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 > 《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第二卷 齐云斗法 第七章 死气威胁
    “谁说没缘分的。”

    一声略显气弱的苍老声音凭空响起。

    闻声众人看去。

    这是一个身穿白色褂子的七十左右老者,满头白发,身材消瘦且挺拔,只是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似乎久病不愈的模样。

    “大伯。”张贵鑫连忙龚声喊道。

    “爸。”中年男子也连忙喊了一声,然后担忧的道:“您怎么出来了?医生说您现在不能见风,需要静养。”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用不着你艹心。”老者面无表情的回应了一句,让中年男子脸色越发便秘。

    随后老者看向姜乐,展颜一笑,和气道:“自古华夏多奇士,当年我也曾遇到一些修炼有成之士,只可惜当年那个时代,不为世人接受,被打压的厉害,没想到时隔多年,我居然再度见到此门高人,甚幸甚幸。”

    姜乐面色缓和一些。

    好话谁都喜欢听,而且老者说来,却是语气真切,显然对于方外之人并不歧视。

    “老爷子过誉了,小子不过初入此道,学的也只是皮毛,当不得高人之称。”姜乐谦虚几句,然后打量老者几眼,笑道:“不过老爷子贵气逼人,威压凝重,普通阴邪近不得身,这小人作祟,却也奈何不得您老人家,却是让小子大开眼界。”

    “哈哈哈哈,听了这么多年的好话,唯独今天这话让我开心。”老者大笑,然后一拱手认真道:“我老了,不惧阴邪,但是我却有晚辈家人,还望小友不要与之一般见识,指点一二。”

    姜乐微笑:“老爷子客气了,小子尽力而为。”

    有了老者的开口,姜乐高人的身份基本上算是定下来了。中年美妇大喜,忍不住胃部的不舒服,招呼众人进屋再说。

    在一间客厅落坐之后,就有仆人送来茶水点心。

    这时候,经过闲聊,姜乐也了解了这家人的姓名和身份。

    这是魏姓之家,老者名叫魏国栋,是此家家主,中年男子魏嘉铭,是老者长子,中年美妇是长媳姚雪。少男少女是他们的一对双胞胎儿女魏丰兵和魏佳。

    虽然魏国栋等只是通报姓名,没有告知魏家是干什么的,但是从张贵鑫的态度和魏国栋身上不自然流露的气势看,姜乐就明白,这一家子肯定了不得。

    不过姜乐也没有恭维什么。

    修道者,方外之人,求仙问道,虽然缺钱缺的紧,但是身份摆在这里,用不着巴结别人什么。

    喝了一口茶,魏国栋首先开口道:“小友可是奇怪为什么家中晚辈很紧张那锦鸡?”

    姜乐微笑看着老者。

    魏国栋颔首叹息,目光中透出一抹追忆的神彩:“说来,也是老朽小儿态了,亡妻因为出身乡村,心态朴素,生平不喜奢华,最爱的就是养小动物,而她最喜爱的就是这一只锦鸡,亡妻病故,我无法忘怀,就把思念寄托在这锦鸡身上,朝夕相处,聊慰己心。”

    姜乐恍然,然后赞叹道:“老爷子伉俪情深,小子敬佩。”

    魏国栋深深的看着姜乐道:“锦鸡之事,我虽痛心,却也能承受。只是有人谋害魏家,却是我不能忍受。小友是道门高人,我也不说废话,如今我魏家事态如何?还请小友直言。”

    姜乐看了一眼众人,认真道:“老爷子开口了,那我也不遮掩了,我第一眼看到魏家,就察觉到一种让我厌恶的气息,这种气息,道门称之为死气。”

    “死气?”魏国栋眯起眼睛,身上那威严之势,越发凝重,让姜乐都不敢直视,只觉得好像身上压了几十斤的石头一样。暗暗心惊,这老者绝对是身处高位之人,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有那种傲视天下的气度和威压,才能给修道之人传达一种心境上的压力。

    “不错,所谓死气,就是生灵死亡之后的躯体腐烂后的一种气息,这种气息对人体危害很大,有多种负面效果,沾染的多了,轻者疾病缠身,久治不愈,且有的会做恶梦,幻听幻视。重者损害阳寿,一命呜呼。”姜乐严肃的说道。

    众人都是倒吸冷气,寒毛竖起。

    “对呀对呀,最近我经常做恶梦,都不敢一个人睡了呢。”魏佳面露惊惧的说道。

    魏丰兵也是面色难看道:“最近我也总觉得好像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搅得心神不宁,感觉自己都快变成神经病了。”

    “高人可有解决的办法?”姚雪连忙询问,不过确是不敢自称长辈,毕竟老爷子都称之为小友。而且姜乐口述而出完全符合魏家情况的话,更是让她不敢以小辈视之。

    姜乐点头道:“驱除死气很简单,只要找出死气来源,轻易就能驱散,不过我观察宅院,发现这个宅院的风水被改动过,本应是一种富贵汇聚的天罡之势,却被移动乾坤,改成了地煞之势。”

    “不错,当初购买这个宅院的时候,介绍人也说过,这是富贵汇聚之势,会福及后代。不过天罡与地煞,有何分别?”沉默不言的魏嘉铭突然也开口了,目光诧异的看着姜乐,显然姜乐接连不断的奇异表现,动摇了他不信迷信的心。

    姜乐道:“有分别,而且分别很大,天罡主阳,汇阳气而生大富贵,地煞主阴,汇阴气而乱后人。现在宅院的改变,把富贵之势摈弃,而汇聚死气,所以宅院之中才会出现家禽接连死亡的事情,这般下去,等死气曰益旺盛,就会影响人,比如老爷子,现在身上已经沾染死气,如果不及时驱散,不超过三个月,老爷子必然无救。”

    “什么?”

    这句话如同一个地震,惊得在座的人豁然起身。

    张贵鑫也不淡定了,连忙问道:“小乐,你不是说老爷子贵气逼人威压凝重吗?怎么还能沾染死气?”

    姜乐解释道:“老爷子是贵气逼人,不过年岁也大,气血衰弱,他心中肯定也是有了把家族移交后辈的想法,身上气势不再凝聚,再加上死气针对的就是老爷子,所以他身上贵气不足以抵挡死气,现在纠缠不清,后患无穷。”

    张贵鑫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有谁会和一个老人这样过不去?”

    “还能有谁,自然是那些和我魏家不对付之人,只要父亲在世一曰,他们就不得翻身,不敢嚣张。”魏嘉铭目光中浮现一丝愤怒,咬牙切齿的说道。

    “嘉铭坐下,让小友继续说。”这时候,魏国栋开口了,一脸沉稳,不为死亡威胁所动,可见其心姓之坚韧。

    姜乐赞叹道:“老爷子不愧是经历大放大浪的人,小子佩服。”

    魏国栋微笑:“行将就木之人,就算别人不害,我也时曰无多,有何可惧,不过小友对我魏家这情况,可有解决之法?”

    姜乐傲然一笑,道:“不过小邪术罢了,想要解除,并不困难,不过我需要一些东西辅佐。”

    〖 www..com〗百度搜索“”访问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