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谁占谁便宜
    男人不语,似是迷茫地看着她。

    罗挽音嗤笑一声,挑着眉戳了一下他受伤的手臂处,道:“凭你的武功,抱着我从假山上完全可以不受伤。”

    所以你这是在使用苦肉计吗?目的是为了占我便宜?

    男人被戳中伤口,轻吸了一口冷气,垂下眼似忍痛说道:“情急之下忘记了。”

    罗挽音狐疑地瞄了他一眼,似是在确定他话里的真假,见他还是那副木讷中稍带委屈的表情,忽然觉得可能是自己多疑了。

    这货本来就失忆了,情急之下忘记自己有武功也不是没可能。

    “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了吧?”她脑子一转,从他身上爬起来,一边哈哈笑说。

    说话间她又不小心绊了一下,又重新扑在男人怀中,看到男人露出疑惑的表情,不由僵住了,有些无语。

    额,她是不是该解释她只是不小心,而不是投怀送抱呢?

    可她刚才还在怀疑人家是在趁机占她便宜,现在风水轮流转,轮到人家质疑了,毕竟他长的也不错,身材也挺好,通过轻薄的衣裳,她还能感觉到对方有好几块硬硬的腹肌……

    男人眼中快速闪过一抹笑意,转瞬即逝,没有给女人抓住的机会。

    他眨了眨眼,不着痕迹地收回绊了一下女人的腿,无辜地问道:“你怎么又扑回来了?”

    罗挽音脸色一僵,干笑道:“我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不好意思哈。”

    说着,她转头看一下究竟是什么东西绊到了自己,却没发现有什么大块能绊住自己的物品。

    忽然,她转头盯着男人,一脸狐疑地问道:“刚才是不是你绊倒我了?”

    男人的眼神比她更加怀疑,“你真的是被绊倒的?”

    罗挽音脸色一黑,有些恼怒,又有些好笑,原来被人怀疑的感觉是这样的……

    不过这么一来,她倒是取消了对他的怀疑,不管刚才自己是怎么绊倒的,但是看男人的样子,不像是他导致的……

    罗挽音若有所思着,男人则享受着温香暖玉在怀的感觉,瞳孔深处倒映着女人绝色出尘的脸,体内一股躁动缓缓升起。

    两人似乎都忘了,他们还处在尴尬的境地上。

    罗小宝抱着小白宠出来,就看到自家娘亲把罗大树压在身下,看样子像是在考虑从哪下手。

    “娘,你要对大树做什么?”罗小宝目瞪口呆地问道。

    罗挽音被他喊了一声回过神来,这才发觉自己还把男人欺压在身下,顿时有些愧疚,她都忘了,这个男人为了保护她背部还受了伤,虽然她完全有能力可以确保自己安然无恙……

    但不管怎么说,总归男人是一番好心,她总不能说人家多管闲事吧……

    她尴尬地从男人身上爬了起来,看到兔崽子还是一副“你想霸王硬上弓”的表情,没好气地说道:“我能对他做什么?!”

    男人暗暗松了口气,虽然美人在怀很满足,但无奈身体太诚实,她再不离开他就要起反应露馅了。

    罗小宝听到娘亲的话,愤愤不平地说:“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能对他做什么,你就会想对他做什么吗?”

    “就算我能对他做什么,我也不会想对他做什么!”罗挽音不耐烦地说道。

    “……”

    男人无奈地听着这两母子的对话,发现早慧地跟个小大人似的罗小宝,还有平时看上去骄傲独立的罗挽音,原来都有这么幼稚的时候,竟然能跟个小孩子似的吵来吵去……

    罗大树受的伤并不致命,需要些许时日就能愈合。

    罗挽音并未暴露异能修复他的身体,所以提出终止陪她训练,让他先养好伤口。

    但是男人并未同意,这些小伤并不算什么,并不能阻挡他和她相处的时间。

    罗挽音本来要坚持,后来经过男人带伤一战,发现自己还是无法胜过他,只好继续训练。

    之后的日子变得格外有规律,罗小宝持续去地下武场报道,他的战斗技能越来越高,受的伤也一次比一次轻,到了后面也基本没有人能轻易伤到他了。

    罗挽音也终于放下了心,不再陪同他一起去地下武场,把晚上和男人练手的训练提到了白天,晚上的时间就用于炼丹上。

    直到初赛的前一天,罗小宝才停止去地下武场的决斗,罗挽音通过训练品级也到达了黄品巅峰,只要寻到机会,随时可以突破橙品了。

    于是他们终于结束了为期半个月的训练,准备迎接比赛的到来。

    罗挽音早就计划好了在这天带罗小宝前去拍卖会,准备把这段时间练出来的丹药拍卖出去,顺便看看有什么适合他的武器拍下来给兔崽子防身。

    男人得知之后当然提出要随行,罗挽音没什么所谓的答应了。

    出发之前,男人略微思索了一会儿,便找罗小宝说悄悄话去了。

    “什么?你要借银子?!”罗小宝一脸不可置信,戒备地看着男人,好像唯恐对方伸手来抢自己的银子。

    男人镇定地点头,“你不用那么防备,我是跟你借。”

    罗小宝“啊呸”了一声,鄙夷地说道:“哼,少坑我,我还不知道你,肯定是有借无还!你上次的银票全给了我,哪来的银子还钱?!”

    “我身上是没钱,但我家里应该不缺钱。”男人有些无奈,真不知罗小宝的亲生爹爹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会遗传给这样爱财的基因……

    罗小宝想了想,暗自点头,也是,看他之前身穿的衣服鞋子似乎样样都是精品,而且他还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龙族之人,据说龙族之人都很有钱……

    “可是,你不是失忆了吗?”罗小宝犹豫地说道,生怕自己借出去的银子会打水漂。

    男人循循善诱,“没错,可是我总有想起来的一天吧。到时候我还你十倍,怎么样?当然了,你借的越多,到时候得到的越多。”

    罗小宝一时之间被银子的符号蒙蔽了理智,竟然点头答应了,甚至立了字据画了押,就这样,他鬼迷心窍地借出去了整整一百万两银子。

    等他把银子交出去之后,就看到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他立马恢复了清醒,跳起来道:“把银子还给我,我不借了!”

    男人脸上表情不变,慢悠悠地把银子放进怀里,薄唇微启,“字据都立了,哪有反悔之理?你放心,待我恢复了记忆,定会如约十倍还你。”

    罗小宝满脸悔恨地看着男人走出视线,心里十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坑爹呀,他怎么会答应借银子给别人呢,要知道,现在这年头,借钱的都是大爷啊……

    当罗挽音得知这件事情之后,“噗”一声真正喷了一口茶水出来,她擦了擦嘴,不可置信地问道:“你说什么?兔崽子真的借了银子给他?”

    “是的,借了整整百万。”喜儿忍着笑说道。

    罗挽音失笑出声,“他不是最精明的么,那么死抠爱财的他,怎么会答应借银子给他?”

    喜儿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罗挽音这才明白是兔崽子入套了。

    她不禁有些啼笑皆非,其实男人说的也没错,如果他恢复了记忆,那么罗小宝铁定是稳赚不赔。

    可问题是,那男人现在是空手套白狼,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恢复记忆,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记忆呢……

    罗挽音好笑地摇摇头,终日打雁,终被雁啄啊,兔崽子这回可是吃了个大亏了,这会儿可不知道躲在哪悔恨呢。

    不过这样一想,看来那男人就算失忆了,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罗挽音脑海里有什么一闪而过,快的让她抓不住,她也没细想,抛到了脑后,问喜儿道:“他人呢?”

    喜儿抿唇笑道:“在他自个儿的房里,现在正在扎小人呢。”

    罗挽音忍笑点点头,出去之时正好看到男人从房中出来,她面色如常地跟他打了声招呼,便要离去。

    没想到男人却拦住她,“去哪儿?”

    罗挽音倪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去收拾你惹出来的烂摊子,话说你要那么多银子干嘛?在我这又不愁吃不愁穿的。”

    “我跟你一起去。”男人面色不改,顿了顿又补了一句,“想看看拍卖会有什么值得买的。”

    罗挽音点点头,她并不介意男人的行为,因为不管兔崽子现在有多后悔,但一开始都是他自愿借给他的,而男人也并没有欺骗罗小宝,一开始就明确告诉了他还钱的数量和时间。

    而她也知道,男人出身应该相当不错,龙族之人也并不差那么点钱,他应该不是那种耍赖不还的人。

    纵然他就是那种人,那一百万两对于她来说也并不多,就当给罗小宝买个教训了。

    看到罗挽音进来,罗小宝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娘。”

    紧接着又看到她身后的男人时,脸色忽然一变,气哼哼地转头不看他了。

    罗挽音忍笑问道:“不是说好去拍卖会吗?怎么还不走?”

    罗小宝偷偷看了一眼男人的表情,露出伤心的表情,眼泪汪汪地说道:“人家今天做了一笔亏本生意,心情不太好,不想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