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五十九章索命鞭影
    林边激烈的枪声戛然而止,只有几支狙击步枪还在林中偶尔响起低沉的吼声。河对岸被两挺格林特速射机枪子弹和无数的轻机枪、自动步枪子弹筛过一遍,剩下的零散敌人自然交由狙击手清理了。

    格林特机枪震耳的枪声一停,“出击!”万林对着话筒命令道,身子随着话音从高高的树冠上直接扑了出去,身后紧跟着一条条矫健的身影,如下山猛虎般突然从树冠中扑出,前面的人都拖着一根长长的鞭子,后面跟着扑出的人则是人手一把军刀,寒光闪烁。

    一行人扑出就迅速冲向了正在拼命搏杀的人群。此时,张娃射完两枚火箭弹就从树上溜了下来,手中的自动步枪对着已经冲上桥面的和刚冲过小桥的人影扫射了两梭子,跟着把自动步枪背到身后,抽出长鞭就向前面人群扑了出去。

    这时,河岸上一群群的人影正在殊死搏斗着。老族长的身前正飞快跃动着两只花豹的身影,随着两只花豹的跳跃,它们身后立即喷射出道道血柱,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在河岸上响起。

    老族长嘴角挂着血迹与身旁的阿虎几人正在对着围在身边的敌人快速挥动着弯刀。从那两道耀眼的光柱出现到现在看到那一条条矫捷扑出的身影,他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上已经涌出了两颗亮晶晶的泪珠。

    他使劲挥动着弯刀格挡着对方的刺刀,可心中却在大声呐喊着:弯刀部落的救星终于出现了,豹神显灵了!弯刀部落有救了!

    万林身如鹰隼扑击一样从四、五米高的树冠上率先扑了出去,人在空中右手在腰间一拽,两眼精光暴射,近三米长的长鞭猛地挥起,“呜”,一股冷风对着一个躲在一旁正向一个弯刀战士打冷枪的敌人飞去。

    “啪”, 已被万林灌入雄厚的内力的长鞭,在空中犹如一把黑色的巨刃狠狠抽在对方肩头,对方的右肩带着右边的手臂瞬间脱离了他的身体;长鞭随即犹如一条灵蛇,鞭梢在落地的瞬间突然昂起,“呜”的一声从周边另一人的脖子上划过。

    一颗硕大的头颅突然凌空飞起,被长鞭抽断肩膀的人愣怔了一下,两眼不可置信地盯着正往地下落去的手臂,嘴里突然发出一声惨叫,身子随着喷涌的血柱向侧面倒去,正好看到那颗飞起的的同伴头颅,他已经暗淡的眼神突然闪过一丝惊恐,跟着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万林在空中接连解决两个敌人,落地就身形如电、左躲右闪地迅速扑进了前面格斗的人群,随着身形的快速移动,“啪啪啪”一连串的清脆的声响接连响起,一道道血红的鞭痕从正与弯刀战士格斗的敌人身上露出,每次鞭梢的扬起都带起一溜血花。

    随着长长的鞭子飞舞,弯刀战士对面的敌人惨叫着向后面退去,身上的鞭痕深可见骨。

    周围的几个弯刀战士还没明白发生什么,就见正与自己殊死搏斗的敌人身上突然冒出道道血痕,跟着就惨叫着向后退去。

    他们扭头才发现那条手舞长鞭在人群中快速游走的人影,定睛一看就是刚才在院中比箭的那个异族勇士,几个弯刀战士狂喜地发出了“呜呼”、 “呜呼”的喊声,提着弯刀向周围的敌人扑去。在他们心中,豹神已经显灵,神将终于出现了!

    “呜呼”的喊叫声不时从战场的不同方位响起,每个弯刀战士都舞动着手中的弯刀上下挥舞,嘴里大声疾呼着“呜呼”,好像这种叫声给已经濒临败境的弯刀战士注入了一股神奇的力量。

    整个河岸刀光闪烁,一条条黑影纠缠在一起,冷兵器砍切在人体上的“嚓嚓”声,混合着凄厉的惨叫声、弯刀和刺刀的撞击声、“呜呼”的呐喊声与河水的奔腾声响成一片,整个河岸犹如沸腾了一般……

    万林手中鞭影闪烁接连解了周围几个弯刀战士之危,在快速移动中眼睛往边上一瞥,见十几名敌人正围着老族长身前,保镖阿虎和阿豹分列在老族长两侧,身后是两个头发花白的族中长老,他们使劲舞动着弯刀抵御着身前敌人的刺刀。

    不远处,阿豹三兄弟正被六七个敌人包围,显然是敌人已经发现了老族长在这群土著人中的地位,都聚集过来想先把老族长拿下。他们过来就分出一部分人,把护卫在老族长身后的阿布三兄弟与老族长他们分割开,让他们首尾不能相顾。

    万林看到老族长这边危急,身子一晃就要向这边冲来,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侧后方一阵疾风袭来,他身子猛地向抢扑出,手中长鞭笔直向后刺去,“嗯”随着一声闷哼,灌注了内力的长鞭有如一把利剑,从对方腰侧直接穿过他的身体,而对方手中步枪上的刺刀带着一溜寒光,紧擦着万林的身侧划过。

    万林向后刺出长鞭,身子还在向着老族长他们扑去,手中的长鞭穿过敌人躯体没有一丝停顿,直接从身后抡起,“呜”长鞭穿着敌人尸体,带着一股锐利的风声向正围攻阿虎的几人后背甩去,左手腰间一拍,一把钢针跟着甩向正围攻阿豹的几名敌人。

    正在围攻阿虎的几人突然感觉到身后巨大的风声,猛地向两边闪去,被从鞭身甩出的尸体猛地砸在了两个正要闪避的敌人身上,两人踉跄着扑向阿虎。

    阿虎被突然的变化也吓了一跳,跟着看到两人踉跄着向自己冲来,他身子一侧,左手探出一把握住一把刺来的枪身,顺势往前使劲一推,“咔”的一声格挡开另一把刺来的尖刀,右手弯刀猛地飞起砍过另一人的脖子,跟着使劲往回一拉弯刀,割庄稼一样又削断了被自己攥住枪身的敌人脖子,瞬间斩掉了两个敌人的头颅。

    另一侧正举着插着军刺的步枪向阿豹使劲刺去的敌人,猛地听到周边同伴的惨叫声,正想分兵赶过去支援,可还没等他们转过身子,几人顿觉后背一阵剧痛,数根钢针已经从四人后背穿入内脏,几人眼前一黑,大叫一声向前扑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