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八百四十五章瘆人的声音
    此时,山坡上的敌人正快速向山顶攀爬的,距离山顶有七八百米的距离了。黑暗的山坡上树影婆娑,一个个敌人的身影在石块和灌木丛中忽隐忽现。

    行动队员静静地趴在石墙边上观望着敌人的身影,枪口不断随着敌人身体的起伏变换着方位。就在敌人接近到五、六百米的时候,启东手捂着左边的脸颊,吸着冷气低声命令道:“准备射击!”

    不远处的小雅听到耳机中的声音有些异样,扭头看到启东的手捂着脸,心中一沉,知道他是在刚才的战斗中负伤了。

    小雅悄悄从石墙后面往后退了两步,刚想向启东接近,耳机中就听到启东叫声:“机枪手,射击!”

    “哒哒哒哒……”,山顶上立即炒豆般地响起轻机枪欢快的声音,围墙边上七、八挺轻机枪突然喷射出了火舌,一个个手持机枪的行动队员已经半蹲着立在石墙边上,居高临下的对着山坡上扫射。

    山顶坐落在峡谷之外,是峡谷的重要屏障,敌人在这里配置了十几挺轻机枪和几支火箭筒来进行防御,现在除去在战斗中损坏的机枪,剩下的都被行动队员拿来架在了矮墙上。

    小雅赶紧伸头向下望了一眼,原来争相向山顶摸来的敌人不知什么缘故?突然掉头向山下跑去。此时,敌人还没有进入自动步枪的有效射程,所以启东只命令射程稍远的轻机枪开火,显然是想尽量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减轻谷内万林他们的压力。

    小雅弯腰跑到启东身前,一把将他从石墙边上拉了下来,拉开他的左手,见他左脸和脖子上已经流满了鲜血,一道小拇指粗的伤痕从左侧脸颊侧面穿过,脸颊上的肌肉向两边翻着。

    小雅低头对着话筒喊道:“全体注意,王大力接替启东指挥!”拉着启东就向身后的一棵大树下跑去。

    此时,王大力正抱着速射机枪警戒着,突然在耳机中听到小雅的喊声,他心中一颤,知道启东一定出事了,不然不会让他接替指挥。他赶紧扭头望去,见小雅正拉着启东跑向后面,知道启东负伤了。

    他见启东跑动的动作知道伤情不重,赶紧又扭回头望着山下,山坡上的敌人飞快地向山下没命的跑着,转眼之间已经跑到了山下,山坡上留下了四、五具尸体。

    “停止射击!加强警戒”王大力低声命令道,回身就和包崖几人向后面小雅和启东的位置跑去。

    此时,小雅已经迅速打开了急救箱,正用酒精棉给启东处理着伤口。启东看到大力跑过来,两眼一瞪,咧着嘴问道:“你跑来干嘛,战斗进行的怎样了?”

    “敌人肯定是接到撤退的命令了,跑的比兔子还快,留下了四、五具尸体。我已经安排好警戒了”大力瓮声瓮气的回答,跟着担忧地问小雅:“严重吗?”

    “擦伤,你们几人把敌人帐篷的帆布给我们围起来,我需要照明”小雅飞快地说道。

    大力立即叫来几个队员,从草地上拽起敌人的破帐篷,用军刀割了一些相对完整的帆布,在小雅身边围了起来。吴雪莹和温梦几人也跑过来在小雅和启东头顶拽起了一块,并在帆布围起的临时医护所中打亮了手电,小雅飞快地清理完伤口的血迹和污物,拿起一针麻醉剂就要在启东脸上注射,准备实施局部麻醉缝合伤口。

    启动看他拿着针筒,吸着冷气问道:“什么东西?”“局麻”小雅说着举起针管就要扎下,启东伸手一把攥住小雅的手腕,说道:“什么时候了?你还给我用这个,直接缝!”

    小雅犹豫了一下,扭头望向大力,见他点点头。他们知道,在现在这个时候,启东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员,必须要保证他头脑的清醒。

    小雅牙根一咬,收起针筒对着启东说道:“那你忍着点!”大力伸手拽下自己身上的毛巾卷成一卷,一把塞进启东的嘴里,让他紧紧咬住,自己转身走出了帷帐。他现在是战场代理指挥员,必须随时了解周围的情况。

    小雅迅速取出缝合针、线,玲玲单膝跪在边上给她当助手。

    此时,山顶上寂静无声,只隐约听到十几公里外的峡谷北面峭壁上传来的枪声。山顶上的队员都趴在山顶石墙后面,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眼睛不时扫向山顶中央的临时帷帐和北面枪响的地方,心中都在担心着启东的伤势和魏超他们的战斗进程。

    他们都知道,启东肯定是在攻击山顶时负伤的,可这么长时间了,他没有顾忌自己的伤势,而是忍着伤痛继续发布着一个个战场命令。

    帷帐中,小雅正在给启东缝合着脸上的伤口,那一声声缝合线从肌肉上拉过的“嘶嘶”声,就像一只爬在周围队员身上的毛毛虫,让每一名队员的心中都在一下一下的抽动,有着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可是在没有任何麻醉的情况下,手术线正从一个大活人的肉体上穿过的声音啊。

    启东两眼紧闭着,牙齿紧紧咬着嘴里的毛巾,右手使劲抓着边上的包崖的胳膊,手微微颤抖着,手上的指甲深深扎进了包崖的衣袖。

    温梦、吴雪莹几人在周围拉着帆布,全都把眼睛紧紧闭上,脸上变得没有一点血色,那丝线穿肉的不大响声,就像是扎在她们心中的一把利刃,不断搅动着,让她们每人都心疼不已。她们不畏惧生死,可耳边的这种声音,却让几人有着一种被煎熬的感觉。

    小雅身边只有玲玲站在一旁,她手拿着自己的毛巾,脸色苍白的不断擦拭着启东的额头。绵绵的细雨中,启东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不断涌出黄豆大的水滴,也分不清是因为剧痛流出的汗水还是那绵绵而下的雨水了。

    终于,那刺耳的“嘶嘶”声突然消失了,小雅扭头让玲玲从药箱中取出爷爷送给她的一个小竹筒,从里面倒出一些药粉均匀地撒在伤口上,然后迅速包扎起来。

    小雅给启东包扎完伤口如释重负的出了一口气,周围的温梦她们也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她们终于从这种瘆人的声音中解放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