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一千章万林的惆怅
    张亮有些紧张地回答道:“叔叔、阿姨,我是张亮”,张娃母亲仔细打量了一下他,扭身对张娃父亲说道:“不错,文质彬彬的”,张娃父亲也笑着点点头。

    张娃母亲扭过身对着张亮说道:“小子,你给我听着,你将来要是敢欺负我们女儿,可别怪我这个当妈的找你算账!”她说着自己笑了起来,大家也笑了起来,蓉蓉娇嗔地扭过头望了一眼张亮,说道:“他敢!”

    大家都大笑起来,张亮边有些尴尬地连连说道:“不敢,不敢”跟着小声嘀咕了一句:“疼还疼不过来呢”。

    大家笑着,蓉蓉姐妹亲昵地将张娃父母拉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张娃父亲看看黎东升说道:“那婚礼的事情我可就开始张罗了?这两天先让小雅和娃娃妈带着蓉蓉去订婚纱”,跟着扭身看看张亮,笑着说道:“你还不去订机票,还想不想娶我家闺女了?”

    “去去去,我马上去”张亮红着脸、捂着嘴笑着跑了出去。大家望着他的背影都笑了。玲玲走到蓉蓉身前拉过小妹,笑着对蓉蓉说道:“有娘家人在,这小子老实多了!”蓉蓉红着脸打了玲玲一下,然后摆了一个练功的架势说道:“就是,敢欺负我,把他扔出去!”

    众人想到张亮那看着瘦弱的背影,又想想蓉蓉着急起来那风风火火的暴力劲,捂着嘴都笑了起来,这可是一个修炼过万家内功的新娘子啊……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几个伤员的伤情一天天好转,伤情最重的张娃也已经可以下地行走了。而小雅和莹莹等人一直跟着张娃的父母在忙活着蓉蓉的婚事。

    异常激烈的战斗后又逢上一场喜事,大家的心中似乎都忘却了那血雨腥风的战场,每人的心中都在为蓉蓉高兴。可高兴之余,几个老队员的心中又都有着一种苦涩的味道。

    这天晚上,万林在军区招待所餐厅吃完晚饭,独自走到军区大院的的训练场上散步,他思索着张娃和蓉蓉的事情,眉头慢慢皱了起来,嘴中不自觉地喃喃道:“一个为国浴血奋战的特种兵,难道就不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吗?”

    一对彼此相爱的人,在关键时刻突然出现了变故,不得不将心中的爱深深埋在心底各奔东西。这对万林这个年岁不大、涉世不深的花豹突击队副队长来说,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几天来,每当他想起这个问题,都感觉心中好像压了一块沉重的大石头。

    这几天,万林抽空打听了一遍花豹队员的婚恋情况,启东、汪洪、魏超这几个老花豹队员,都先后处过几个对象,却都因为无暇探亲,女友们都先后离去了;而风刀、包崖、风雨兄弟、大壮更是没时间找女朋友,至今没有女友……

    十几名花豹队员中,有女友的寥寥无几,不是他们不够优秀,不是他们不招女孩子喜欢,可就是因为他们长时间无暇与女友们花前月下,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们都离他们而去了。

    万林的身子靠在训练场边上的一副双杠上,仰头望着漫天的星光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独自一人想什么呢?”这时旁边传来了黎东升的声音,万林扭过脸,看到黎东升和余静正缓缓向自己走来,看样子也是晚饭后出来散步的。

    万林望着黎东升和余静,嘴中愣愣地冒出了一句:“黎头,难道就没有好女人,愿意跟咱们特种兵一块生活吗?”

    黎东升和余静听到万林这没头没脑的问话都愣了一下,随即就明白了,他是没有从张娃的蓉蓉关系的转变中转过弯来。两人走到双杠旁,黎东升双手一按杠子灵巧地翻身跃上双杠坐在了上面,抬手将余静也拉上双杠坐了下来。

    黎东升笑了一下,对着依旧站在杠旁的万林问道:“还没从张娃和蓉蓉的事情中转过弯吧?”他扭头望望身边的余静,接着说道:“你岁数还小,涉世未深,不知道家庭生活的艰辛”。

    黎东升望着宽敞的操场,语调突然变得深沉:“两人相爱和一同走进婚姻的殿堂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正常的家庭生活中,一个小家是靠着夫妻两人共同的经营,才能获得一个完美的家庭。可我们特种军人所从事的是一个特殊的职业,任何一个要嫁给我们这些特种军人的女人,就意味着她根本就无法过上一般人的幸福生活,我们没有时间去跟她们花前月下,没有时间去跟他们卿卿我我”。

    他说到这里停下了,扭头望了一眼身边的余静,接着说道:“任何一个要嫁给我们这些特种兵的女人,就意味着她们要为这份爱情作出牺牲,因为她们无法享受一个正常女人应该得到的,那份家庭的惬意和幸福”。

    “我们特种兵是一群在枪林弹雨中为国拼杀的群体,试问在现在这种和平年代,又有多少姑娘真正了解我们特种兵的生活?许多好姑娘刚开始看上了我们,是因为我们强健的体魄、威风的外表,可当我们无法给她们生活的浪漫时,又有多少人能继续跟着我们?又有多少姑娘,能忍受那孤独、寂寞的家庭生活?”

    余静在旁边淡然地笑了,她扭头望着黎东升笑道:“哪有这么悲观?我不就是看上你这个特种兵了嘛,别这么小瞧我们女人”。

    她目光转向身前的万林,继续说道:“哪个女人不爱英雄?哪个有梦的少女不喜欢你们这些威武的特种军人?可现实生活中有着许许多多的无奈,就拿蓉蓉的事情来说吧,先抛开他们两人可能是兄妹这件事情,你能说蓉蓉不爱张娃吗?显然不是,因为你们所从事的职业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适应,并不是所有性格的女人都能承担这样的牺牲”。

    余静的脸色变得有些惨然,语调中多了一种惆怅:“当一个花季少女倚靠在门前,望眼欲穿的渴望着心中爱人出现的时候,你们又理解她们的心情吗?她们心中充满着见到你们的渴望,可又害怕见到一个伤痕累累的爱人,那种矛盾、凄苦的眼神你们理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