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小妹的哭声
    两辆车在县城中穿城而过,县城不大,街道上的柏油马路坑坑洼洼,城里车辆很少,一看这个地区就比较落后。

    成儒边开车边问旁边的魏超:“你们这里是不是不太富裕?”魏超脸色有些沮丧地说道:“我们这里大部分是丘陵地带,县里土地很少,位置又相对偏僻,又没有什么大企业,所以属于贫困县,青壮年基本都出去打工了,本来就少的土地也有部分荒芜了”。

    成儒点点头,按照魏超的指示在县城加满油后开出了城外。出城不远,那坑坑洼洼的柏油路已经变成了土路,汽车走过扬起了漫天的尘土。几人赶紧将车窗摇上,魏超轻轻摇摇头感叹道:“几年没回来了,没想到家乡基本上没什么变化,还是老样子”。

    六十多公里土路,他们居然走了两个多小时,当汽车顺着大路拐进侧面一条崎岖的小路时,万林他们才透过布满尘土的车窗,看到外面已经进入了一片起伏的丘陵地带。

    周围不高的山坡上生长着杂草和棵棵已经有些干枯的树木,小山坡上布满了枯黄的落叶和杂草,天空一片蔚蓝不见一丝云彩。

    魏超扭过来说道:“前面就快到了,我们这地方常年少雨,所以植被也不茂盛,粮食生长只能靠天吃饭了”。

    万林几人在后面点点头,他们从路过的民居已经看出这地方的农民很艰苦,一部分房屋还是土坯垒砌而成的,低矮的屋顶上有的还是用稻草和泥抹上去的,一切都显示着这个地区的贫穷。

    两辆草绿色的吉普车上已经布满了黄色尘土,车子颠簸着在丘陵中行进,一块块的农田分布在远处的小山坡上,几个带着破旧草帽的老年人不时从车旁经过,那一张张黝黑的脸上布满了刀刻斧凿般的深深皱纹,显示着他们生活的艰辛。

    车子往前又行进了半个多小时,一座村落终于出现在了远处,魏超兴奋地指着前面对万林几人说道:“那就是俺们村了,终于到家了!呵呵呵”,他嘴里兴奋地叫着,可眼角却慢慢湿润了。

    几年了,他终于回来了,这里虽然贫穷落后,可这里是他从小生长的地方,这里有着他儿时的记忆,有着魂牵梦萦的亲人啊。

    万林几人都被魏超的情绪感动了,他们欠起身子,趴在前排靠椅背上伸着脖子向前望去。

    村口几颗大柳树孤零零的低垂着有些枯黄的柳枝,一座座低矮的土黄色的农家小院,分布在道路村中一条土道两旁。四、五个小孩穿着脏兮兮的衣服正站在村口蹦跳着,几个上了年岁的老人正坐在村口的大柳树下的石头上,扭头向着吉普车的方向凝望着。

    车子开到村口,魏超叫成儒停下车,打开车门就跳了出去,跑到树下弯腰跟几个老者打着招呼。几个老者看到的魏超都愣了一下,随即站起跟魏超说着什么?

    几人在车上望着魏超跟几个老者说了几句,魏超向后面车上扬扬手,抬脚向村里走去,两辆车慢慢跟在魏超后面向村里开去。

    万林打开车窗扭头向外望去,村子大约有七、八十户的样子,村子中有几户的房子是两、三层的红砖楼房,大部分还是低矮的土坯房子。几只鸡在路中奔跑着躲避着开来的汽车,“汪汪汪”的犬吠声不断从周边的院落中传来。

    魏超将汽车引到村庄后边的一座不大的院子前停了下来,万林几人刚跳下车,魏超就咧着大嘴笑着,大声对着院中喊道:“小妹,小妹!”

    “哥,大哥,大哥!”一声声哽咽、嘶哑的叫声突然从院中传来,魏超一把推开两扇破木板做成的院门,一下冲了进去,随着院门被推开,魏超愣住了,他站在院中一动不动。

    万林几人正忙着打开吉普车的后门往下卸东西,他们听到院中变调的喊声都愣了一下,扭脸向院中望去,一个脸色暗黄、身高将近一米七、身材苗条消瘦的姑娘正双手使劲拄着一个木棍,拖着一条缠满绷带的腿一瘸一拐地向院门口走来,蜡黄的脸上挂满了泪珠。

    “小妹!”魏超大喊一声扑了上去,左手猛地扯断挂在脖子上的绷带,一把抽出右臂猛地双臂伸出将妹妹抱了起来,两颗大大的泪珠从眼角流了下来。

    “大哥,你可回来了!呜呜呜”女孩紧紧抱着魏超的脖子大哭起来。门外的万林几人大惊,扔下手中的东西“呼啦”一下跑进了院子。

    “怎么回事?你怎么了?怎么了?说呀!”魏超脸上挂着泪珠大声叫着,可小妹只是死死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呜呜”的大哭着。

    几人听着她的哭声心都在抽动着。小雅一眼就看到她腿上厚厚的纱布,立即对玲玲叫到:“接过来!抱进屋内”说完,转身就向院外跑去,她是野战医生,身边永远都带着野战救护的一套装备。

    此时晋月也反应过来,转身跟着小雅向外面跑去。玲玲从魏超手中接过小妹向屋内走去。魏超急的脸色通红,他冲着正对院门的一排红砖房子大声喊道:“大龙!给我滚出来!”抬脚就向对面大步走去。

    这时,对面房门突然打开了,一个长得颇像魏超的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低着头走了出来,只是身材比魏超矮了一些。他脸色忧郁地看看院中的几人,然后有些畏缩地望了一眼魏超,低声说道:“大哥回来了”。

    魏超一步跨到他身前,厉声喝道:“说,小妹怎么回事?”大龙听到哥哥的吼声,身子颤抖了一下,低声回答道:“还不是怨她自己。一个月前,她坐着男朋友的摩托车说去买结婚的东西,半路上车翻了,她的腿被摩托车砸断了,就这样了”。

    “怎么没去医院?”魏超的目光恶狠狠地盯着自己这个弟弟,“她男朋友带她去县里医院了,医院说是粉碎性骨折,县里医院条件差治不了,要到市里的大医院去,而且要花很多钱,他男朋友就让医生包扎了一下就回来了”大龙低着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