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封郡主赐府邸
    “你来了,坐吧。”罗庸收起脸上的迷茫,率先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

    不知道为何,他忽然感到有些疲惫了。这些年来追名逐利,他渐渐忘了最初的目标和快乐。

    本来支使他努力往上爬的初衷是因为原配妻子,他想让她得到更好的生活,可以活的更快乐幸福。

    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的方向渐渐迷失,沉浸在追逐名利当中,最终失去了曾经的挚爱,曾经温柔可爱的大女儿也变得如此锋芒毕露。

    罗挽音有些讶异,她本来以为面对的会是罗庸的怒火和质问呢,没想到他竟然还会平和地让自己坐下谈。

    她耸了耸肩,依言坐了下来,想要听听他怎么说。

    罗庸复杂地看着她,开口问道:“听说你带了个男人回来?”

    “嗯,是啊,”罗挽音笑了笑,“有问题吗?”

    罗庸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听说他和小宝长的很像,他是孩子的父亲么?”

    “不是,长的像而已,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觉得有缘把他带回来啊。”罗挽音言笑晏晏。

    她并不喜欢撒谎,但是为了避免麻烦,她并不在乎撒谎。

    罗小宝是她的儿子,她不希望多生事端,让别人有机会把他从身边夺走。

    “既然不是,那就把他送走吧,给他一笔钱,找个稳当的住处,算是仁至义尽了。”罗庸说道。

    罗挽音摇了摇头,慢悠悠地说道:“他对我有用,我得留着他。”

    罗庸本来沉寂下去的火苗又扑腾一下燃烧起来了,他压着火气说道:“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你的名声本来就不好,失贞又带着个孩子,要想嫁出去本来就难,如今你还要往自己身上泼脏水,你到底还想不想做人了?!”

    罗挽音脸色不变,戏谑地看着他道:“你究竟是担心我嫁不出去,还是担心相府的名声啊?”

    罗庸脸色一僵,“你是相府的大小姐,你的名声跟相府的名声有不可切割的关系。”

    罗挽音恍然大悟,“说到底担心的还是相府的名声嘛,这样好了,我来你替你分忧,省得你总觉得我这个女儿没有一点孝心,尽干让你生气的事情。”

    罗庸的脸色好看了些,也软了声音道:“你知道错了就好,赶紧让他离开相府,在家好好练习女红,爹会帮你找个好人家嫁出去的。”

    罗挽音笑眯眯地说道:“这就不用爹爹你费心了,我打算搬出相府去。”

    罗庸惊愕地看着她,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搬出去住?”

    罗挽音点头,漫不经心地说道:“是啊,爹爹你不是担心我败坏了相府的名声么,我搬出去跟相府一刀两断,这样就不会连累相府了。”

    “不行!我不同意!你说你像什么话?一个姑娘家竟然为了个男人就要搬出相府去住,你到底有没有廉耻心?!”罗庸怒不可遏,他发现这女儿是越来越不听话了,做的事情也一件又一件让他丢脸,为什么她就没有遗传到她娘亲温婉的性格呢。

    “我只是通知你一声,并不需要你的同意,”罗挽音淡淡一笑,“而且只要我搬出去了,不管有没有廉耻心,都和你没关系了。”

    罗庸气的肺都要炸了,前一刻对这个女儿忽然兴起的一丝歉疚和怜惜早已被他丢到了脑后,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狠狠地甩一巴掌给这个不肖女,再把她关在房里禁足,让她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早已明白,这个大女儿根本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了。

    如果可以,他倒是希望她滚的远远的,不要再来碍自己的视线,但是如今他哪怕舍下脸,也不能让她离开。

    婉妃在后宫是越来越受宠了,只要能巴结好她,自己的仕途说不定可以更进一步。

    为此,哪怕他现在怒火冲天,也只能咽下这口气,尽量压着怒气问道:“你一去江南好几年,如今好不容易回到家来,为什么又要离开?是不是你母亲对你不好,还是和诺柔诺西相处的不融洽?如果你真的喜欢那个男人,爹也可以退一步,让他留在相府。有什么委屈你尽管跟我说,爹爹会为你做主的。”

    罗挽音怎么可能不明白他的算计,懒洋洋地说道:“我已经通知过你了,顶多再过几天,我就会搬出去了。”

    罗庸见她执意要搬出去,语气终于冷了下来,不耐烦地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你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在外面要怎么生活,还是你打算指望你带回来的那个男人养活你?我告诉你,你要是搬出去了,你就不再是相府的大小姐,相府的一分钱你都别想带走,你自己考虑清楚!”

    罗挽音勾唇笑道,“这就不用爹爹你操心了,相府的东西我不稀罕,你不用担心我拿走一丝一毫。既然说定了,那我就先走了哈,明儿个还得进宫跟婉妃娘娘说一声,省得她以后还来相府找人。”

    罗庸脸色铁青地看着她潇洒离开,好啊,既然她这么长本事,那他倒要看看,离开了相府,失去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她要怎么活下去!

    第二天罗挽音带着儿子进宫面见婉妃,跟她说明了自己要离开相府的事情,并且告之她和小宝要参加比赛,可能没时间进宫看她的事情。

    婉妃听后,虽然很不舍,但还是赞同她们母子搬出去。

    有那样的爹爹和嫡母姊妹,估计在相府也过的也不怎么样,还不如痛快点搬出去。只是她担心她们母子搬出去之后,两人怎么维持生计。

    罗挽音让她不用担心,跟她说了自己在江南有点小生意,足够她们母子花费几辈子了。

    婉妃听了稍微松了一口气,想了想又还是不放心,脑子一转,突然萌生了一种想法,便小心地提了出来。

    罗挽音听了之后明显一愣,“认我做义女?”

    婉妃点点头,目光柔和地看着她说道:“是啊,你也知道我膝下无子女,我是真心想要你做我的女儿。”

    罗挽音奇怪地问道:“皇上会同意吗?”

    一般来说,后宫嫔妃都不会随意认义子义女,如果要认,是必须要皇上首肯的。

    因为一旦认下了,那么这人的身份也立马从平民变成皇族了。

    婉妃的表情有一片刻的冷凝,她沉默了下,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瞒你,几年前我曾经是怀有一子的,只是后来受了其他嫔妃诬陷我与侍卫有染,导致皇上猜疑我肚子里究竟是不是他的孩子,后来经过一次激烈的争执,他失手推了我一把……”

    回忆起往事,婉妃怅然地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痛惜和愧疚,“可怜我那还没出生的孩子,就这么夭折了……当时因为月份大了,损伤了我的身体,御医说我恐怕再难有孕。皇上愧疚之下,终究查出我是被诬陷的,也因此对我越发怜惜,自此我的地位便扶摇直上,一跃成为皇上最宠爱的婉妃。可惜……再怎么受宠,也换不回来我的孩子……”

    罗挽音垂下眼睑,不忍心看婉妃那张痛苦伤心的脸,她能感同身受,因为她完全不敢想像,失去了罗小宝,她会不会崩溃疯狂。

    婉妃看到罗挽音的表情,忙收起表情,若无其事地笑道:“你别想那么多,过去那么久了,我早已不难过了。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有孩子了,所以,如果你不嫌弃,我想认下你这个义女了。”

    “如果皇上没有意见,挽音自然是乐意的。”罗挽音倒是无所谓,她能感觉出来,婉妃是真心待她和兔崽子好的。

    “那就成了,我回头就让皇上写了圣旨,让人送去相府。”婉妃欣喜地说道。

    至于皇上肯不肯答应,这事儿压根不难。

    皇上一直对她心存愧疚,而她只要回忆回忆往事,再露出几分伤心欲绝,这事就十有**会成。

    第二天皇上果然派了公公来相府宣旨,认了罗挽音为义女,封为天音郡主,并赐郡主府邸一座。

    等公公宣布完圣旨后,相府这一大家子人都傻眼了。

    梁秋怡母女们是羡慕嫉妒恨,看向罗挽音的目光简直跟刀子似的。

    罗庸则是五味杂陈,他本还想等罗挽音在外头吃了苦,之后就会回到相府乖乖听话,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皇上竟然会收了她当义女,还赐了宅子给她住……

    罗挽音可不管别人怎么想,听到一旁来道喜的李公公说婉妃一早让人把郡主府收拾干净,可以随时入住之后,决定马上收拾行李入住她的新府邸。

    梁诺柔眼神恶毒地看着她离开,忽然阴险一笑,唤来一个下人,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一阵,那人一边听一边点头,迅速地离开了。

    罗挽音的院子里,喜儿满脸兴奋滴收拾着行李,一边整理还一边嘀咕:“这个是相府的,咱们不要,这个是我们自己买的,要带走……嗯,这个也是我们自己的,带走……”

    罗挽音在一旁很无语,“喜儿,不是说了吗?那些不值钱又重的玩意儿咱们就不要了,去了郡主府重新买过就是了。”

    喜儿把眼睛一瞪,“不行,这些东西当初可花了不少钱,咱们不要了,就便宜那几位了!”

    罗小宝在一旁抱着小白宠,一边整理他的小金库一边附和道:“就是就是,不能那么浪费,都是要银子买的!”

    罗挽音没辙,只好任由他们折腾了。

    此时她还不知道,外面早已掀起轩然大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