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二十七章节外生枝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就是动手,万林也不敢轻易使用两只花豹,怕它们把握不住尺寸,让敌人在临死前发出叫声惊动山顶上的守兵。

    万林两眼紧紧注视着慢慢走来的行动队,心中分析着巡逻队的性质,在路途中遇到的几支巡逻队都是十几人的编制,而这支巡逻队怎么只有六人?

    万林看看山顶,立即明白这支巡逻队只是本座大山的巡逻队,巡逻范围就是身下这座大山,并不像其余的巡逻队在周围大山中转悠,需要兵力相对多一些以便应付突发事件,而这里接近山顶上的防守人员,只是预警性质的一支巡逻队,并不需要太多的人。

    六个敌人都手持自动步枪,双手握枪,枪口指着斜下方,双眼不时观望着四周,脚下踏着地上的草丛和石板,慢慢向万林他们这边走来,几人走的很慢,显然是阴雨天暗淡的夜色让他们看不清脚下的山道,而且山路湿滑,所以走的都极为小心。

    万林皱着眉头看敌人直奔己方而来,在此大战前夕,他本不想节外生枝,因为一旦行动不慎就可能惊动山顶上的敌人。可这几人不知死活的直奔行动队潜伏的山坡而来,一旦让他们接近这里,在如此近的距离内,他们肯定要发现趴在山坡上隐蔽的近三十名行动队员。

    万林牙根一咬,慢慢举起双手对着周围的风刀、成儒和张娃做了几个花豹突击队专用的战术手语,然后手往自己腰间摸了一下,几枚钢针已经捏在了手中。

    万林几人身后的行动队员是按照箭形分布在下面的山坡上,每名队员都将身子紧紧趴在冰冷的草丛中,心脏都在剧烈跳动着,此时决不能惊动山顶上的敌人,一声枪响就会让整个行动计划泡汤。而几个敌人在此时突然出现,而且还逐步接近他们所在的位置,这确实给行动队出了一道难题。

    几名敌人越走越近,在雨声中,紧紧趴在地上的行动队员已经清晰地听到了敌人的脚步移动声。突然,后面行动队员的耳中突然在绵绵细雨声中提到了几声空气被撕破的声音,几声“嗖嗖”的低微声响清晰地钻进了每名队员的耳中。

    就在敌人的巡逻队接近到万林几人身前六、七米远的时候,万林轻轻敲击了一下话筒,跟着右手猛地向前面甩出,与此同时,两道寒光也从万林左边飞出。

    正晃晃悠悠走来的敌人巡逻人员猛地感到额头一凉,跟着眼睛中就看到眼前猛地窜起四道身影,可还没等到他们张嘴呼叫,身子已经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向后倒去。

    几人人影瞬间扑到他们身前,中间的万林和风刀分别抓住了中间四具向后倒去的敌人,而成儒和张娃各抓住了两侧的一个敌人。

    几人迅速看了一眼手中的敌人,两人额头上深深插着风刀的飞刀,另外四人的额头只有微微的血迹冒出,显然是被万林运气甩出的钢针插入了大脑。几人都是瞬间毙命,根本来不及发出叫声。而万林几人迅速扑上,是怕几具尸体滚落山下发出声响惊动山顶的敌人。

    几人拉住尸体迅速将他们按倒在山坡的草丛中,用周围的石块挡住他们的尸体,避免他们滚落。就在万林几人准备抽身返回刚才的隐蔽地点时,突然听到旁边传来轻微的“簌簌”声。

    万林一惊,抬手就要向发出声响的地方挥出,可眼角扫见是虎娃悄悄爬过来,正伸手要拿地上敌人的自动步枪。万林眼中猛地闪过一道寒光,身子如蛇般一扭闪到虎娃身边,抬手就要劈下,可挥到半空又猛地停了下来。

    虎娃猛然感到冷风袭来,侧脸就看到了万林眼中那道冰冷的眼神和凌空劈下的手掌,吓得双手收回蜷缩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万林弯腰一把抓住虎娃的兽皮背心上的腰带,扭头向山上望了一眼,单手提起他弯腰向后面跑了几步,来到启东身边,一把将他狠狠按在启东身边,低声严厉地说道:“看好他,再有异动就地解决!”他是真急了。

    启东刚才在草丛中已经看到了虎娃的危险举动,可他在后面七、八米的位置,根本来不及上前阻止。现在他看到万林恼怒语气,立即伸手一把捏住了虎娃的脖子,将他的脸一下扭到自己脸前,眼光中透着冰冷的气息死死盯着他。

    虎娃这次是真怕了,刚才头顶上万林劈来的掌风早已经让他胆寒了,现在启东那只捏住自己脖子的右手,又钢钳一样令他喘不过气了,再看到他们冰冷的眼神,虎娃终于知道这些人还真不是在吓唬他,一旦自己擅自行动,真可能随时要了他的小命。

    万林冷冷地又看了虎娃一眼,虎娃赶紧举起右手使劲摇摇,表示自己再也不敢了,万林冲启东摆摆手,扭身对着风刀几人一挥手,起身就向侧面的山梁上奔去。

    此时,所有行动队员都从隐蔽的草丛中微微扬起脑袋,静静地注视着万林几人迅速消失在山坡侧面。每人的心中都在暗暗地为他们祝福,他们知道,队长四人和两只花豹前去的地方无异于龙潭虎穴!

    吴雪莹和温梦两人并排趴在草丛中,两人看着万林和张娃几人在山梁上快速闪动的背影,眼中突然一热,两颗晶莹的泪珠从眼角处慢慢流了下来,直到他们的背影在黑暗在夜空下从眼中消失,两人才慢慢抬起手轻轻擦去脸上的泪痕……

    阴沉的夜空像一口巨大的铁锅倒扣在苍穹上,几条黑影在漆黑的山间忽隐忽现,快速在山梁上起伏,正向大山背后的峡谷快速移动。

    此时,依旧趴在山坡上的洪涛和启东静静地看着手表,脸上的雨水顺着他们严峻的面孔慢慢流下,可两人依旧一动不动的紧盯着眼前的表针,静等着半个小时后行动时刻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空中的秋雨随着阵阵秋风忽缓忽急地从高空中飘落,山坡上的低洼处已经积满了一汪汪雨水,正顺着山坡上的石缝和草丛间,“哗哗”地向山下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