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三十九章湍急的河流(加更)
    山间蜿蜒的山道上泥泞不堪,整个队伍没有一人出声,只有脚下踩在泥地上发出的“吧唧、吧唧”的声响。

    走在最外侧的张娃听着寂静山间响起的脚步声,凝神往周围望了一眼,他惊奇地发现这些脚步声基本是自己这些行动队员脚下发出的,而周围的族人脚下只有轻微的踏地声。

    他冷眼望去,见这些身穿兽皮背心的族人基本上都身材低矮、匀称,赤着脚板,走在泥泞的山道上脚步极为轻快,基本上听不到声响。

    张娃不禁暗叹,自己这些人还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特种部队,可在这种泥泞的山路上行走,还是不及这些世代祖居在山里的乡民。

    族长居住的地方在山脚下的山坳中,万林远远就看到山坳中已经点起了一个个明亮的火把,火把从山坳中向一行人行进的山坡上延伸,在夜色中形成了一串跳动的光亮,格外抢眼。

    远远地,万林在山坳中跳动的火光中看到山坳中建着一个圆形的建筑物,像一个巨大的城堡矗立在山坳之中,里面人头攒动,许多人都举着火把。

    山坳周围只有自己行走的这面是一个缓坡,而另外三面却是陡峭的山崖。山脚下传来阵阵激流拍岸的“隆隆”声,一条湍急的河流翻腾着浪花,汹涌的从山坡下方咆哮而过。

    万林边走边观察,难怪这个部落会在这里生存了数百年,他们聚集的地点三面峭壁,一面临水,易守难攻。这里对于狩猎民族来说,周围群山环抱,水草丰沛,各种动物云集,确实是绝佳的生存地点。

    来到山脚下,那条湍急的河流展现在大家眼前,二十几米宽的河道中浪花飞溅,一波波水浪翻起巨大的浪花向前飞奔,朵朵浪花拍击在岸边石壁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河道对面站着十几个一手举着火把,一手端着自动步枪的壮汉,冷峻的目光在火光中闪闪发光,对面河岸生长着一片茂密的树林。河面上两条粗粗的树藤编制的绳索横穿河道,上面排布着一块块五六十厘米长的木板,在湍急的河道上形成了一条软索桥,桥面两边没有任何扶手,小桥在激起的浪花中上下起伏。

    从险恶的地形看,这里是唯一可以进去庄园的通道,可前面湍急的河流为庄园提供了一道天然的保护屏障,这条狭窄的浮桥既是进入庄院的通道,同样也可以在危急时刻可以随时斩断,保护里面的族人。

    万林看到这里的地形心中一沉。他知道一旦进入庄园,自己一行人就犹如鸟入樊笼,要想冲出来将很困难。

    他扭头看看周围,见周围密密麻麻站满了虎视眈眈的弯刀族人,他轻轻摇摇头,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要想不付出巨大伤亡,将很难突围出去。

    他牙根一咬,心中暗道:也许进入庄园还有和平解决的方式,这群人就是再难缠,也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对自己这群没有伤害他们的人动手吧?就是万一发生冲突,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族长来到河边回头冷冷地望了一眼万林,转身向摇晃的小桥上走去,六十多岁的族长两脚稳稳地踏在桥面上,一步步走过了小桥,跟着站在桥边望着对面的行动队员。

    万林冷冷地看着族长走过小河,心中已然知道这个老人居然是一个武功高手,他在起伏的桥面上慢慢行走,上身居然毫不摇晃,这说明族长的下盘极其稳固,只有练过武功的人才能有如此稳定的下盘功夫。他身后的两个保镖也不动声色的一同走过了浮桥。

    在这种激烈摇晃的桥面上快行相对容易,越慢越需要脚下具有深厚的功夫,不然很难在狭窄的桥面上保持平衡。

    万林见看到族长走过桥面站住回望着他们,脸上似乎有着嘲讽的味道,他冷冷的对老刘说道:“走”,右手紧紧握住老刘的胳膊起身向桥面走去。他知道,在周围弯刀族人武力环伺的情况下,要想避免冲突,只有硬着头皮过去了。

    这时,被小花和万林爷爷救过一命的阿布快步跑到万林身侧低声说道:“我扶你们过去!”万林摇摇头,攥住老刘的胳膊向桥面走去。

    对面的老族长和两边分列的族人紧紧注视着迎面走来的两人。狭窄的小桥在波涛汹涌的河面上下左右剧烈摇摆着,万林紧紧攥住老刘的胳膊走到小桥边上,自己轻轻踩在桥面木板的边缘,将大部分桥面让给了老刘,嘴里突然轻喝一声:“走!”脚下突然抬起,犹如腾云驾雾一样轻踩桥面,闲庭信步般转眼就到了河道中央。

    桥下的河水剧烈翻腾着,溅起的浪花在两人脚底翻涌。大家的眼睛都紧张的注视着两人的脚下。

    只瞬间功夫,万林似乎是脚不挨桥面一样抓着老刘走过了激流汹涌的河面。对面的老族长眼中精光一闪,这边的阿布则是长长舒出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他微笑着望望自己的兄弟,好像在说:恩人的后代,绝对差不了!

    紧跟着,后面的洪涛和风刀两人同时踏上了窄窄的桥面,两眼直视着前方,上身挺得笔直,大踏步的走过了桥面……

    一组组队员毫不在意的走过了桥面,此时,老族长和围在河道两侧的族民眼中都已经露出了惊诧的目光,手中的弯刀和枪口都不自觉的垂了下来。

    除了他们族人,他们还没见过在如此狭窄的软桥上毫不在意走过的人。勇士,这都是勇士!对于崇尚彪悍的勇猛民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叹服,只有勇士是可以让他们钦佩、信服的。

    在昏暗的夜色中,他们还没发现刚刚走过河面的队伍中还有着一批年轻的女兵,不然他们更会大惊失色了。

    他们并不知道,这点考验对这些经过特种训练的队员来说,还真是小菜一碟。就是一根绳索,也不会阻拦住他们的脚步,就别说这样一座起伏的小木桥了。

    老族长的眼中已经少了那股冷漠的表情,却增添了一丝疑惑,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