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七十四章神秘庄园
    此时,在距离万林他们宿营山洞一百多公里的大山深处,有一个纵深七八公里、宽约三四公里的大峡谷,峡谷两面山坡上长满了高大茂密的树木,其中一面的密林中隐隐露出了一片红墙绿瓦的庄园。

    峡谷中央有一条一百多米宽的大河顺着山谷的走势蜿蜒而下,河面上静静的回流穿过山坳,清澈的河水在清晨的阳光下闪动着一片晶莹的波光,河边拴着几条小船,一动不动的漂浮在河边。

    河岸上,一条用碎石铺就的道路从红墙绿瓦的庄园,随着山势的起伏向山下弯弯曲曲的延绵,然后与静静的河水并排向山外延伸,犹如两条交织在一起的山中巨蟒。

    整个山谷看不到一个人影,河道两侧山坡上的树林、竹林中,一些起伏的小鸟正在树上觅食,不时发出“叽叽喳喳”的鸣叫,远处的大山上不时响起一两声猛兽的嚎叫。

    一辆草绿色的吉普车从远处顺着河边的道路快速的向峡谷驶来,巨大的发动机轰鸣声和轮胎快速转动碾压石子的声音在山间回响,打破了山中原有的寂静,大片扬起的尘土在快速前行的吉普车后起伏翻腾。

    风驰电掣的吉普刚沿着河边道路刚冲进峡谷,前面的山坡树林中突然钻出七、八个手持自动步枪的人,三人站在路中对着扬起手,其余几人则搬着一道竹签插成的三角形路障横在路中,然后平拍站在路障两侧端枪对准了飞驰而来的吉普车。

    一条坦克履带一样的路钉带子早就横在道路上,上面布满了一排排在阳光下闪着寒光的三角形大钉子,形成了一条阻挡车辆行进的路障。

    “吱……”随着一声急促的刹车声,车上副驾驶座上的人从车窗探出硕大的圆脑袋:“妈的,没看到是我吗?快移开路障!”

    来人五十岁左右,胖胖的脸上长满了横肉,一双细小的眼睛血红,恶狠狠地对着哨卡前的哨兵吼道。

    “是是是,熬磨师长,您车速太快,我们没看到是您”一个哨兵满脸堆笑地说着,挥手与其余几人弯腰将地上的路障拖到一边,吉普车“嗡”的发出一声轰鸣,一阵风似的冲了过去,扬起的尘土立即将几个哨兵笼罩在灰尘之中。

    原来,这里就是敖昆贩毒集团在山中的大本营,而那个胖胖的圆脸人就是当初敖昆起家时,帮助他夺取原来老板家业的那个熬磨团长。正是熬磨当时的表现,敖昆一直将他视为知己,让他和自己的弟弟坤沙一同负责自己的武装力量。后来敖昆毒品生意做大后持续招兵买马,手下的兵力也达到了千人以上的规模,对外就声称一个师的兵力,并任命熬磨为师长了。

    几个哨兵眯缝着双眼看到吉普车扬长而去,然后苦笑着抬起衣袖擦擦脸上的灰尘,弯腰将闪着几排寒光的路障又拖回路上,一个哨兵直起腰望了一眼绝尘而去的吉普车,说道:“今天怎么回事,师长怎么这么大火气?”

    边上一人将自动步枪背到肩上,回答道:“肯定是出大事情了,不然他不会这么慌张,你没看到他的眼睛都快冒出火了?”

    站在路边的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从腰间掏出一个对讲机喊了几句什么?然后将对讲机挂在腰上走到路中,对着几人说道:“你们不知道前几天师长就带着400多名弟兄出去了,今天怎么就自己带着两人回来了?妈的,肯定出大事了,不然,平时跟活佛一样的师长不会这么凶神恶煞的!”

    几人听到这里,回身望了一眼正往山坡上钻去的吉普车,黑黑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担忧的神色。

    此时,绿色吉普车已经离开河岸顺着石子路向山上开去。车子刚拐上山坡,一道哨卡出现在前面,一道木栅栏横在路上,一条闪闪发光的路钉铺在栅栏后面,路边有一座竹木搭建的岗楼,一个哨兵站在高高的岗楼顶端,手里举着一个步话机正弯腰对着下面喊着什么?

    随着汽车的轰鸣声,几个士兵已经迅速钻出岗楼跑到了路障后面,弯腰将两条路障搬到一旁,让出了道路中间。

    吉普车轰鸣着从刚移开的路障中间冲了过去,飞速旋转的轮胎将石子路上的碎石溅起,飞溅倒了路边的几个哨兵的身上、脸上,几个哨兵的脸上一变,可谁也没说什么,只是相互看了一眼,脸色都明显带上紧张的神色。

    绿色吉普车在山坡上接连经过了七八个哨卡,终于看到了坐落在山坡上方的宏伟庄园。

    山坡上一座占地数千平米的院落,在绿色的树林包围下显得异常隐秘,从山下很难发现这里会隐藏着一座如此巨大的院落。院墙为绛红色,墙顶上是一溜在阳光下闪着淡淡黄光的琉璃瓦。正对着那条蜿蜒山道的是一个朱红色的双扇大门,上面金光闪闪的分布着一些门钉,猛一看就像是华夏皇宫中的大门一样。

    庄园两侧的山坡上分散着几个小院落,也同样是青砖红瓦,与庄园一同坐落在山坡上,与大片绿色的森林和山下的静静的河水组成了一幅优美的画面。

    山顶上,一条白色的溪流顺着常年冲出的水道,“哗哗”流淌着流进下面的庄园,然后从庄园一角缓缓流出,顺着树林中的水道汇入山下的大河。

    绿色吉普车呼啸着冲到大院门口,朱红的两扇大门突然打开,十几名身穿迷彩服手持自动步枪的人突然出现在大门两侧,显然他们是得到了前面哨卡的通知,听到汽车马达声就打开了大门。

    吉普车毫不减速地冲进了庄园,显然车内的熬磨师长是这里的核心人物,不然绝不会如此顺利、快速地通过这道道戒备森严的哨卡。

    从山下河边到这半山腰上的庄园,两千多米的距离居然设立了十几道明暗哨卡,而且哨卡两边的林中还隐隐透出不少晃动的人影。

    显然这里是外表看似平静,可山坡上还不知布置了多少兵力,而河道对面的山坡树林中也能看到偶尔晃动的身影。这个看似平静的峡谷显然是戒备森严、暗藏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