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三章相生相克
    玲玲气愤的大叫了一阵,突然看着眼前咧着大嘴的小白,再看看空中舞动的美丽翅膀,自己也忍禁不住捂着肚子“咯咯咯咯”的大笑起来,一屁股坐在林间笑得站不起来了。

    爷爷笑着从身上拽出一块毛巾走到玲玲身前,疼爱的用毛巾擦去她脸上的鸟屎,又拽过她的手也轻轻擦着,然后静静的抚摸着笑得花枝乱颤的玲玲头顶,仰头向空中望去。

    老人看着头顶环绕的飞鸟明白了,这可不是玲玲和小白幻想的百鸟朝凤。这是这些嗅觉灵敏的鸟儿,被香魔树那诱人的黄球香气吸引过来的。

    刚才这片林间空地飞鸟绝迹,显然是平时香魔树上那股摄魂的香气早已经引起了鸟儿们的警惕,不敢飞临这片区域。可随着大树的倒下,那股摄魂香气也渐渐淡了下来,而刚才爷爷将黄球刺破,那股有别于摄魂香气的醒脑、明目的清香,立即把这群嗅觉灵敏的美丽小鸟招了过来。

    玲玲和小花的笑声也渐渐止住,玲玲擦着笑出的眼泪站了起来,也仰头静静的注视着空中的飞鸟。虽然不是百鸟朝凤了,可这数百只艳丽的鸟儿在头顶盘旋的场面也是难得一见的。

    鸟儿听到下面安静下来,逐渐落在周围大树的树枝上,歪着脑袋,好奇的注视着下面的黑色大树和两人一兽。

    这时,玲玲从眼前的美景中回过神来,扭头不解的问道:“爷爷,我原来不是闻过蛇宝嘛,刚才拿着小花削断的树枝就没事,怎么小白削断的这截树枝毒性那么大?”。

    “你闻蛇宝这么长时间了,再好的解毒药物在体内也有时效,药性会慢慢减弱。况且这是刚从魔树主干上被小白削断的树枝,你又是直接凑到鼻子前使劲闻了一下,毒性自然剧烈。你身上残留的蛇宝药性,已经不足以抵挡这么强的毒性了”爷爷笑着解释道。

    “那我刚才迷糊的时候,您给我闻什么好东西了,怎么这么有效?一下就好了。是那个圆球吧?”玲玲刚才在昏迷中,恍惚觉得自己看到了爷爷举在自己鼻子前的那个黄球。

    老人欣喜的说道:“传说中说到香魔树中有极珍贵的药材,还真没说错。哈哈哈,那个黄球就是这个珍贵药材!刚才给你闻的就是这个宝贝呀。它的解毒功效估计比蛇宝还要强百倍!”

    玲玲瞪着大眼睛贪恋的看着爷爷手里装着黄球的兽皮包,使劲咽了一口吐沫,眼珠一转,突然嬉皮笑脸的往爷爷身前凑了凑,小鼻子使劲吸了几下:“那个…那个圆球还真是好东西!爷爷,要不…要不,您也给我点得了?有这个,我以后就不怕这些乱七八糟的毒玩意了,这些毒东西也太吓人了,不知不觉就把你弄迷糊了”。

    “哈哈哈,你个鬼丫头,现在就惦记上了”爷爷笑了起来,疼爱的在玲玲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接着说道:“还能少了你们的?这药材太珍贵了,我回去要好好研究一下它的药性,然后混合别的药物一同制成一些针对不同病症的药丸。到时再给你们一些”。

    玲玲听到要给她们一些,喜滋滋的挽着爷爷的胳膊,撒娇地说道:“您可记着给我们呀?”“臭丫头,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我的徒孙啊。来,我们把地上的树枝捡起来带回去,这可是好东西”。

    老人说着,与玲玲一起弯腰将散落在林间空地上的黑色枝条归拢在一起,玲玲从爷爷手中拿回自己的军刀,刚想到附近砍了两截树藤,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她扭头问老人:“爷爷,我就不明白了?怎么这棵香魔树的树干和枝条含有这么强的毒素?而这个金黄色的圆球又有那么强的解毒功效呢?”

    爷爷呆了一下,随即答道:“这可能就是自然界相生相克的原理。好多珍贵草药周围都生长着一些剧毒的植物或者生物,这也是它们自我繁衍的需要。这棵香魔树估计也是这个原理,这种自身相克,估计就会自我转化,你看这个黄球现在是解毒圣品,可加入某些别的成分,它立即就会转化成剧毒的东西,估计树枝上的毒性就是这种解毒的东西转化而来”。

    玲玲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嘴里嘟囔了一句:“这么复杂?不管那么多了,好在现在还没转化,不然我刚才吸那几下还不直接去见上帝了?”转身去周围砍树藤去了,她还真是拿得起放得下。

    爷爷听到她的嘟囔,看着这个小丫头的背影,笑着说道:“这丫头到是想得开”说着,扭头看看躺在地上的黝黑树干沉思起来。

    这时,玲玲砍回两根长长的树藤,弯下腰将树枝分成两堆,蹲下身子捆扎起来。老人则扭身走到树干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弯下腰,两手紧紧抱住树身双膀较力,猛地大喝一声使劲往上抬去。

    黑漆漆的大树在老人强有力的胳膊下只是稍微摇晃了一下,又纹丝不动的躺在了地上。

    周围的飞鸟被老人的喝声“扑棱棱”的惊起,在空中盘旋一周又静静的落在了树枝上,似乎没有一点要离去的意思,反而歪着头看着在地上忙活的老人和玲玲,一副俏皮的样子,不时“啾啾”的鸣叫几声。

    刚才,玲玲正在弯腰在地上捆扎树藤,猛然听到老人那声犹如炸雷的大喝,也吓了一大跳,举着军刀飞快地转过身来,见老人正直起腰看着大树发呆。

    老人运足功力这一抬,就是千斤巨石都要被掀起,万万没想到这棵黑色的大树只是轻微的摇晃了一下,可想这棵魔树的分量了。

    老人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黑漆漆的树身,突然咧开嘴笑了,自嘲地对着大树拱了一下双手,说道:“呵呵呵,看来您老是不愿意离开自己的老家啊!也许是我太贪心了,您能把魔树球和这些毛发送给我,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老人说着突然愣住了,表情似乎凝固了一样变得异常庄重。他抬脚往后倒退了几步,回身叫道:“玲玲,过来”,玲玲赶紧将军刀插入刀鞘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