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发现端倪
    罗小宝咬牙忍着剧痛,跟平时一样跟着娘亲走进房间,等关上门之后终于撑不住身体一歪,眼看就要倒下来时,却被人接了个满怀。

    “我就知道娘亲你会接住人家。”罗小宝吸着冷气,龇牙咧嘴地笑着说道。

    “闭嘴,笑的真难看!”罗挽音没好气地说道。

    她把人放到床上,小心地脱开衣裳,一边用异能修复他的身体,一边教训道:“你别以为有我的异能就可以无所忌惮,若是哪天你玩过头了,让人砍断了手脚,我看你该怎么哭!”

    虽是嘲讽的话,但罗小宝却从里面闻到了关心和心痛的味道,他撒娇道:“就是因为有娘在,我才可以拼全力提高战斗能力呀,放心吧娘,我有分寸,一定不能让自己残疾了,要不然娶不到漂亮媳妇了。”

    看到兔崽子的伤口愈合如初,罗挽音收回手,一边失笑,“怎么,你有目标了?让我猜猜,难道是你前几次去宫里遇到的那几位小公主?还是那天在茶楼里卖艺的孙爷爷的孙女?”

    罗小宝跳进了浴桶,舒服地叹了口气,才转脸无奈地说道:“才不是呢,她们都娇滴滴的,我不喜欢那样的。”

    “那你喜欢哪样的?”罗挽音调笑道,眼神戏谑地落在兔崽子完全还没有发育的身体上,有些啼笑皆非。

    罗小宝认真地思索了下,半响坚定地回答道:“反正不能一天到晚哭哭啼啼的,最好跟娘一样坚强的!”

    “兔崽子!”罗挽音嗤笑一声,随手拍了拍他的头。

    他还小,还不明白,哪个女人不想有为自己遮盖风雨的伞,只是没有依靠,就只能自己坚强了。

    等兔崽子沐浴完,喜儿进来换了水,又让罗挽音也沐浴后,便一起前往院子里的大厅用膳。

    喜儿算准了时间,早已命人布好了膳食,此刻正和罗大树坐在厅里等着两人过来。

    等两人一进门,男人的目光首先便落到了刚沐浴过的女人身上。

    女人此刻的步伐有些慵懒,她的长发早已用内力烘干,显得光泽柔滑。可能是因为刚洗过澡的原因,她一向白皙如玉的脸蛋夹着些许粉色,嘴唇愈加的水嫩,似要滴出血来一般殷红。

    他的心跳不由加快了几拍,又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悸动。

    生怕女人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男人强迫自己转移了视线,落在了她身旁的男孩身上。

    蓦然,他瞳孔一缩。

    又迅速地恢复平静,像什么也没发生一般。

    但他的内心绝对不如外表那么平静。

    他很不可置信,他非常相信自己的眼力,确信自己之前明明看到男孩的脚受了相当严重的伤,正常情况下,他现在不可能走的那么轻松,毫无压力。

    而在此时此刻,他却明确地看到,男孩的脚就跟没事人一样了。

    而他也没有再闻到,那种新鲜血液的腥味……

    纵使内心天翻地覆,但男人却沉默依旧,并没有提出自己的怀疑。

    他明白,不管母子俩人有什么秘密,都没有必要跟自己坦白。

    而他如果贸然提出了自己的疑惑,那么很可能会失去和她们一起生活的资格。

    所以,他只能装作不知。

    但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融入她们的生活,分享她们的秘密,共同创造属于他们的秘密。

    用过晚膳之后,罗挽音和男人走到院子里,开始了例行一日的比武训练。

    这段时间通过和男人的对练,她发现即使男人失忆了,但是那些武功像是刻在了他脑子里一般,一招一式,没有多余的花招,轻而易举就能找到她的弱点,让她输的一败涂地。

    罗挽音明白这个结果虽然很有可能跟她和男人的斗气等级相差太远的缘故,但是也让她醒悟过来,她还是不够强。

    在大陆上来说,可能黄品的高手千万人中难得其一,但是在传说中的龙族秘地,或许等级到达橙品的人都不算稀奇。

    罗挽音又一次躲过男人的攻击,还成功地反击了一下,虽然没有成功击中对方,但是足以让她欣喜了。

    训练了这么多天,这是她唯一一次能在他的进攻中讨得了好,这代表她的实力又进了一步了。

    她舔了舔唇,看着男人兴奋一笑,“再来!”

    男人的目光一暗,落在她红润泛着光泽的唇上,感觉到身上忽然产生了某种反应,他心下一惊,见到女人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这才困难地转移落在她红唇的视线。

    罗挽音一心扑在训练上,确实没有留意到他的异样,她眼中迸发着遇到强者的好胜之心,一心一意地使出全力进攻男人。

    男人眼中滑过一丝赞赏,他早就发现了,罗挽音的一招一式都没有中看不中用的花哨,招招致命,直击要害。

    不像有些爱美的女人,为了招式更好看些,宁愿放弃更有效命中率更高的招式。

    如果此刻她面对的不是赤品的对手,而是橙品等级的对手,她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罗挽音不遗余力地发动斗气,间接闪避男人的攻击,两人过手之间,院子里不少树木都被波及,一颗颗齐根倒了下来。

    最后,两人站在假山边缘处停住了动作,罗挽音白皙的脖间横着一把利剑。

    她气喘吁吁地看着男人,满脸不甘。

    她都用尽全力了,为什么还是没有伤到他丝毫……

    男人看到她不服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柔和,收起了指在她喉间的利剑,想了想,试着安慰道:“你比一般人厉害很多了,跟同级的人对比,稳胜。跟比你高一级的人比,可以一战。”

    罗挽音脸上不显,心中却好受了些。

    她低头看到院子里满地狼藉,而自己身上也早已沾上了不少泥土树叶,干脆直接就地躺了下来,张开双手惬意地休息。

    男人却不觉得她这样的行为有失端庄,只觉得她率性可爱。

    这个看似柔软弱小的一个女人,竟然可以有这么大的爆发力,无论是她的思维能力,亦或者是武力值,都不逊于男人。

    她凭借自己,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自由自在,像风一样让人想要追逐,让她停留。

    对比之下,他觉得外面那些一个个弱柳扶风的女人,实在是让人很厌烦。

    想到这里,他又为自己的想法感觉到好笑。

    难道这就是书上说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吗?

    “你的招式是从哪学的?”男人俯视着地上娇小婀娜的女人,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

    她的招式虽然有效致命,但是却透露着血腥和凶狠之意,每一招仿佛都像,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这样的招式,没有经历过极端血腥残忍的训练,是无法运用的如此娴熟,仿佛刻在她的生命中一般,完全是习惯使然。

    他有些担心,她会不会有一天陷入杀戮和血腥之中,无法自拔。

    “没有人教,自创的。”罗挽音懒懒地说。

    确实是自创的,生活在末世那样的环境当中,每天面对密密麻麻的丧尸,为了保障自己的生命,每个人都务必让自己一刀砍断丧尸的脖子,不容有误,否则自己很有可能被丧尸吞食成渣。

    这样的生活长期下来,她早已练就一刀夺命的技能。

    男人不说话了,他猜测女人可能在什么时候经历过相当残酷的事情,需要自己以命相搏才能获得一线生机。

    可是他又想不明白,生活在高墙大院里的相府千金,在什么情况下会面对那样的情景?

    不管他心中如何猜疑,他都明白,女人不可能把自己的秘密暴露给他。

    此刻他只能按捺自己的心疼,控制自己不去拥抱她,告诉她以后有他会保护她……

    罗挽音眼光流转,发现男人目光复杂难明地看着自己,奇怪地说道:“你看着我干嘛?”

    男人摇了摇头。

    “训练结束了,你要么就回去洗个澡,要么就坐一旁别挡到我的视线。”罗挽音无奈,这个人就像木头疙瘩一样,推一下动一下,呆呆木木的。

    明明六年前强迫她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呀,难道失忆了还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此时的她忘了,世界上有一个词,叫做本性难移,还有一句话,叫做扮猪吃老虎。

    男人略微思索了下,觉得躺在女人身边一起感受凉风和欣赏一下月光是个不错的增进感情方式,于是点了点头,正要行动时忽然脸色一变。

    罗挽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一把抱住,紧紧地箍在怀中,紧接着伴随一声断裂声,她感觉到一阵失重感,她和男人一起往下掉落着。

    等到风声停顿,伴随着一声闷响,罗挽音知道自己已经安全落地。

    她没有丝毫受伤,因为男人用自己的身体承接着她,他的背部却狠狠着地,刚才那一声闷响也是男人发出的吸气声。

    男人的半响没有动作,看来背部伤的不轻,左手手臂处也被石块割开了个大口,此刻正泊泊流血。

    罗挽音没有动作,趴在男人身上,俯视着男人有些苍白的脸。

    良久,她勾唇,似笑非笑地说道:“我说,你该不是喜欢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