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谣言不攻自破
    罗挽音在一旁也忍不住勾起嘴角,控制自己不要笑出声来。

    她早就听到他们在聊天,不过没当回事,她那点破事儿,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所以压根没什么好在乎的。

    简单安顿下来之后,罗挽音便领着儿子参观新地图去了。

    毕竟是御赐的府邸,这里的一物一景都精致非凡,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错落有致。

    整座府邸除了正厅之外,一共有三个后院,主院最为宽敞,有五间厢房,一个大厅和一个厨房。

    其他二个小院子俱是三室一厅一厨。

    因为人少,只有喜儿、罗大树还有罗挽音母子,所以几人都住在主院,一人占据一间房间。

    只不过罗小宝总是三天二头跑到他娘的房间里,理所当然地霸占半边床。

    入住府邸的第二天,皇上和婉妃又派人送来了不少礼物,这回儿则是宫里的公公穿着太监服,指挥着一应侍卫抬着礼物送进来的。

    这下子外头又传开了,原来罗挽音不是被赶出相府的,而是被皇上认为义女,封为郡主了。

    看到皇上对这个新封的郡主这么看重,还赐了这么大一座府邸给她,百姓们这下再也不敢瞎议论了。

    事实上也没什么好议论的了,封为郡主,这是多大的荣耀啊,也不知道究竟是从哪传出来的谣言,竟然如此败坏她的名声。

    甚至还有不少长的还凑合的男人,在暗自谋划着,是不是该寻个机会和天音郡主“见”上一面,没准儿被她看重了还能捞个驸马爷当……

    谣言不攻自破,当罗挽音得知这件事情时,事情都已经落幕了。

    罗小宝在一旁偷笑,“娘,你知道外头现在有多少人上赶着当我后爹吗?”

    喜儿也兴奋地起哄道:“是啊,小姐,你留意一下有没有合适的,干脆趁机会找个驸马爷吧!”

    罗大树在一旁黑了脸色,你们都瞎了眼吗,没看到站在旁边就有个合适的?

    他屏住了呼吸,认真地等待某人的答复,生怕她真的一时松口答应了。

    罗挽音看着两人起劲了,不由啼笑皆非,“得了,你们两个少瞎操心了。罗小宝,假已经放完了,从明儿起你得每天去地下武场报道,尽快增强实力。喜儿,府里太空旷了,你负责去招一些靠谱的丫鬟和护卫过来,薪饷别省,人靠谱就行。”

    “知道了,娘亲。”

    “知道了,小姐。”

    喜儿和罗小宝异口同声地答应,见到罗挽音无奈摇头,又偷偷挤眉弄眼对眼神。

    罗挽音决定不去理那两个二货,看向一旁沉默的男人,却微微一挑眉,如果没看错的话,刚才他似乎松了一口气?

    罗大树见到她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忙敛了神色,问道:“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罗挽音轻笑一声,“放心,根据我们的交易来说,你应该算是我的客人,所以你平时只要吃好睡好就行,至于别的事情,你都不用操心。”

    罗大树沉默了一下,“没事,反正我也没事干,有什么事可以随意吩咐我。”

    他喜欢和她们为了一件事情共同努力,尽量去参与她们的生活,那样会让他有有一种他也是这个家中的一份子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美好,让他舍不得远离。

    罗挽音看到他眼中的坚持,莫名地感觉到他应该说的是真的。

    既然这样,她想了想,说道:“马上就要开始比赛了,我看不透你的斗气等级,但是你锦袋里的晶核是红色的,这代表你的斗气等级应该是赤品,正好可以陪我练手。”

    陪她练手可以制造两人独处时间,男人当然不会拒绝,只是他微微挑眉,疑惑地问道:“好,但是我等级比你高,为什么我看不透你的等级呢?”

    按道理说,修为高的人是可以看出比他修为低的人的斗气品阶的。

    “哦,这是因为身上有个宝物,可以蒙混武者的眼睛。”罗挽音笑眯眯地说道。

    她当然不会告诉他,她是穿越过来的,有金手指不奇怪啦。

    男人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没有开口提出要看看她的宝物。

    人都有好奇心,他也有,但是他不想让她误认为自己对她的宝物有意图。

    当然,就算他说要看,罗挽音一时之间也拿不出来,因为那只是她随口说的借口。

    毕竟男人之于她,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她不可能把他当成罗小宝一样相信。

    安顿下来之后,紧接而来的训练便各自开始认真地执行了。

    罗小宝每天坚持都去地下武场决斗十场,虽然每次回来都带着一身伤痕累累让娘亲治愈,全身都筋疲力尽,但是精神却是越来越兴奋。

    今天的伤尤其严重,最后两场的对手分别是两个双胞胎兄弟,第九场的是弟弟,最后一场对上的是哥哥。

    因为那弟弟不顾死活,绝尽全力想要杀死他赢得胜利,所以罗小宝也没有留情,尽管大腿被狠狠砍了一刀,但他终究赢得了胜利,并且以一还十,在他腿上砍了近十刀,几乎废了他那两条腿。

    最后对上他哥哥时,那男人眼中充满了杀意和血腥,狰狞地看着他沙哑地威胁道:“你废了我弟弟的腿,我要你的命来偿还!”

    罗小宝拖着个伤腿,却满脸兴奋,舔了舔脸上的血笑道:“你来呀,如果你杀不了我,那么我可就要杀了你了。”

    这一战罗小宝拼尽全力,身体很痛,但是精神异常亢奋。

    两人都是拼着你死我活去的战斗,带动了底下观众的热情,全都情绪高涨地喊着加油,使劲揍他……

    这一场战斗维持了很久,胜负才终于出来。

    罗小宝拔出插在男人胸口的匕首,踢了踢地上的尸体,听着主持人宣布自己胜利的声音,轻哼了一声,“想杀了我,没那么容易,这段时间我可不是在这里白混的。”

    罗小宝拖着伤腿一瘸一拐地下台走向罗挽音,顺利地得到娘亲的心疼拥抱一个,他照例缩在她怀中偷偷感受着难得的温暖,但在走出地下武场时,却感觉到自己被轻轻地放了下来,但是受伤的那边腿的位置,却被不经意地支撑着。

    他刚站稳,就听到娘亲问道:“你怎么来了?”

    他顺着声音看过去,见到罗大树正朝她们走了过来,低沉地说道:“我见你们今天比平常晚一些,有些担心,所以过来看看。”

    罗挽音有些无语,你知道你来的不凑巧吗?平常都不来,今个儿兔崽子伤的比较严重,你倒是来了,她到底是不是天生和他犯冲啊?

    前段时间她担心罗小宝出事,都是陪着他一起来的,等他战斗结束她再在马车帮他把伤口治愈好,之后再回郡主府。

    而这一次男人的到来,让她有些纠结。

    万一他看到罗小宝受伤了,结果第二天又活蹦乱跳地跑到地下武场决斗了,那该怎么自圆其说?

    男人敏锐地发觉到女人似乎有些不欢迎他的到来,沉默了一下,说道:“我还有事,你们先回去吧,我晚点再回去。”

    罗挽音:“……”

    这不是明晃晃地告诉她,他看出了她的不欢迎么?

    罗挽音顿了一下,还未想好该怎么应付这种情况,就见到罗小宝笑嘻嘻地伸出手,歪着脑袋笑道:“大树,我累了,不如你抱我回去吧。”

    男人有些讶异,紧接着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这是男孩第一次要求他抱,这是不是代表男孩开始接纳他,他有机会当他的后爹了?

    他速度极快地把他抱了起来,像是生怕他反悔一般,待闻到他身上的味道之后,脸色变了变,“你受伤了?”

    “没有,”罗小宝若无其事地答道,“这都是对手身上的血液。”

    男人闻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却没再说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武力值高的原因,他的五感也比别人强大很多,现在他就能感觉到,男孩身上虽然沾有别人的血液,但那些都是凝固了的血。

    而现在,他的嗅觉正闻到,一股新鲜的血腥味正泊泊地散发在空气中……

    男人不着痕迹地避开可能有伤的部位,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到马车上,等一脸无语的罗挽音也上来之后,便让马夫赶紧启程回府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她们母子要掩饰男孩的伤,但是既然她们不想让他知道,那么他也可以装作没发现。

    等马车到了郡主府,男人再次小心地抱起男孩下了马车往里边走去。

    罗挽音看了看自己空无一物的手,叹了口气。

    这莫名的失落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抱兔崽子抱上瘾了?

    因为每次罗小宝回来都是一身沾血的衣裳,所以喜儿也习惯了每次让人备好热水等他回来沐浴。

    这会儿她正站在院子门口张望,嘀咕着今个儿怎么还不回来,就见到罗大树正抱着人往这边来了。

    她赶紧迎了上去,“小少爷,你可回来啦,再不回来水都要冷了。来来来,赶紧进去换衣裳沐浴去。”

    男人接到男孩的示意,不着痕迹地避开受伤的部位,小心地把人放在了地上,看到男孩若无其事地走进房里,眼中不由一暗。

    即使男孩掩饰的再好,以他的眼力,终究发现了男孩走路时的不对劲,他的右腿,似乎伤的不轻,走路都尽量控制住了,还是微微有些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