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黄雀在后
    很快,一排排码放整齐的尸体显露了出来,亨利皱着眉头看着坑内,坑内足有四、五十具尸体,这些尸体跟自己那些阵亡的黑鹰队员一样,身上也是赤裸的。他看了一会儿蹲下身子,弯腰从坑里拽出一具尸体仔细看了一眼,心中暗道:这就是那群死去的山口保安的雇佣兵,想来这群行事卑鄙的小鬼子,还没有胆量与对方联手对付黑鹰的人!

    亨利抬头看着坑理密密麻麻摆放的赤裸尸体,心中纳闷道:怎么自己黑鹰和山口雇佣兵的尸体都是赤裸裸的?他想了一会儿才明白,可能是就近的山里人,在知道这里发生激战后跑来对这些阵亡的人进行了洗劫。

    他知道这片山区十分贫穷落后,这些雇佣兵身上的任何东西,对这些贫穷的山民都是难得的好东西。他在F洲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曾经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不但尸体上的东西被洗劫一空,有些伤兵都是在遇到那些当地人后被对方洗劫一空,光着屁股回去的。

    亨利笑了笑,站起一脚将拽出的小鬼子尸体又踢回了坑内,然后对着手下挥挥手让他们把坑填上。他知道小鬼子已经先于他们来过这里了,他们一定是勘验完尸体后又重新安葬了这些同伴,不然坑内的尸体不会码放得如此整齐。

    由此看来,这些山口保安的小鬼子跟自己一样,都在调查这个对手的情况。这些小鬼子也不会白白吃了这个哑巴亏,一定要寻找到对手实施报复,把这个天大的面子找回去。

    亨利拍拍手上的尘土,心中沉思着:看来这第一步要到弯刀部落看看了,先确定一下他们是不是参与了那场激烈的战斗?他知道,这种调查只能采用抽丝剥茧的方式,把发现的一个个蛛丝马迹逐渐验证排除,这样才能最终确定对手是谁?

    他从身上取出地图看了一眼,然后带着几人向弯刀部落的方向走去。当天晚上十二点多,他们在黑暗中靠近了弯刀部落附近的山头。这时,前面担任斥候的一个队员突然举手示意隐蔽。

    亨利几人迅速趴在了山坡上。周围黑漆漆的,天上的星星若隐若现的眨动着眼睛,几人都把枪口对准了山顶。过了一会儿,前面的斥候举手示意安全,亨利才站起弯着腰快步爬上了山顶。

    隐蔽在山顶一块大石后面的斥候见亨利弯腰跑了上来,轻声报告道:“刚才前面山坡上出现了六个持枪的人影,正快速向前面弯刀部落的方向运动,动作极为专业,显然是经受过特殊训练的战斗人员”。

    亨利一听心中大喜,闹不好这就是那批自己寻找的对手,不然这片山区怎么会出现经过严格军事训练的人员?这个地区的毒贩武装还不具有如此的素质。

    亨利迅速爬上山顶的队员做了两个隐蔽接近、准备战斗的手势,随即提起自己的狙击步枪就向山坡下面快速跑去,身后几人也立即弯腰站起,幽灵般分散着跟了下去。

    暗淡的星光下,亨利几人的身影在山坡的树木和石块间快速起伏,很快就登上了弯刀部落对面的山顶。

    亨利趴在山头举起夜视望远镜观察了一遍山顶周围,一眼就看到建在半山腰的阿布兄弟的小院。他静静观察了一会儿小院周围,然后弯腰站起,提着枪向半山腰慢慢靠近,然后隐身到半山腰的一块巨石后面,举起望远镜望再度观察着小院和周围。

    山坡笼罩在微弱的星光下,半山腰上孤零零地立着石块建成的院墙和院内几间低矮的房间,小院在夜色中显得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只有房间中透出的昏黄灯光,在暗夜中显得格外醒目。

    亨利眉头微耸,心中似乎有种不安的感觉。他抬手轻轻敲击了几下话筒,命令身后的几名手下就地隐蔽,自己抬脚就要向小院靠近,想抵近侦察看看前面那几个人到底在干什么?

    就在他刚要行动的时候,一条人影从半山腰上的阿布小院中蹿出,不一会小院周围的暗影里又钻出了五条人影,几人快速向山下跑去。

    亨利举起望远镜冷冷地注视着几个向山下跑去的身影。几人的战术动作极为规范,奔跑中迅速形成了两个三角战斗队形,在山坡上起起伏伏的快速向山下隐蔽运动,很快就接近了山脚下奔腾的河水,跟着就见两组人马分开,一组人向右边跑去,另一组人向左边跑去。

    亨利举着望远镜仔细看着他们的每一个动作,直到下面两组人马消失在他的视线死角中,他才抬手示意自己的队员原地警戒,自己提着枪幽灵一样扑向侧前方一棵十几米高的大树。

    他来到树后,静静地观察了一会儿周围的动静,突然把手中狙击步枪背到身后,两手抱住树身两侧,身子突然向上升起,“蹭蹭蹭”几下就爬上了十几米高的大树,跟着就坐在一根伸出的树杈上,一手拨开挡在眼前的树叶和枝杈,一手举起望远镜向山下望去。

    亨利所在的位置居高临下,周围和山下的景象一览无余。侧面山坡小院中正亮着微弱的烛光,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响。

    山脚下是一条发出轰鸣的湍急大河,右面河道上有一条窄窄的索桥,对面桥边蹲坐着几个黑影,估计是部落的警戒人员。河道对面有一片黑压压的树林,沿着河道方向一直延伸到部落两边的峭壁,除了索桥周围能见到警卫的人影,河道对面并没有其余的警戒人员。

    亨利观察了一会儿心中暗道:那条狭窄的桥面显然是进入弯道部落的唯一通道,眼前这个土著部落只在索桥旁安排了守卫人员,其余地方并没有安排人员,也许他们认为没人能渡过眼前这条湍急的河流。

    他把望远镜望向自己这边的山坡,三个黑影正静静地趴在距离索桥三、四百米的山坡上,身子隐蔽在石块、草丛中,前伸的枪口对着索桥对面。

    “嘿嘿,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好像是那个古老国家的谚语,看来底下这帮人并不知道自己这只黄雀在后面监视着他们,实力很一般嘛”亨利轻蔑地暗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