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五章雪中送炭
    小丽抬起头望望眼前这些身子立的笔直的军人,抬手擦了一把眼泪,慢慢讲了起来。

    三个多月前,就在突击队在山中秘密训练吴雪莹这批国安行动队员的时候,蓉蓉突然接到了正上高中的妹妹来的电话,妹妹在电话中哭喊着:“姐,姐!你快回来呀,爸爸妈妈出车祸了,你快回来呀”。

    蓉蓉惊呆了,急急忙忙的跟医院请了几天假,然后取出所有的积蓄就坐上车返回了家乡。

    当她下车直奔医院跑进医院急诊楼,见妹妹正趴在重症监护室的玻璃窗前哭泣着,两个相邻的监护室内分别躺着自己的父母,他们的身上血迹斑斑,头上身上都绑着绷带,鲜血已经从绷带中渗出,床边输液架子上挂着几个吊瓶,呼吸机在他们身边缓慢的转动着。

    蓉蓉见到此景惊呆了,她拉住一名刚从监护室内走出的医生,焦急的询问父母的伤情,医生看着她摇摇头说道:“你父亲颅脑重度损伤,你母亲内脏大出血,我们已经进行了急救。可如此危重的病人需要立即进行手术,能不能救过来还很难说,而且手术费用极其昂贵,你先交三十万押金吧”。

    蓉蓉愣住了,自己的全部积蓄也就三万块钱,她掉头跑回了急诊室,拉住妹妹的手急急地问道:“家里还有多少钱?”

    妹妹满脸泪水地回答道:“我已经把家里的存折拿来了,就这么多,还有爸爸、妈妈单位送来的两万慰问金”说着,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红色、一个黄色两个存折和一张银行卡递给了蓉蓉。

    蓉蓉打开一看,愣住了,两个存折和银行卡加起来才十万,加上自己的还差十几万呢。蓉蓉一屁股坐在床边,呆呆的望着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父母。

    父母都是一所大学的副教授,他们只是一个穷教师,这点钱已经是他们的所有积蓄了!

    蓉蓉呆愣了一会儿,拿着存折就跑进了医生办公室,找到医生急急地说道:“我们就这点钱了,你们先手术,我马上去筹钱!”

    医生看着他摇摇头,说道:“两个伤者送到医院抢救,我们医院已经先行垫付了好几万的急救费用了,现在两人都在重症监护室内,靠着呼吸机和昂贵的药物维持着生命,光这个费用,每天就需要两三万,你这点钱差的太多了。另外,就是手术,也很难保证能维持他们的生命”。

    蓉蓉呆住了,眼泪哗哗的向下流着。医生同情地站起说道:“姑娘,你看看周围的亲戚、朋友,看能不能再凑些手术费用吧,我们医院已经在你们没有交押金的情况下进行了急救,我们尽力了。另外你要考虑好了,这么危重的伤情,就是手术了,也很难保证能抢救过来”。

    蓉蓉当时就愣住了,她突然对到在医生身前急促地说道:“求求您了,您救救他们吧!就是有一线希望,我也要救他们!”

    她哭着将手上的存折和自己的银行卡一股脑塞到医生手中,然后掏出自己的军人证件递了过去:“我是军人,我决不会赖账,无论能不能抢救过来,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要救啊!”

    医生默默的看着手上的证件,他知道,这是眼前这个姑娘的保证啊。他深深地望了一眼蓉蓉,说道:“我带你去找我们院长吧,他过去就是从军队转业过来的,看能不能破例先行手术”。

    医院院长听医生介绍情况后,低头看着眼前的存折和蓉蓉的军人证件,抬起头说道:“这是军属,立即通知手术室准备手术!费用问题容后再说”。

    蓉蓉深深地弯下了腰,她对着院长和医生鞠躬,她知道是自己的军人身份,赢得了院长和医生的尊重,是自己对父母的爱感动了院长。

    两台手术室同时进行了,蓉蓉在手术室外焦急地一遍遍地拨打着张娃的手机,可手机中却永远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回音。此时,她多么希望自己深爱的张娃出现在身前啊!不单单是钱的问题,她只想在这危急的时刻、在她心灵颤抖的时候,有一个坚实的肩膀靠一靠。

    妹妹在一旁紧紧拉着蓉蓉的衣襟,原本明媚的小脸已经变得枯黄,她泪眼朦胧的望着自己的姐姐,低声问道:“姐,我们去哪弄几十万呀?”

    几十万啊,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到哪里去弄几十万巨款?蓉蓉知道,是自己军人的身份为父母赢得了这台手术,可她决不能欠医院一分钱,她是军人,决不能有辱军人的信誉!

    可自己又能到哪去借来着几十万的巨款啊?蓉蓉拉着妹妹的手一下瘫坐在手术室门前的长椅上,抱着自己的妹妹突然痛哭起来。姐妹俩的哭声是那样的压抑、无助……

    蓉蓉工作没几年,身边就是医院的小丽等姐妹,在有的就是张娃这一群特战队队员,她不认识那些有钱朋友。她已经给小丽打过电话了,小丽联系了几个要好的小姐妹将她们平时省吃俭用积攒的几万块钱已经打到了她的银行卡上,可那只是杯水车薪呀。

    小丽在电话中曾经问过她,是不是把情况向军区医院领导汇报,求得医院的帮助,可她倔强的拒绝了,她说自己已经擅用军人的名义,为父母赢得了及时手术的机会,绝不会再给部队增添麻烦,这是自己的私事,一定要自己解决。就是把房子卖了,也绝不能欠下医院的一分钱,她不能愧对医院对自己的信任,决不能有辱军人的名誉,就是再困难,也要还上医院抢救爸爸、妈妈费用。

    就在姐妹两人倍感惶然无助的时候,“蓉蓉”,一声低沉的叫声突然在姐妹俩的身前响起。

    “张娃!”蓉蓉惊叫着跳了起来,一把拉住了身前的人,可站在眼前的却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蓉蓉赶紧松开手、泪眼模糊的盯了对方好一会儿,才轻轻叫道:“张亮,是你?你不是出国了吗?”

    小伙子看着她笑了一下,低声说道:“还好,你还记得我!叔叔、阿姨的事情我听说了”。

    他说着举起手上的一张单子继续说道:“我在国外给中学同学打电话时听说了你的事情,就立即乘飞机连夜赶回来了。别急了,所有费用我已经交上了”。

    蓉蓉愣住了,她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个雪中送炭,可又似乎陌生了的中学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