气等级比自己高两阶,忽然间便泄了气。

    正当她想破罐子破摔承认自己的身份表明自己是跟他开玩笑的时候,发现兔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过神来了,看着她的窘状好整以暇,似笑非笑。

    罗挽音知道兔崽子肯定是认出自己来了,偷偷甩了个眼色过去,示意对方想办法帮自己解围。

    罗小宝却不顾她的威胁,冲她乐了乐,暗中比了个姿势。

    十万两银子?!

    罗挽音咬牙切齿,兔崽子这是趁火打劫呢!

    但显然眼前的情况,兔崽子能帮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想了想,她暗中丢了个“你赢了”的眼神过去,罗小宝马上回了个“收到,看我的”眼神。

    罗挽音冷笑着看罗小宝,她倒要看看这兔崽子有什么好方法可以逆转她的窘境。

    可没想到,罗小宝却只是附在男人耳朵旁轻轻嘀咕了几句话,男人却脸色微变,迅速地放开了她的手,并且冷硬地说道:“你走吧,这件事情我不追究了。”

    罗挽音显然有些诧异,不敢相信罗小宝三言二语就把事情给解决了。这让她一时非常好奇,他到底跟男人说了什么,让男人这么爽快地就放人了。

    难道是兔崽子揭破了她的身份?

    应该不可能,看男人的样子不像是认出了她的样子,反而有点避之而不及的模样……

    那到底说了什么呢?

    好想知道啊……

    无论罗挽音心好奇地跟猫抓了似的一般痒,显然现在不是解惑的好时机,她不甘地看了一眼男人,转头恨恨地走了。

    都是因为他,竟然被兔崽子趁火打劫了十万两银子……

    男人看着女人的背影,目光幽暗不明。

    想起刚才小男孩在他耳边说的话,又止不住略过一抹笑意。

    看来还是小男孩毕竟敏感,发现自己是故意的了。

    小男孩刚才附在他耳边说的话是:“我知道你是故意占我娘便宜,你再不让她走我就揭穿你的真面目了。”

    等到女人的背影完全消失了,男人这才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掠夺和占有欲,看着小男孩低沉地笑道:“在这方面,你娘比你迟钝多了。”

    罗小宝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是你掩饰的太好,让她以为自己捡回来的是一只失忆的迷途羊。可她忘了,哪怕狼失忆了,也是一只会伪装成羊的狼。”

    男人低沉磁性的笑声响起,揉了揉小男孩的脑袋,戏谑地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揭穿这只狼的真面目呢?”

    罗小宝顿了一下,“我娘太辛苦了,我想让她有个依靠,不用什么都由自己扛着。”

    男人好笑地看着他,“那你不怕我是坏狼,害了你娘亲又不让她依靠吗?”

    罗小宝眼神快速闪过一抹狠戾,血红的双瞳闪烁了一下,又恢复平静的黑色,“那我会倾尽全力,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男人看着小男孩冰冷残酷的表情,心中一软,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小男孩和自己非常像,可惜啊,他们只是长得像,没有血缘关系。

    他静了片刻,又摸了摸男孩的头,似承诺般说道:“放心吧,她是我看中的女人,我会一辈子护她周全。”

    罗小宝眼神闪过一抹复杂,他也不知道这样帮娘亲究竟是对还是不对,但是他不想让娘亲再那样辛苦了,如果他能打开娘的心扉,最终能携手走到底,那么他不会阻拦两个人的发展……

    可若是最终他胆敢背叛娘亲,让娘亲受到伤害,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报复回去,哪怕是弑父,也在所不惜……

    想到这里,他冷哼了一声,昂起头恶狠狠道:“你最好小心了,如果被我发现你和别的女人搞三搞四,我会直接揭穿你的真面目把你赶走,让你一辈子都再见不到娘亲!”

    男人唇间滑过一丝笑意,低头看着孝顺的小崽子说道:“知道了,你真乖。”

    罗小宝嫌弃地掀开他的手,傲娇道:“别老摸我的头,会长不高。”

    说完,他眼睛一亮,看着不远处说道:“娘亲回来了。”

    男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到女人果然取下了人皮面具,顶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出现在人群里。

    看着周围起哄眼神色眯眯的雄性们,男人眼中闪过一抹阴郁,好想挖出这些男人的眼睛……

    但想了想后果,他又偃旗息鼓了。

    罢了,等他成功地把女人圈养在身边之后,看谁还敢乱看他的女人。

    现在,且忍着吧。

    罗挽音匆匆忙忙撕下了人皮面具又赶了回来,看到两人还站在外围,而那摊子里的人不少反多,一直围着那里没有离开,不由心生奇怪。

    她走到一大一小身边,感觉有些尴尬,于是看着人群问道:“里面做什么的?”

    男人见她故意不看自己,眼中不由滑过一丝笑意,声音却还是不温不火道:“还不知道,正准备进去看看。”

    罗挽音心里翻了个白眼,他们俩人在这站半天了,竟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感情是这看风景么?

    “走吧,进去看看。”她无奈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