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沦落小倌楼
    男人醒来来之后,马上坐了起来,手下意识地摸上胸口,没发现什么异状之后,又迷惑地皱了皱眉,不明白自己刚才怎么了,第一反应好像是要……查看伤口?

    可是……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又没有受伤啊。

    他想不出个所以然,于是站了起来打量自己身处的坏境,周围脏兮兮的,屋子里堆着满满的柴火,感觉自己并不是很适应这样的环境。

    想来,这里应该不是他平时待的地方……

    这时候,柴房的门开了,小二走了进来,见到他醒了舒了口气,没好气地说道:“你总算醒了,掌柜地都说了,你要是再不醒来就把你扔出去,连柴房都不让你睡了!”

    这话他说的其实有些心虚,当初那女人给了房钱把他留在客栈里,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昏迷不醒,本来怀疑他是受伤昏迷,但是一查看发现他身上又没有伤。

    这样拖了几天之后,他还是没有醒过来,而那女人也没再来过,这时候掌柜的发现他身上还有几块银子,眼珠乱转了一下,就把他的银子摸走了。

    之后掌柜的就让他把这男人拖去柴房睡,决定等他醒来再问他要住宿费,如果几天之后他还不醒来,就打算把他扔出去算了。而今天正是掌柜给的最后期限,没想到这个男人刚好就醒了。

    想到被掌柜偷走的那几锭银子,小二心中很是不满,暗暗腹诽:掌柜的也太黑心了,平常他总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还不都是他帮忙一起兜着过去的,他那么大功劳,掌柜的却只分给他一成,还不够塞牙缝的!

    此刻又见那男人站在一旁愣着发呆,更是没好态度地说道:“还发什么呆啊,赶紧让你亲人朋友过来交房费,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男人沉默了一下,有些迷茫,“我……不记得了。”

    小二愣了一下,“不记得?不记得什么?”

    “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你是谁,叫什么还记得吗?”小二翻了个白眼问道。

    男人又沉默了下,还是摇摇头,“不知道。”

    小二这回傻眼了,看这人的样子不像是假话,应该不是为了逃避房费说谎。

    他把男人留在了柴房里,十万火急地跑去朝掌柜地报告情况去了。

    等到两人嘀嘀咕咕半天,掌柜的带着小二笑眯眯地走到柴房来,看着男人说道:“你说你什么都忘了是吧?”

    男人点头。

    “那你肯定也没有地方去,没有银子吃饭是吧?”掌柜地转溜着两只眼珠子,笑的很奸诈。

    男人顿了一下,直觉告诉他这个笑得贼贼的掌柜不怀好意,但是他如今也确实什么都不记得,正需要别人指引一个方向,于是便点了点头。

    掌柜的闻言叹了口气,一脸同情地说道:“你知道你在这住了好几天房费还没给吧?看你样子身上也没钱还。这样吧,我给你介绍一个工作,你去那好好干。等你有了银子,你再来还钱,你看怎么样?”

    男人闻言顿了一下,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眼眸深深地看着掌柜的。

    掌柜的被他这一看,竟然觉得浑身寒毛要立起来了,当场就想说“算了你走吧”。可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告诉自己,这绝逼是他的错觉,一个失忆的人,能有什么危险性。

    这年头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为了银子,他豁出去了!

    想到这里,掌柜的又挺起胸膛说道:“你别看这里环境不好,可是若不是我收留你,你昏迷在外头说不定早死了。我让你还钱是天经地义的,我相信你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对吧?”

    男人抿了抿唇,“我去。”

    掌柜的闻言立马笑开了花,这下发了,看眼前男人俊美的样貌,肯定能卖不少钱。

    男人被带到了一个名叫青衿楼的地方,这里到处都是男人,个个都面红齿白,看起来英俊风流。但是男人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发现楼里的这些男人举手投足之间似乎都带着暧昧挑逗。

    但是掌柜的没有给他时间多想,把他推到一个长相精明,眼神不经意间透露出一抹狠意的中年男人面前,谄笑道:“刘老板,你看他怎么样?”

    中年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旁边沉默的男人,眼中滑过惊艳的神色。

    许久没有看到这么上等的货了,五官精致,长相俊美,身材高大,简直是上上等。这样的货色,拍卖一下,说不准能比这店里的魁首还要值钱。

    中年男人满意地颔首,示意身后的主管先把人带走,他则跟掌柜的了解了一下这男人的具体情况,最终以双方满意的价钱谈拢了买卖,掌柜的带着小二欢喜地离开了。

    中年男人没有等到拍卖的机会,因为今天店里来了个出手大方又不好得罪的老客户,这人身家丰厚,又和皇室中人有关系,但偏有龙阳之好,经常到这青衿楼来寻欢作乐。

    这人就是当今皇后的小舅子,也就是徐婉秋的大伯徐庆,他年过五十,却因为是个武者,看起来倒不显衰老之色,只是那倒垂的眼角加上一双色眯眯的小眼睛,格外让人反胃。

    当徐庆看到男人被带到他房中之后,眼睛立马就亮了。真是难得的好货色啊,那俊美的脸庞,健壮的身体让他的口水都要分泌出来了。

    男人微微皱眉,据说他是被派来这里伺候这个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人看他的眼神格外让他厌恶,甚至让他有种嗜血杀人的冲动……

    徐庆看到人都退了出去,只剩下他和这个美男之后,再也不管那么多直接扑了上去,上下其手地摸着他的身体,嘴里不停地感叹:“身材真好啊……嗯……劳资今天一定要好好干……非把你干爽不可……”

    到了这时候,男人再没有常识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把人推开,却不知为何,眼前的人被他一掌却撞向了墙上摔了下来,然后吐血昏迷过去。

    男人迷惑地看了看自己手掌,还没有反应过来门就被推开了。

    原来是青衿楼的护卫听到了里面的响声和徐庆的闷哼声,直觉不对劲,赶紧推了门进来,待看到眼前的情况时,简直惊呆了。

    幸好他们见多了突发事故,赶紧派人通知了老板,让他赶紧过来处理。

    刘老板看到徐庆吐血昏迷在一旁,而新来的男人却安然站在一旁之后,脸色铁青地问道:“是你打伤的他?”

    男人声音微冷,眉目间闪过一丝厌恶,“是我。”

    刘老板气的笑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是被卖到这里当小倌的,小倌是什么懂吗?就是让人骑让人干的!你一个出来卖的,竟然胆敢反抗,我看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会乖乖听话!你们几个过来,把他上了,教一下他该怎么伺候人!”

    几个护卫都是受过**的人,且都是斗气蓝品。听了老板的吩咐二话不说就要上前按住男人,当众侮辱他让他明白自己处境。

    可没想到,他们几个扑了上去却被男人轻而易举地躲开了,他们一愣,面面相觑了一下,又立马正了脸色,没想到他竟是个武者,看来不能轻视他了。几个人摆正了态度,开始认真攻击。

    看的出来男人的动作很生涩,完全是下意识地反抗,却没想到威力巨大,随便一脚都能把人给踢晕吐血。

    几分钟后,扑上来的护卫伤的伤,晕的晕,倒在一旁**。

    男人站在原地,眉头皱起,他也发现了自己的抵抗是没有意识的,但是却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还有一些画面从脑海里闪过,快的让他抓不住。

    刘老板见到这样的情况倒也没有太大惊慌,他只是冷笑着拍了拍掌,紧接着便从窗外跃进四个身穿绿色衣裳的护卫。

    刘老板既然胆敢在这京城开小倌楼,自是有一定的实力的。他花了大价钱聘请武者来楼里当护卫,为的就是教训那些不长眼的人。否则偌大的京城,闹事的人多了去了,他这青衿楼哪还开的下去。

    而这四个绿衣护卫,是他花重金请来的武者,都是绿品高手,万中无一,明里暗里替他收拾了不少麻烦。

    刘老板看着男人,脸色阴沉地说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选择乖乖在这楼里做小倌,还是选择被卖去地下武场当奴隶。去地下武场当奴隶可不比在这里自在,还有热腾腾的饭菜吃,有干净的热水沐浴,去到那里,你唯一要的事情就是比武,比赢了奖励馒头,比输了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甚至可能在比武中丢掉性命。你自己选吧,是要做被人哄着的小倌,还是做卑贱的奴隶?”

    男人面无表情地听着,并无惧色。

    虽然他失忆了,但他直觉自己打的过这四个人。让他迟疑的是,刚才打架时他脑海出现的画面,这些画面他现在怎么想都想不起来,难道唯有打架的时候,这些记忆才会出现么……

    再听到刘老板提到的地下武场,男人眼神一闪,与其这样糊里糊涂地活着,他宁愿选择有记忆地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