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四十八章战地救护(三)
    小雅将张娃的伤情说完之后,抬眼看了在场的医护人员一眼,语调坚决地说道:“张娃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抱着另一个伤员在森林中狂奔了数十公里,我们见到他时已经昏迷,可双手仍然紧紧抱着另一个伤员!我们一定要救活他!”

    张涛和周围的医护人员闻声惊住了,他们手上停顿了一下,张涛眼中突然射出一股光芒,大声对着几个医护人员喊道:“快,麻醉!立即手术!”他喊着,飞快地带上了医用乳胶手套。

    临时手术室外静悄悄的,黎东升一边叮嘱直升机驾驶员尽量保持机身稳定,一边与万林、玲玲几人紧张地注视着身前的白布帷帐。他们的脸上满是紧张的汗水,双手紧紧攥在了一起。

    此时,另一架直升机上也同样用白布围出了一个手术室,少校军医正迅速检查着吴雪莹的伤情。吴雪莹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青紫色,呼吸急促带着“呼呼”的声响。

    少校军医的心中沉了下来,从上飞机开始,他已经给伤员用上了大剂量的消炎药,可伤员的体温已经将近40度,根本就没有体温下降的迹象。他把胸前的听诊器听筒按在吴雪莹的胸前,耳中立即回响起了沉重的啰音。

    他让助手轻轻抱起伤员,自己轻轻敲击了一下吴雪莹的背部,沉闷的声音在他听诊器中回响。“胸部大量积水!”他扭头对助手说道,“准备针管,胸腔穿刺排液!”说着迅速摘下听诊器。

    目前伤者的右侧胸腔已经满是积液,右肺根本无法张开,如果不迅速派出积液,极可能造成呼吸衰竭出现危险。伤者胸部侧面的断骨一定是伤到胸膜引起了胸膜炎,才导致胸腔出现大量积液。

    少校接过助手递过来的针管,对着旁边的一个护士说道:“抱紧她”说着手指按动了一下吴雪莹背部肋骨的位置,接过消毒药棉擦了一下,长长的针头立即扎了进去,一股微黄的液体慢慢流向了粗粗的针管。

    少校拔出针管,侧脸看了一下吴雪莹的脸色,立即说道:“纱布”伸手结果纱布堵在了针孔部位。

    护士将吴雪莹放平,少校军医立即看看他的脸色,取出听诊器听了一下她的胸部,紧缩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随着积液的抽出,吴雪莹的呼吸明显舒缓了许多,被憋得青紫的脸色也慢慢变成了红色。

    少校军医摸了一下她的脉搏,发现跳得还是很快,一股股的热浪从她的身体中传来,显然高烧还没有消退,可情况已经在好转了。

    此时,张娃依旧静静的躺在直升机上,军医张涛已经在实施手术,当他用手术刀切开张娃的腹部后,立即睁大了眼睛,一股一股的淤血从腹腔中流出。

    一旁当助手小雅和护士也愣住了,他们简直无法想象这样一个重伤病人怎么就能抱着一个人在山林中跑出数十公里,子弹从张娃的肝部下方穿过,强烈的冲击造成了肝裂伤,已经出现了大规模的出血,肝部已经出现了局部坏死迹象。

    “吸引器!”张涛看着张娃腹腔内的淤血命令道,必须将腹腔内的淤血清除,才能仔细探查伤者体内肝损伤的情况。

    张涛中校抬头看看正在输入张娃体内的血袋,他怎么也不相信一个体内出现大出血的病人还能坚持到现在。可旁边生命监测仪上,那一根缓慢却有力的曲线仍旧在延续着起伏。

    他不明白这个失血如此多的伤员怎么还能维持这样的心跳?常人在此情况下早就撒手人寰了。

    他轻轻摇摇头,迅速弯下腰查看对方的肝损伤情况,然后直起腰看着小雅说道:“伤的太厉害了,目前肝脏功能已经基本丧失。按一般情况,他早就应该不在了,可目前这种大出血居然已经止住了,真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没见到过这种情况”。

    他扭头看着小雅继续说道:“目前情况,虽然出血暂时止住了,可要防止继续出血,只能先将失去功能的部分肝脏切除,结扎出血血管,不过,我很难保证留住他的生命,就是暂时维持住伤者的生命体征,我也无法治疗保证剩余肝脏的存活”。

    小雅作为出色的外科医生,早就判断出了现在的情况,她知道张涛提出的是目前暂时保住张娃生命的唯一选择了,她紧咬着压根使劲点了一下头。

    从张娃腹部引出的淤血已经装满了一个小桶,挂在机舱顶上的输血袋换了一个又一个……

    直升机早已返回了西南军区大院,两架直升机静静的停在停机坪上。停机坪旁停放着一辆有着十字标识的草绿色军用救护车,几个医护人员静静地站在直升机旁等待着机内手术的完结。

    另一架直升机在降落的同时,吴雪莹已经在第一时间被救护车紧急拉往了西南军区总医院,机上的温梦和成儒一同陪着前往。而先期到达的其余负伤队员,也已经被送到了军区总院接受治疗。

    当直升机稳稳停在军区大院的直升机停机坪时,黎东升就带着万林几人跳下了直升机,几人走到迎接他们的西南军区作战部部长齐志军的身边,黎东升简单向齐志军介绍了一下情况,然后几人就站得笔直,紧紧盯着直升机的舱门。

    数个小时过去了,黎东升一行人就像是钉子一样站在停机坪上,远处经过的官兵全都看到他们全都停下脚步,有些吃惊地向停机坪上望来。

    当他们看清是一群全服武装的特种军人静静地站在停机坪上,他们全都轻手轻脚地走开了。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从现场肃穆的气氛中,他们已经感受到了一种沉重和压抑。

    夕阳西下,一抹残阳照在停机坪上,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直升机舱门口。小雅跳下直升机就急匆匆的跑到黎东升几人身前抬手敬礼,立正喊道:“报告”。

    她的喊声刚出来,紧绷的脸上突然挂上了两颗大大的泪珠。现场突然凝固了,所有人的心一下沉入了冰窖!停机坪上的气温好像一下进入了冰冷的冬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