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 > 《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第四卷 魔谷灵谷 第三一五章 莫元子的迷途知返
    轰!

    纯阳观后山,纯阳八卦从天而落,直接砸入了一座山峰之中。

    山峰连续颤抖不停,顷刻后,在山峰腹部就出现了一个偌大的空间。

    光芒一闪,毛小方出现在山腹空间中,他手掐法决,法力一引。

    砰砰砰砰!

    连续的声响中,一道道石链从石壁之中爆射而出,在山腹纵横交错。

    旋即,吴胜男凭空出现,石链瞬间缠绕锁住了她的手脚。

    “放开我!”

    手足被困住,吴胜男大怒咆哮,她本身就是一个厉害的武修,血气沸腾境界的修为让她一举一动,都有莫大的力量。

    不过石链被她一挣,石链表面上顿时浮现一个个细小的符文。不断的光,使得石链坚硬如铁,坚不可摧。

    “放开我,放开我,我是真命天子,你不能这么对我!”吴胜男真的快要疯了,堂堂吴家三代最强子女,恨天宫亲传弟子,未来宫主,更是一个小国的皇帝,权势无双,弄潮当代。

    没想到自己偶生贪念,居然落得被人囚禁,夺取龙气的下场。

    吴胜男愤怒之余,心中也满满的都是后悔。

    自己一向顺风顺水,让自己都放松警惕了。以为有恨天宫和吴家的帮助,无有不能,而且这世道已经没有什么厉害的修道者了。

    没想到被自己视为一块肥肉的纯阳观,居然是一块铁板。这一次注定要落得凄惨的下场了吗?

    困住了吴胜男,毛小方就笑道:“你就好好的在此忏悔吧。五年之后,我一定放你离开。”

    吴胜男怒光凶狠的看着毛小方,咬牙切齿的道:“你敢囚禁我五年,我一定和纯阳观不死不休。”

    毛小方淡定道:“是吗?那五年之后再说吧。”话音一落,光芒一闪,毛小方消失不见。

    “不要走,放开我,你放开我!你敢囚禁我。恨天宫和吴家不会放过纯阳观的,不会的。”偌大的山腹空间,只剩下吴胜男的愤怒回音。

    纯阳观前殿。

    看到毛小方凭空出现,姜乐连忙道:“师父,我们真的要五年后放吴胜男离开?她是霸主之相,野心极大,属于潜在的威胁。不能放虎归山啊。”

    毛小方点头道:“我说放她,就一定放她,岂能言而无信。不过你担心的也多余了,五年后,就算我放了她,她也翻不起浪花了。”

    姜乐蹙眉道:“这话怎么说?”

    毛小方看向红裳道:“这决定。红裳应该明白。”

    姜乐不解的看着红裳,这个跟随将臣几百年的花妖,有这么聪明吗?

    红裳谦虚道:“红裳也只是知道一点而已。”

    “你知道就说出来啊,没见我很担心呢。”姜乐急忙问道。

    红裳道:“自古以来,有两种面相能够登极九五。一种是霸主之相。一种是皇道之相。霸主勇武,勇往直前。能够开创盛世。皇道守成,延续天命,能够传承九五。而家天下以来,多数都是霸主之相者开创王朝盛世,皇道之相传承九五。”

    姜乐听得颇为惊奇,感觉涨知识了。仔细想想,疑惑问道:“不过这和师父放吴胜男有什么关系吗?”

    红裳点头道:“有,霸主之相者,勇往直前,一气呵成,方能成就霸业。吴胜男是霸主之相,而且已经小有所成。不过时代限制了她的成就,让她霸业难成,这本就是新时代对于旧封建的冲击,令她再想更进一步,困难重重。现在她被我们囚禁,夺取龙气,已经坏了她的根基,等五年以后,霸主之相龙气不接,人心涣散,再想成就可就没有机会了。也就是说,这也等于间接破了她的霸主之相,让她无法成就皇霸之业。”

    姜乐听得眼前一亮,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我就感觉有些明白了。”

    红裳笑道:“虽然此法甚妙,不过开头就有些困难了,吴胜男背后的势力,可不允许我们这样做。”

    姜乐面色一沉,冷冷道:“这可是她主动招惹,欠下因,就要偿还果,谁来都没用。”

    红裳摇头道:“敢于在这个时代重建封建皇朝的势力,可不在乎什么因果,我们的压力不小。”

    毛小方道:“别的不用说了,我纯阳观创建这么久,也算是有了一定的基础了,这一次就当是我纯阳观的一次考验吧,如果连区区世俗的压力都撑不住,日后门派又有什么成就。”

    姜乐点头:“师父说得对,现在我们有五品阵法护卫山门,普通的威胁,已经无需理会,如果吴胜男背后势力不予善罢甘休,那我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太上长老和师兄都如此说了,那我们就面对吧,修道门派然世外,说的可不仅仅是我们不参合俗事,也是说我们越凡俗之上,现在凡俗势力要来威胁,的确是不能容忍的。”红裳点头。

    姜乐这时一挥手,顿时跟随吴胜男前来的一群人被放了出来,堆积了一地。

    不过这些人都被镇气符定住,动弹不得。

    “师父,那这些人如何处置?”姜乐看向毛小方问道。

    毛小方目光在人群中一扫,目光在莫元子的身上定住。

    这时候的莫元子,因为被毛小方打伤,又遭受阵法被破的反噬。已经身受重伤,法脉破损。

    “这个莫元子留下,其他人暂且关起来。回头我教他们念度经,以后自赎己罪。”

    闻言姜乐有些好奇这自赎己罪是怎么一个赎罪法,不过这个莫元子姜乐也是很恨的,就是他主持秽阵来污师父的灵体,罪孽比其他人都大的多。

    只是毛小方说了,他也不好反驳。

    等姜乐把白面老者等人重新收起来后,毛小方就走到了莫元子的身边,一挥手,把他额头的镇气符撤下。

    莫元子顿时僵住的面容一松,然后面容羞愧的俯身跪下,颤声道:“弟子莫元子,愧对师门,愧对祖师,往日种恶,今日遭祸,已万念成灰,愿自闭道心,自绝道途,以偿罪孽。毛前辈见证。”

    话音一落,莫元子身上残存的法力一颤,闷哼了一声,旋即他本来保养的很好的头快变白,肌肤更是枯黄起皱,看起来就好像一瞬间苍老了十几岁似的。

    姜乐看得目瞪口呆,无言以对。

    这算是顿悟了呢,还是迷途知返?

    毛小方阻拦不及,叹息道:“何必如此,你折游子师祖与我交好,如同同门。我也是见你助纣为虐,心痛难过,但是也不想让你数十年修行,一朝尽毁啊。”

    莫元子一言不,闭目盘坐,身上法力波动不显,道心玄妙不露,已经是放弃了修行。

    “也罢,你以后就留在我纯阳观,照顾吴胜男他们的生活起居吧。”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