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一十六章冰封的心灵
    这些古老的山中部落在世俗的歧视,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顽强地繁衍生息,他们在毒品、金钱的诱惑中不为所动,依旧沿袭着世代相传的狩猎生活,他们保持着原始而又质朴、纯真的生活习性,拒绝着外界那些所谓的文明。这是两个只有战死而无跪生的勇敢部落,这是两个应该得到世人尊重的古老部落!

    万林几人激动地往前跨了一步,伸出双手把阿布几人从地上拉起。万林张开自己的双臂紧紧拥抱了一下阿布,深情的凝望着他的双眼说道:“好,我答应你们,你们都是真正的勇士!记住,战场上一定要先保护自己,然后才能打击敌人!我希望你们记住,你们都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希望你们能平安回家!”

    阿布这个在敌人重重包围中,都没有皱一下眉头的部落勇士;这个在身边倒下了上百名父老乡亲,都没有掉下一滴眼泪的钢铁汉子,却在听到万林的话语后,双眼中突然涌上了一层晶莹的泪光。

    多少年来,他们这些世代生活在大山里的人,都被山外之人称之为野蛮人。他们所到之处,人们都用鄙夷的眼光看着他们,他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珍贵皮草,被那些黑心商人以最低廉的价格收走;可他们采购的生活用品,人们却卖给他们最高昂的价格。在这些人眼中,他们就是低人一等,从没有人尊重他们,也从没有人在乎过他们的生死。

    当毒品在这个地区泛滥以后,那些毒贩更是依仗着手中的现代化武器,任意欺辱他们的女人和孩子,杀戮他们的同胞。

    可眼前的这些军人,不但帮着他们消灭那些欺辱自己的毒贩,挽救了他们的族人,还如此的尊重着自己,关心着自己的安危,这不能不让他们百感交集,不能不令他们倍感激动!

    阿布几人的眼中都含着泪水,他们质朴、笨拙的嘴中不会说感激的话语,他们采用了最原始、也最真诚的方式来表达此刻心中的激动,他们跨前一步紧紧拥抱着周围的突击队员。

    他们每抱住一个队员,嘴里都用生硬的汉语说出了“朋友”两字。在他们质朴的心中,“朋友”两字弥足珍贵,那是可以为之付出鲜血和生命的人!

    当虎娃激动的走到玲玲身边伸开双臂要拥抱她时,阿布突然笑了,嘴里用部族语言告诉虎娃这是女人,不可以随便拥抱的。虎娃愣了一下,他只知道给他疗伤时的小雅是女人,可不知道这里还有别的女人,从他们的穿着上根本就看不出性别。

    虎娃咧嘴尴尬地笑了一下,伸手在自己的头摸着,歪着脑袋仔细看着玲玲。

    玲玲笑了,编贝一样整齐、洁白的牙齿在黑暗的森林中闪着白光,她大方地张开双臂紧紧拥抱了一下虎娃,然后松开手抚摸着他的头顶,轻声说道:“以后叫姐姐”,清脆的声音犹如鸟鸣一般在虎娃耳边响起,阿布赶紧低声翻译了过去。

    虎娃愣住了,眼泪突然“哗哗”的从眼眶中留了出来。两手突然捂住嘴巴,一阵低沉的“呜、呜”声从手掌缝隙中传出。

    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在两个月前转眼就失去了自己所有的亲人。当时,他圆睁双目没有哭泣,而是带着满腔的怒火跑进了这片山林,他风餐露宿,孤独地在山中寻找着一切报仇的时机。

    两个月的时光,他在射杀仇人的快感和在被仇人追杀的恐惧中生存着。每当夜幕降临,他都蜷缩在树上或山洞中倾听着山风凄厉的呼啸,感受着秋夜那冰冷的气息,孤独、惊惧和仇恨已经让他忘却了人世间的温暖,忘却了曾经有过的人间温情。

    可今天,他那颗已经冰冷、孤独的心灵,再次感受到了一个女性的温暖,感受到了一个母亲般的呵护,那一个温柔的拥抱,那一声清脆的“姐姐”,让他那颗已经被仇恨冰封的心融化了,让他再次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感受到了亲人的呵护!

    那在他头顶上温情的抚摸,那萦绕在耳边的“姐姐”声,让这个猛虎部族的少年再也无法压抑住心头的委屈和伤痛。他崩溃了!幼小心灵中那被仇恨掩盖下的脆弱,终于在一个女性的温情面前一下显露出来。

    大家听着虎娃捂着嘴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哭声,脸色一下暗淡下来,眼中突然喷射出了怒火。玲玲的眼中转悠着泪花,爱怜地一把将虎娃搂在了怀里,掏出毛巾擦着他脸上喷涌的泪珠。

    在大家的心中,他可是一个孩子,是一个本应无忧无虑在山间玩耍的孩子啊!可人世间的丑恶,却把这样一个本应生活在灿烂阳光下的少年,送进了一片暗无天日的仇恨之中。

    “杀!”每个行动队员的心中都在呐喊着,他们的眼中都浮现着一个个小鬼子丑恶的面孔,浮现着一个个他们屠杀山民的景象。他们的眼中都喷射出了熊熊的火焰,双手都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枪支。

    山风吹拂着枝叶发出了“呜呜”的声响,枝叶在轻柔的摆动,昏暗的林中回响着一个少年撕心裂肺的哭声……

    所有行动队员静静地站在林间,没有一人晃动身体,他们都在感受着一个悲惨少年的悲哀,体会着他心中的仇恨!万林、成儒、张娃、小雅几人的衣衫早已被真气鼓起,仇恨、愤怒已经让他们不自觉地运转起了雄浑的真气……

    虎娃的哭声渐渐小了,阿布默默地走到玲玲身边,轻轻把虎娃拉过来搂在怀里,犹如父亲一般低声安慰着。

    虎娃止住哭声,扬起满是泪痕的脸看着玲玲,突然双膝一弯跪倒在林地上,吃力地从嘴里低声冒出了两个汉字:“姐…姐”!

    他不会汉语,可他已经从阿布嘴中知道了这两个字的含义,玲玲那声轻柔的“叫姐姐”,已经深深的、永远的镌刻在了他的心里。

    玲玲笑了,弯腰拉起这个小弟弟,伸手抹去他脸上的泪痕。虎娃笑了,那张曾经被仇恨冰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憨憨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