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五十四章战斗减员
    对岸的几棵大树正在风雨中摇曳着头顶的枝叶,就像是几个死亡使者举着巨大的招魂幡在召唤着这些追兵,他们脚下翻腾咆哮的河水正在发出巨大的吼声,犹如地狱中无数的冤鬼在举着一堆雪白的枯骨在呐喊。

    眼前的一切让这群追兵突然感到了毛骨悚然,脸色变得煞白,他们互望了一眼,掉转身子就向石壁下跑去……

    此时,小雅一行人已经到达大山底下,小雅低声叫道:“原地休息,温梦、包崖警戒”,现在基本上算是安全地带了,她现在必须停下来给几个伤员检查伤势了,如果危重伤员的伤势得不到及时处理,就可能危急他们的生命。

    小雅让把三个伤员都扶到一块大石后面坐下,她先走到伤情最重的小李身边解开他伤处的绷带,用微光手电照了一下伤处,见他脖子上只是被弹片擦伤,肩上的弹片已经被拔出,只是失血过多。她迅速给小李的伤口撒上爷爷留下的药粉包扎上,然后注射了消炎药。然后又看看阿布小兄弟的大腿,见是被子弹贯穿,并没有伤到骨头。

    小雅迅速处理完两人伤口,心中松了一口气,她原来一直担心小李的伤势,现在看只是失血过多导致了身体的虚弱,心中悬着一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小雅的目光转向魏超的手臂,眉头突然皱了起来,刚才在河岸上给他紧急包扎时心中就觉得要麻烦,魏超的伤处正在右臂肘关节上。

    小雅小心打开绷带,撕开他的衣袖,鲜血早已经将他的衣袖浸湿,一颗子弹深深镶嵌在肘关节上,只露出了一个弹尾,整条臂膀已经高高肿起。这显然是他中弹后还在战斗中剧烈运动,造成了伤情的加重。

    小雅的心沉了下来,她知道魏超这条手臂废了!这颗子弹已经击碎了他的肘关节,子弹不但击碎骨头,而且破坏了关节中的各种组织,就是取出子弹伤口愈合后,手臂行动也要受到极大限制。

    魏超的这条手臂,残废了!

    小雅深深的凝望着魏超的伤处,眼中突然蒙上了一层泪水。从她和玲玲踏进花豹突击队营地的那一刻起,洪涛、启东、魏超……这些老花豹队员就像一个个大哥哥,在无微不至的关怀着自己。

    在枪林弹雨中,她们的身前总是遮挡着这些可亲、可敬的大哥。可今天,她却眼看着这个可敬可亲的大哥无能为力!

    魏超已经感觉到了小雅情绪的变化,他低头望了自己的手臂一眼,脸上露出了一种惨然的微笑,低声说道:“来吧,妹妹!不行就把它剁去!”

    小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哗哗”的流了下来。她猛地站起身靠近魏超,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了一下魏超,声音哽咽着说道:“对不起了,魏大哥,妹妹无能啊!我尽力吧!”

    小雅猛地松开魏超,一把从身上取下毛巾塞进魏超嘴里,抬手从急救箱中取出一把手术钳,夹住镶嵌在魏超肘部关节中的弹尾,猛地拽了出来。在这种时刻,她同样没有使用麻药,这片山林就是危险地带,绝不能让魏超失去自保的能力。

    魏超的身体剧烈震动了一下,全身都在微微颤抖,可他没有发出一声叫喊,他两眼圆睁,眼角似乎都迸出了血丝!

    小雅迅速取出药粉洒在伤口上,又掏出针剂迅速给他注射,然后用纱布紧紧缠绕了几圈,跟着取出两块夹板一前一后夹在他的胳膊上,继续将绷带密密麻麻地缠绑上,将他的臂膀紧紧固定在夹板上,尽可能避免他这条臂膀运动中加重伤情,保全他的胳膊功能。

    阿布的两个兄弟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们终于知道什么叫钢铁汉子,终于知道什么叫义薄云天了。眼前的一个个勇士在战斗中奋勇前冲,在撤退时挡在自己身后,在子弹打进他们的身体后,他们连吭都不吭一声,还在拼死掩护着他们撤退。这可是一群原本素不相识的人啊。

    阿布兄弟的眼中突然流下了泪水,他们可是在这里被人视为低人一等的原始部落啊,他们何曾受到过如此的礼遇,又何曾有人为了他们抵挡子弹!

    两人眼中“哗哗”地流着泪水,他们已经从小雅和魏超两人的神态中知道,这位勇士的胳膊残了。两人双膝一弯突然跪在了泥泞的山坡上,他们没有文化,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他们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来表达此刻的心情。

    魏超的脸色苍白、惨然,他慢慢抬起左手让他们站起。这时,行动队员的耳机中突然响起了启东的声音:“小雅,报告情况?”

    小雅抬手抹了一把自己的眼泪,低声回答道:“报告,魏超小组已经安全撤回,现在已经到达山脚下”,“伤亡情况?”启东接着问道。

    小雅看了魏超一眼,说道:“魏超右臂重伤,小李肩部重伤,阿布一个兄弟腿部负伤。三人均丧失战斗力!”

    启东闻言愣住了,他没想到魏超一组居然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七个人居然有三个战斗减员。

    就在这时,启东的耳机中突然响起了魏超低沉的话语:“我是魏超,胳膊上这点伤还达不到战斗减员的要求。放心吧,我老魏还能干!”

    “我老魏还能干!”所有突击队员都从耳机中听到了魏超这句低沉、坚定的话语,这一句坚定的话语就像是一柄抡起的重锤,狠狠击打在行动队员的心上。他们每人的眼中都蒙上了一层雾气,握枪的手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

    耳机中静静的,启东半天没有回答,那可是朝夕相处的兄弟,可是枪林弹雨中相互依存的战友啊!可他知道,刚才小雅的回答是从一个战地医生的角度作出的判断,这足以说明魏超几人的伤情不适合参战了,如果继续参战,那就面临着极大的风险,或许就会危及到他们的生命。

    决不能让他们继续参战了,可现在任务没有完成,此处又是异国他乡,该如何安置这几个伤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