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渣男终于醒悟
    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京城里人人都在相传,相府大小姐罗挽音为了个野男人和相府恩断义绝,非但要和亲生爹爹断绝关系,还要搬出相府和男人孤男寡女地同居。

    据说连房子都找好了,今日就要搬过去了。

    百姓们听闻这个消息都在津津乐道,大多数人都是抱着嘲讽和厌恶的目光鄙夷地议论。

    “早说过长的好看的女人都是骚货了,看吧,果然没良心,连养她的爹爹都不要了,跟个野男人走了。”

    “就是啊,真不要脸!自己不在意名节,还连累了相府那两个未出阁的小姐……”

    “相爷摊上了这样的女儿也真是可怜,估计头发都被气白了……”

    “哎,年纪轻轻就弄出了个野种不说,现在又要为了野男人离开相府,她就应该浸猪笼!”

    “……”

    当谣言穿到尉迟杨耳边时,他正提着笔练字,这段时间因为罗挽音的退婚,他莫名地感觉烦躁,此刻正希望通过练书法来静下自己的心。

    听到随从李夏的报信,他愕然了一下,不可置信地问道:“你再说一遍,她怎么了?”

    李夏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犹豫着说道:“外面在传罗小姐为了野男人和相爷断绝了关系,今个儿就要搬离相府了……”

    “啪”一声,尉迟杨手中的毛笔断成了两截。

    李夏看到自家王爷难看的脸色之后自觉地闭上了嘴,心中暗暗后悔,早知道听到外面那群丫鬟八卦这件事情的时候,就不要去打听了。

    打听了也就算了,就当满足一下自己好奇心就得了,为什么自己还那么嘴欠的把这件事情告诉王爷呢……

    这下好了,王爷看样子好像气的不轻,万一怪罪到自己头上可怎么办……

    “你出去,让我冷静一下。”尉迟杨闭了闭眼,轻轻呼出一口气说道。

    李夏闻言赶紧退了出去,暗中庆幸,谢天谢地王爷没有迁怒……

    尉迟杨随手把断掉的毛笔扔在一旁,烦躁地在书房走来走去,脑海中尽是罗挽音从前的一笑一颦。

    曾经说好的幸福,嫁给他,生儿育女,为他当个贤内助……

    六年前他推开她,本就是痛苦之下做错的决定,可直到她回来,哪怕她说的再难听,他也一直相信,她心中还是有他的……

    可到如今,他忽然有种感觉,她真真切切地不属于他了。

    尉迟杨越想越烦乱,忽然伸手把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全都扫在了地上。

    宣纸笔墨渲染了一地,他看着杂乱的书房,重重地喘着气。

    半响,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一片坚定,对着门喊道:“李夏,进来!”

    李夏早已听到了书房里噼里啪啦的响声,正心肝颤抖着,就听到主子叫他进去了。

    他苦着脸瞪着书房的门,想到主子还在里面等着,又马上收了表情一副恭敬的样子进去,“王爷,有什么吩咐?”

    “她搬到哪去了?”尉迟杨垂着眼。

    “啊?”李夏呆了呆,没反应过来。

    尉迟杨不耐烦地抬起眼重复一遍:“我是说,罗挽音搬到哪去了?”

    “这个……奴才也不知道,不过现在外边到处都在传,待奴才去随便问一问就知道了。”李夏小心地说道。

    尉迟杨闻言更烦躁了,挥了挥手道:“你赶紧去问了,回来告诉我。”

    等李夏问到了地址回来禀报后,尉迟杨换掉沾上笔墨的外衣,命人重新拿来一件墨绿色的衣裳。

    李夏看着主子换上衣裳,不由问道:“主子,你这是要去哪儿?”

    尉迟杨动作了顿了一下,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在李夏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低声开口了。

    “我要去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眼见为实,他想亲眼看看,她是不是真的不再在意他……

    尉迟杨为罗挽音设想过很多借口,比如她是不是有苦衷的,比如说她是被罗庸赶出相府的,比如说她又是被嫡母陷害了……

    可是当他来到她的新府邸,看到那个和她儿子长的极度相像的男人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原来她真的不爱他了,原来她不是欲情故纵,原来他真的在六年前就失去了她……

    尉迟杨站在角落里,只觉得浑身发冷。

    那寒意,从心里一点点地往外渗透,直到整个人都被冻住了。

    直到此刻,他才忽然发现,原来她早已入驻在自己心里,她远比自己想象中的更重要。

    他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会嫉妒的发狂,会想忍不住上前把那男人杀了。

    可是他不能。

    他没资格。

    六年前,是他自己亲手把她推开,他在她最无助最脆弱的时候,狠狠地给了她一棒槌。

    直到此刻,失去她之后,他终于开始反省,原来他早就错了。

    一步错,步步错,即使他现在后悔了,也无济于事了。

    他再傻也看的出来,那是罗小宝的亲生父亲,他们一家三口,哪有他的插足之地?

    尉迟杨忽然觉得好绝望,但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驱散这股情绪,只能站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她,眼神悔恨。

    “哎哎哎,这个箱子小心点,里面装的都是比较贵重的东西,还有你们,你们那边动作快一点……”喜儿正指挥着下人搬运行李,忽然眼角瞥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不由一愣。

    转头看去,见到果然是那个人。

    她赶紧走到小姐身边,低声说道:“小姐,裕亲王来了。”

    罗挽音眉毛一挑,瞥了眼角落里的男人就收回目光说道:“别管他,赶紧把东西收拾好,咱们再出去吃顿好的。”

    喜儿窃窃地说道:“不对啊,小姐,我看他那眼神不对,看着很难受似的。难不成他后悔当初抛弃你了,现在眼巴巴地跑过来偷看你……”

    罗挽音翻了个白眼,戏谑道:“你管他难受不难受呢,难不成你看上他心疼了?没事,等本郡主去求婉妃娘娘,给你们俩赐个婚,满足你的小心愿,咋样?”

    她才懒得管那渣男后悔不后悔呢,反正他别来打扰她的生活就行。

    喜儿跺了跺脚,恼怒地说道:“小姐你别胡说,谁看上他了?!”

    罗挽音笑嘻嘻地说道:“不是就好,他就是个渣男,喜欢他没前途的。等以后我看到优质男人,再撮合你们。”

    “小姐你最讨厌了!”喜儿嗔道,两人笑闹成一团。

    罗大树耳力好,听到两人的对话抿了抿唇,顺着喜儿的目光看向角落里的男人,心中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像是有点生气,又有点酸酸的感觉……

    正当他疑惑自己产生的新奇感觉时,一旁的罗小宝发现了他在发呆,于是走过来好奇地问道:“大树,你在看什么?”

    他顺着大树的目光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罗大树回过神来,发现角落里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他迟疑片刻,忍不住问道:“裕亲王是谁?”

    罗小宝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又瞅了瞅没人的角落,恍然说道:“他刚才来过了么?”

    罗大树低低地应了一声,又问了一遍,“他是谁?”

    罗小宝贼笑一下,“你想问的是他和我娘什么关系吧?”

    罗大树想了想,从怀里拿出他的锦袋,那是罗挽音勒令儿子还给他的,里面还有银票和银子。

    他把所有的银票抽了出来,递了过去,抿唇说道:“给你。”

    “看在你这么爽快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罗小宝笑眯眯地接了过来,真好,可爱的银子又回到他身边了。

    罗大树看着罗小宝小心翼翼地把银票碾平,仔细地收进荷包里,心中暗自决定,一定要想办法多赚点银子,这样就好收买他得到他娘的信息了……

    罗小宝收好银票,看到罗大树用眼神无声地催促他,撇了撇嘴开口道:“他是我娘的未婚夫。”

    罗大树瞳孔一缩,还未反应过来又听到罗小宝补了一句,“已经解除婚约了。”

    他下意识地松了口气,又疑惑地摸了摸胸口,为什么他总能感觉到一些新鲜奇异的感觉……

    罗小宝摸摸怀里小白宠的头,毫不在意地说道:“六年前我娘被人陷害失了清白,又被刚才那个男人抛弃,最后被赶到江南生下了我。”

    “这么说……我确实不是你爹?”罗大树有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罗小宝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怎么可能是我爹?我爹爹是个人渣啊,欺负了我娘就跑了,把我娘害得那么惨不说,还让我从小没爹疼,你想做那个人渣啊?”

    说完,他歪着头笑的无辜。

    罗大树眼中的光芒沉寂了下去,良久,又忽然亮了起来,看向罗小宝道:“那你就当没有他这个爹,以后他来认你你也不要认他,我来做你爹,怎么样?”

    想了想,他补充道:“以后我赚的钱,五成给你娘,三成给你。”

    剩下的二成他要留着给她们母子买礼物。

    罗小宝惊愕地看着他,默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一边拭去眼角笑出的眼泪,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好,一定不认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