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七十九章灌尿疗法
    爷爷与万林走进莹莹的房间,见余静带着静怡、姗姗和三只花豹正在莹莹的房间中,莹莹半靠在床靠背上,球球趴在莹莹的怀里,两只大眼睛时不时的撇撇躲到沙发上的小花和小白。看来这个球球跟莹莹还挺投缘,不熟悉的人一般很难跟花豹亲近。

    莹莹欣喜地搂着球球,喜得小手不断抚摸着球球的皮毛,两眼看着床边的静怡和姗姗,正忙着让温梦把自己囤积的好吃的都拿出来给两个小妹妹吃。

    余静坐在沙发上,两手分别抚摸着趴在沙发上不敢乱说乱动的小花和小白,眼中慈爱地望着静怡和姗姗。

    病房内安安静静的,充满着一种温馨的气息。爷爷和万林走进来,看到这种安宁的气氛,爷爷笑着问道:“小球球又欺负小花、小白了吧?”

    球球在莹莹怀中扬起脑袋,冲着爷爷摇摇尾巴,“噌”地从莹莹环抱中窜到了沙发上,直接骑到小花身上,立起身子指指趴在余静另一边的小白,小白赶紧立起身子从余静腿上爬过来趴在小花身旁,脑袋扎在沙发上一动不敢动,两只眼睛使劲瞪了爷爷一样,好像埋怨爷爷:“好好的,你招这个小霸王干什么?这下我们又受罪了”。

    莹莹、温梦和两个小女孩看着三只花豹“咯咯咯咯”的大笑起来。莹莹边笑边欠起身子叫着“爷爷”,老人走到床边坐在温梦搬过来的椅子上,伸手拉过莹莹的手腕号了一会儿脉,然后点点头松开手问道:“现在还有憋闷的感觉吗?”

    莹莹点点头说道:“上次您来后好多了,就是下午还有点”,爷爷点点头说道:“没事,这个正常,那么重的伤怎么能这么快就好?”他扭头对万林说道:“把那个活血生骨的药和小葫芦里的药给莹莹各吃一丸”。

    万林赶紧从身后的小包中取出一个竹筒和小葫芦,当他一打开小葫芦盖子,一股幽香立即充满了病房。室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万林的手上,余静也不自觉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使劲吸着鼻子说道:“太好闻了,这是什么药呀?”

    三只花豹也都从沙发上扬起脑袋,球球扭头看了一眼小葫芦,抬手又把小花和小白扬起的脑袋按了下去,自己调转身子一屁股坐在自己两只大花豹身上,自己独自欣赏起万林的动作来了,气的两只大花豹的小肚子一起一伏的,可就是不敢再抬起脑袋了,谁让自己的儿子是山大王呢!

    小白的脑袋贴在沙发上,瞪着两眼恶狠狠地盯着小花,吹胡子瞪眼的,似乎在怒斥小花:谁让你把这个山大王的头衔让给这个小豹崽子的?小花脑袋也紧贴在沙发上,咧着嘴、满眼的委屈:祖先留下的规矩,这能赖我吗?谁知道这个小豹崽子如此不孝、六亲不认啊!

    莹莹张嘴把药丸含进嘴里,顿觉一股清凉和异香充斥在嘴里,她含糊不清地问道:“爷爷,这是什么药啊?含在嘴里真舒服”。

    “莹莹姐姐,那是小球球和小花撒的尿制作的”旁边的姗姗瞪着两只大眼睛、晃动着朝天辫认真地说道。

    “噗”,莹莹两眼瞪得老大,张嘴就要吐出药丸,边上的万林一把捂住她的小嘴,一股真气跟着从掌心吐出,“咕噜”两颗药丸立即滚进了莹莹的嗓子眼,莹莹伸了一下脖子,愁眉苦脸地对着万林喊道:“臭总教官,你干嘛给我灌尿啊!”

    “咯咯咯咯”,边上的几个姑娘都笑了起来,爷爷伸手攥住莹莹的小手,疼爱地说道:“臭丫头,这可是无价的宝贝啊,要是外人我可舍不得给他吃。不过那里面还真有小花和球球的尿液”说着自己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莹莹瞪着大眼睛仔细回味了一下,自己也咯咯笑了起来:“还别说,这药吃进去还真舒服,全身都暖洋洋的,要是能治我的伤,我天天喝……也行”说着看了一眼沙发上的三只花豹,自己“咯咯咯咯”的大笑起来。

    她刚笑了一会儿,突然觉得一股冰冷的气息从爷爷手中钻进她的胳膊,她不禁打了个寒战,笑声嘎然而止。

    “运气,跟着我的气息运转真气!”爷爷低声说道,莹莹闻言赶紧收敛心神运起身上的真气,跟着爷爷催进的真气在体内运转。

    边上的小静怡和姗姗听到爷爷的话,赶紧放下手中的零食,也一声不吭地盘膝坐在了地上,双手抚在丹田上运起功来。余静和床边的温梦看到此景,也赶紧往前走了两步盘膝坐在了地上,按照爷爷传授的内功口诀练了起来。

    静怡和姗姗跟随爷爷已经习惯了,见到爷爷凝神运功就自然的开始了习练;而余静和温梦知道,在爷爷身边练功就能得到老人的亲自指点,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机会,自然要抓住这个机会了。

    万林看到几人都盘膝练起内功,赶紧向门口走去。练功的时候最忌讳外人打扰,尤其在这余静几人内功不深的情况下。

    他刚走到门口,就见那个小张医生拿着病例出现在门前,万林赶紧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回身把房门关上,冲着小张医生摆摆手轻声说道:“爷爷正在给吴雪莹治疗,此时不易打扰!”

    小张医生听到万林的话脸色一变,这是明显将自己这个医生拒之门外啊!他抬手就要推开眼前这个小当兵的,可刚抬手就想起上次在病房中,被那个土老头莫名其妙地扔了出去。

    他犹豫了一下将手停住了,狠狠瞪了眼前这个小兵一眼,嘴里嘟囔了一句:“莫名其妙,这是西医院还是中医院?我就不信一个中医能把这么重的病人治好?!要是这样还要我这个研究生干嘛?”

    他扭身向后走去,脸上像是挂了一层寒霜般难看。万林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他就不明白,老祖宗数千年流传下来的宝贵医术,怎么在有些人眼中就不值一文呢?

    万林静静地依靠在病房门前陷入了沉思。小雅和玲玲这时走了过来,看到万林静静的站在门前,小雅低声问道:“想什么呢?怎么不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