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失忆的男人
    出了大门,罗挽音瞥了一眼窃笑的兔崽子,“你做了什么?”

    罗小宝马上正了脸色,无辜地说道:“没有什么啊。”

    罗挽音不说话,眯起眼睛看着他。

    片刻之后罗小宝投降了,嘟着嘴说道:“娘说的是你不跟他们计较,又没有说我也不跟他们计较。我就是让小白偷偷去把他们的钱给吞掉,让他们尝尝身无分文的滋味而已。谁让他们贪财不说,竟然还敢贩卖人口,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以后就要变本加厉了……”

    罗挽音心中好笑,兔崽子借机宰人也说的义正言辞的,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

    罗挽音去的目的地正是青衿楼,她打算找老板花点钱把那男人赎出来。

    多简单的一件事啊,顶多是有可能那男人长得好看,老板多要点赎金罢了。

    可万万没想到,她去到那里赎人的结果是,老板告诉她人被转卖了。

    这下不说罗小宝,连她都傻眼了。

    靠,这男人是不是命运多舛啊,第一次见面他中毒拿她当解药,第二次见面他受伤被她治愈,现在更死,失忆了被卖了不说,竟然还被转卖了……

    罗挽音深呼吸一口气,咬牙问道:“你们把人卖到哪去了?”

    青衿楼的老板混迹江湖多年,自然眼睛毒的很,一眼就能看的出来哪些人是不能惹的。

    比如眼前这个咬牙切齿的女人,人虽然妖娆美丽,但通常美丽的东西都伴有剧毒,他从她眼中可以看出来血腥和狠戾之气,所以他并不敢大意对待她。

    此刻听到她的问话,他很干脆地回答了实话,“地下武场。”

    罗挽音脸色很不好,再怎么样她也不希望自己花费心思用异能救回来的人,就这样像畜生一样变来卖去。

    把一个失忆的人卖到地下武场去送死,怎么说都让她有点愤怒。

    更何况,这人毕竟是兔崽子的亲生父亲,她能理解儿子对他没有太多感情,但是与生俱来的血缘关系,让儿子没办法看着他受到那么多侮辱而无动于衷……

    她蹙了蹙眉,又忽然想起今日离开之时自己看到的那个人,当下有些无语,原来那个奴隶当真是他……

    一旁的罗小宝闻言眼中却闪过一丝冷意,地下武场有多残酷他今天已经体会过了,这些人竟然把失忆的他卖到那里去了……

    青衿楼的老板见到罗挽音的脸色难看,马上就明白那个人可能对她来说毕竟重要。

    而此刻护卫又告诉他这女人是个高手,至少楼里的人加起来都打不过她,于是他马上做了决定,恭敬地说道:“这位姑娘,我是做生意的,有人卖货我自然会收货,并且在下并不知道他对您的重要性,对此我感到非常抱歉。但好在,在下与地下武场的负责人有几分交情可讲,虽说不能毫无代价就把人赎回来。但是,花费点银子还是可以办到的,这笔花费就由我青衿楼负责,权当替姑娘赔罪了,你看如何?”

    罗挽音明白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凡事都得先把人弄回来再说,为了以防再出变故,她没有迟疑地点头答应了。

    在青衿楼老板的带领下,几人即刻出发往地下武场而去。

    到了地下武场,果然如青衿楼老板所说,他和地下武场的负责人有些交情,那人很爽快地答应放人,不过很是遗憾地说道:“武场难得来了个能打的好货色,真是可惜了。”

    罗挽音听到这话倒是挑了挑眉,想起上午的时候,那男人似乎也是胜利了。

    只不过那男人不是失忆了么,怎么还会记得自己的招式和武功……

    难道说他并没有完全彻底失忆,只要通过引导就能唤醒他的记忆?

    罗挽音带着儿子一边思索,一边跟着人前往奴隶的休息处。

    到了奴隶的休息处之后,她有些沉默,所谓的休息处原来就是一个大笼子,把所有奴隶关在一处,有些手上拿着馒头浑身紧绷满脸防备,有些则用饥饿算计的眼神看着那些奴隶手中的馒头。

    看来就算有些奴隶赢得了决斗,得到了食物之后,也不一定能保得住它。因为食物只有一份,而虎视眈眈的狼却有一群。

    罗小宝看着眼前的场景,敛下眉目,遮挡住眼中的神色。

    等罗挽音他们找到人时,他正坐在角落里,身上略带伤痕,正沉默地咬着手中松软的馒头。

    罗挽音微微有些惊讶,别的奴隶手中的馒头或多或少都沾上了些许血迹,那是由于别的奴隶上来抢夺馒头引发的血战时沾上的,而男人手中的馒头却干净洁白,丝毫血迹都没有沾上。

    由此可以看出,这个男人就算失忆了,也不是个好惹的角色,那他又是为什么,那么轻易地被卖到这里当奴隶呢?

    她带着罗小宝走到男人面前,待男人沉默的眼神落在她身上之后,才俯视他道:“跟我走。”

    男人看着她那张漂亮到炫目的脸片刻,又看了一眼罗小宝,默然了一下,点头道:“好。”

    罗挽音被他的干脆给惊讶了下,但也没说什么,勾了勾唇示意他站起来跟着她走人。

    青衿楼的老板正在武场门口等着她,看到她领了人出来暗暗松了口气,笑着迎了上来道:“人既然已经找到了,在下也就放心了,不知姑娘还有什么需要吩咐的?”

    罗挽音听懂了他的暗示,点了点头说道:“行吧,今天的事情毕竟要多谢你,不然我还要费一些周折。”

    这意思就是两清了,她不会再去找青衿楼的麻烦。

    地下武场的规矩是进了武场的奴隶,终生就是武场的奴隶,拒不赎人。如果今天不是青衿楼的老板帮忙,她确实是要费一番周折才能把人弄出来。

    青衿楼的老板松了口气,笑道:“如此,在下便先行离开了,姑娘请自便。”

    罗挽音把人带回了相府,看到他一身沾血的衣裳忍不住蹙眉,于是让人去准备崭新的一套衣衫给他,又命人备好了热水,让他先去沐浴把自己洗干净再说。

    等男人把自己收拾干净走进厅里来的时候,看到桌子上已经备好的丰富并且热腾腾的饭菜,旁边坐着一大一小的女人和男孩,此刻那漂亮的女人正懒洋洋地看着他。

    他疑惑地摸着自己的心口,不明白刚才那个位置怎么会有些发热,而且心跳似乎还快了几拍……

    他不知道,有些事情,就算是失忆了,也是与生俱来的。

    比如,温暖和心动。

    罗挽音看到他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眼神却有些放空,不由滑落一排黑线,道:“愣在那里干嘛?过来吃饭。”

    男人回过神来,沉默地坐下。

    见到人到齐了,罗挽音便示意可以开动了。

    罗挽音从来不设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所以罗小宝在扒了几口饭之后,滴溜着眼珠好奇地问道:“你真的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

    “不记得了。”男人咽下口中的饭食,才回答道。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正常的饭菜了,在地下武场吃的都是馒头,但就算是这样,他吃饭的动作依然是优雅和赏心悦目的。

    “那你为什么愿意跟着我们回来呀?”罗小宝感兴趣地问道。

    男人目光奇怪地看了一眼小男孩,答道:“你是我儿子,她是我娘子,我为什么不和你们走呀?”

    噗——

    罗挽音当时感觉口干,正好喝了一口茶水,闻言差点把水给喷了出来,好不容易把水咽了下去,却不小心呛到了。

    她一边咳嗽一边不可置信地看着男人问道:“咳咳……谁告诉你他是你儿子我是你娘子了?”

    男人理所当然地说道:“他和我长的如此相像,肯定是我儿子啊,你是他娘亲,那就是我娘子了。”

    罗挽音眼中升起一股燃烧的火焰,咬牙切齿地说道:“三千世界,长相相似的人多了去了。我不知道你怎么得出的荒谬结论,但是你从现在开始给我记清楚了,罗小宝是我儿子,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跟你也不是夫妻关系。如果你还想留在这里,那就牢牢地记住这点!”

    靠,这个男人第一次见面就夺了她的清白,第二次见面又让她劳心劳力地救人,第三次见面就想抢她儿子,她是不是跟他犯冲啊?!

    一时之间,罗挽音有些怀疑自己把人给带回来,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了……

    男人闻言疑惑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女人不愿意承认和他的关系,难道是因为他失忆了,忘记了她们母子,所以她生气了吗?

    想到这里,他默然片刻,抬头认真地说道:“你放心,我会尽快想起来一切的。”

    罗挽音扶了扶额头,无声地叹了口气。

    上苍啊,为什么她有种牛头不对马嘴的感觉?

    “既然你忘记了自己的名字,那你暂时先起一个吧。”罗挽音没好气地说道,她总不能一直“喂喂喂”地叫他。

    “你帮我起一个吧。”男人看着她,“也姓罗好了。”

    罗挽音倒是不会纠结这种小事,她摸着下巴认真思索,视线略过窗外,忽然眼睛一亮,回头微笑道:“我看你高高大大的跟棵树似的,不如就叫大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