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力大无穷的女人
    俩人面面相觑。

    良久,罗挽音出声提醒道:“我们再这样发呆下去,估计他就要流干血而死了。”

    罗小宝这才迟疑地问道:“毕竟他有可能是我爹,这样丢下他不太好吧?”

    罗挽音闲闲地说道:“你若是想救他,那就救呗。”

    因为此次出门是进宫,所以俩人并未带移动仓库小白宠出门,而她们身上也没有带伤药。所以两人直奔客栈而去,下马车的时候罗挽音瞅了瞅浑身是血的男人,微微一思索,干脆用雪白的毯子直接把他包裹起来,然后毫不费力地抱起来往客栈走去。

    客栈小二目看着一个美丽柔弱的女人抱着一团看似人型生物的东西走了进来,不由目瞪口呆。

    靠,他是不是看错了,这个女人的力气好大啊……

    罗小宝跟在娘亲后面,发现小二的呆样翻了个白眼,没见识,没看过武力值爆表的女人啊?!

    罗挽音开了间上房,又让小二准备了热水拿进来,再令他去买来几套男子用的衣衫,然后就把门给关上了。

    小二站在门外,好奇心膨胀地满满的,脑海里全是女人霸王硬上弓的不良幻想。想戳开窗户偷看,又想起刚才那女人力大无穷的样子,又抖了抖寒毛,还是乖乖离开了。

    罗挽音把男人的衣衫扒掉,看到他心脏正中间的地方鲜血淋漓,此刻还在泊泊流血。她挑了挑眉,会伤在这个致命的地方,看来对方是遭受了背叛,被没有防备的人一箭穿心了。若是没有意外,应该会命丧于此。

    好在,他遇见了她,也算是他命不该绝。

    罗挽音凝神,缓缓调动异能,直到手上充盈着一团白光,再把白光对准男人的心脏除。在白光的滋润下,伤口渐渐停止了流血,慢慢地,伤口开始结疤,脱落,直到恢复光滑如昔。

    一番治愈下来,罗挽音脸色有些泛白,不由感叹,虽然古代生活是安全舒适,可若是也有末世里补充异能的晶核,那就完美了。

    罗小宝看见娘亲疲惫的状态,乖巧地把男人的衣裳全脱了,又把他拖进了浴桶里。先用毛巾把他脸上的血迹擦洗掉,待擦干净之后他才发觉,没有血迹遮盖的男人看起来和他更相似了,简直达到了九成以上。只不过一个是成年版的,一个幼童版的。

    罗挽音坐在一旁恢复异能,瞥见兔崽子顿住的动作,目光也随之看去,待看清楚这个男人的真面目之后,微微挑眉。

    这个男人身上的衣着处处透着尊贵精致,而且五官俊美,此刻闭着眼昏迷显得有些冷峻,不难想象睁开眼之后这副容貌该有多么的锋锐犀利。

    这种人一般身处高位,肯定不缺美女陪床,当初又怎会跑到那山洞当中强迫了她?

    想到这里,罗挽音倒是想起一些当时忽略的细节,她那会儿因为初到古代,刚刚穿越的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强上了,因此没留意到这个男人当时呼吸有些急促,体温也有些不正常,似乎极度偏高发烫。

    这么一想,她倒是有些明白了,估计那时候这男人也是中招了,机缘巧合之下也跑进了那山洞,刚好碰到手筋脚筋被废的她,于是果断地上了……

    想到这里,罗挽音也不由黑线,这到底是什么狗屎运,两次中招都遇上了她。前一次拿她当解药,后一次她帮他治伤……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猿粪么?

    见到儿子还在看着男人的脸发呆,罗挽音翻了个白眼说道:“儿子,别想了,他估计就是你爹没错了。”

    罗小宝回过神来,低低地“哦”了一声,然后乖乖地把男人身上的血迹全洗干净,回头还想把他拖回床上去。

    等兔崽子再拖回去,澡就白洗了……

    罗挽音又是一阵黑线,主动走上前去把男人抱起来放置在床上,然后拍了拍手睨了儿子一眼问道:“说吧,你现在想怎么着?你要是想和他相认,也可以留在这里等他醒来。”

    她说这话的时候看着无所谓,心中却是隐隐作痛。从这兔崽子出生开始,她们就没有分开过。如果兔崽子选择了他,她会放手,到时候她们就得面临着分开了。

    罗小宝听到这话一把跳到她身上抱紧她,嘴里直嚷嚷:“你休想甩掉我!娘亲你最坏了,我不会给你机会甩掉我的!”

    “那他怎么办?你难道就不憧憬有爹爹的生活?”罗挽音定定地看着他。

    罗小宝小大人似地叹了口气,“以前也曾经幻想过有爹爹的生活,可是如今见到了他,知道他长什么样了,反倒是无所谓了。以前我们的生活可以没有他,现在、将来也可以不需要他。我有娘亲就够了!他就留在这里,等他醒来就自己离开吧。”

    没人察觉的地方,罗挽音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心中的一块石头放了下来。

    她把兔崽子从身上扒拉下来,轻声哼了下,道:“那走吧。”

    罗小宝点了点头,走到门外又跑了回去,把床上放着的一个锦袋拿了起来,考虑了下又拿出几粒碎银子放在男人的手中,其他的则放回锦袋收到自己怀里,这才笑嘻嘻地出门。

    罗挽音看完儿子的全套动作,凉凉地道:“你丫真是财迷,连你爹的东西都不放过。”

    罗小宝狡辩道:“我长这么大,他都没养过我,这就当是他给我的赡养费好了!”

    罗挽音抽了抽嘴角,懒得和儿子计较,直接带人回相府了。

    回到相府,从喜儿嘴里得知,果然相爷夫人用膳时没见到她,就随口问了句大小姐还没有回来么,听闻还未之后也不曾再多说什么了。

    罗挽音也没有在意,赶了兔崽子去沐浴睡觉之后,自己也泡了个澡,就歇下了。

    迷迷糊糊中,她从剧痛中醒来,睁开眼就是一片模糊的昏暗。等视线开始清晰起来,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阴暗的山洞里。

    她慢慢回忆着,想起自己应该是被丧尸皇击碎了脑髓中的晶核,按道理应该被丧尸吃的渣都不剩了。

    可是为什么,她此刻还活着呢?

    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血腥味,手腕脚腕火辣辣地疼着,加上不能动弹的痛楚都在告诉她自己的手筋脚筋被挑断了。

    可是,她不是该让丧尸给吞噬的干干净净么,又怎么会被断了手脚扔弃在这?难道丧尸还懂得储蓄食物?

    空气中忽然传来一股陌生的气息,她眼神一凜,来了!

    不对,这不是丧尸的味道!

    她还来不及往深处思索,本就残破的身体陡然被一具火热挺拔的身躯压了上来,她闷哼一声,还未来得及说话,只听到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响起。

    “呵……还没死啊……”那男人沙哑的声音在这漆黑的山洞里显得格外诡异,“正好,我讨厌奸尸……”

    话落的同时,不耐烦地扯落女人本就衣不蔽体的衣裳。

    布帛撕裂的声响,令罗挽音从这一系列变故中彻底清醒过来,借着稀疏的月光,她愕然地发现,自己身上所穿的,竟是古代女子才有的罗裙。

    她惊骇地看着罗裙飘飘然落下,半响没回过神来。她这才发现,这里并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暗无天日的世界,这是一个没有丧尸,没有末日的古代世界……

    胸口被吮吸的痛楚传来,她蹙了蹙眉,回过神来,却并没有狂怒。

    相反,她的眼中迸射出欣喜和解脱,真好,不用再过日日过提心吊胆的血腥生活……

    这种心中充盈的满满的喜悦感,让她有一种狠狠发泄以告别过去的冲动。

    她眼眸一转,落在压在身上但看不清面容的男人上,响起了现代一句颇具哲理的话,命运就像强奸,既然反抗不了,那么就试着享受吧。

    更何况,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并不会让她感觉到厌恶……

    想到这里,她轻笑出声:“是第一次么?动作好生涩……”

    男人的动作一顿,本就混乱的气息又急促了几分,他定了定神,眼神晦暗不明地看着身下那张美丽妖娆的脸蛋,语气有些微妙,“你在嫌弃我?”

    “不,我不是在嫌弃你。”感觉到对方危险的语气,罗挽音轻笑。

    她抬起头印上男人柔软的唇,伸出舌尖轻舔了一下,魅惑说道:“我只是认为,这种事情可以更美好一些。你可以增加些前戏,比如说,接吻……”

    男人本想避开,不知为何看到女人那双在月光下显得格外魅惑漆黑的眼神,却任由她吻上从未有人胆敢吻过的地方。当她殷红柔软的唇瓣贴上来的那刹那,他的心跳猛然加快了几下,他稳了稳自己紊乱的气息,试图不为所动。

    但当女人那粉色的舌尖舔上他的唇时,他眼眸一深,扣住她的脑袋毫不客气地尽情品味诱人的滋味,得到的却是女人热情如火的回应。

    破落的山洞,两具灼热的身体火辣地交缠着,女人的声音或高或低在山洞起伏不定。良久,伴随着激烈的律动,女人忽然脑袋一片空白,眼前绽放出璀璨的烟花……

    “啊——”

    罗挽音从梦中惊醒,猛然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