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三章恶有恶报
    “放进来,拿下!”齐志军干净利索的命令邹涛,然后跟着叶锋、邢厅长、黎东升三人起身向大门走去。

    几人刚来到大门口,就见两辆汽车驶进大院,后面的大门立即关上了,邹涛带着几个战士一把将车后排座上的人拉了出来,一把按在了汽车上,邹涛伸手从一个身穿警服人的腰间摘下一把手枪。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我是本市公安局局长于庆生”穿警服的人大声叫着,叶锋和邢厅长老远就看出来人居然是副市长萧震和市局长于庆生。两人正大喊大叫着,萧震黑色轿车上的司机一下蹦了下来,伸手就拉按着萧震的一个特战队员。

    邹涛走过去,冷冷地叫了一声:“让开!”伸手将他向边上推去,“嘿嘿,敢跟老子动手?”自认为武功高强的这个司机,左手抬手抓住邹涛手腕往怀里一带,脚下往前跨了半步,右手一掌击向邹涛面门。

    他以为自己是副市长的司机,就可以为所欲为,不过,他也一直是这样嚣张过来的。

    他从几年前在这个武馆担任教练开始到现在,就跟着萧家父子俩在外面横行霸道,遇到敢跟老板叫板的上去就是拳脚相加,把他从从小习练的功夫在对手身上施展的淋漓尽致,每次动手,他不管对方是否练过武功,必将对方打的筋断骨折,从没遇到过对手。

    所以,今天一看自己的靠山被人按住,立即跑出来解救副市长来了,可他也不看看对方是什么人?那可是西南军区特战大队大队长。

    邹涛面色一沉,被抓住的左手腕猛地一翻,反手锁住了对方的手腕,跟着往对方反关节方向一扭,身子一蹲躲过对方击来的右掌,右肘猛地向对方前胸撞去。邹涛的整个动作自然流畅,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咔”、“咔”两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同时响起,刚还嚣张的司机惨叫一声向侧面跌了出去。

    曾经身为武术教练的他,还没看清对方的招式就被击断了胸骨、扭断了手腕。他不可置信的使劲摇晃了两下脑袋,强忍着剧痛,一声不吭地从地上慢慢爬起,一手捂着胸部连连咳嗽了几声,两眼惊愕的看着邹涛,颤声问道:“你……你,你这是什么功夫?”

    邹涛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也是练武的?一个沦为人家看门狗的人,是不配跟我谈什么功夫的!如果你再跟我提什么功夫,我让你一辈子不敢再提这两个字!”邹涛的目光带着鄙夷、冰冷的气息,对方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赶紧闭上了嘴巴,他从对方的语调中明显感受到了这不是在说笑,如果自己再提“功夫”这两个字,对方一定会让他这辈子都爬不起来!

    司机两眼直直的看着这个穿着军服的人,突然想起了在看守所门前遇到的那个露着暴牙的军人,也是三招两式就把自己这个号称武术高手的教练收拾了。他真纳闷,自己仗着一身武功横行了十几年从未遇到对手,怎么这几天犯了什么忌日了,接连遇到了这些名不见经传的高手!

    他一屁股又坐到了地上,呲牙咧嘴的捂着断裂的胸骨,估计他这辈子也不会再炫耀自己的武功了。

    这时,市公安局局长于庆生被紧紧按在吉普车上,侧脸一眼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省公安厅厅长邢铁跟几人走过来,他犹如见到了救星一样大叫道:“邢厅长,他们这是在做什么?赶紧让他们放开我!”

    邢铁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放了你?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还用我说什么吗?”

    边上的叶锋对跟过来的钱斌一挥手说道:“既然来了,那就别让他们离开了,就地拘押!”

    这股黑恶势力的两个保护伞在这里一起露面,那就不能再让他们走出去了。钱斌对着手下一挥手,几个行动处的人立即走过去从西南军区特战队员手中接过了这两个人。

    “你们凭什么拘押我们?还有没有王法了”副市长萧震直着脖子喊了起来,脸色红红的的,脖子上的青筋都暴露出来。

    “嘿嘿,凭什么?”叶锋指着一群被解救出来的小女孩问道,“这就是你们的杰作?丧尽天良的东西!还有脸在这里喊叫”。

    叶锋怒骂着,脸上红光一闪,抬手冲着副市长萧震的脸上抽了过去,“啪”,萧震的脸上立即印上了五个红红的手指印记。叶锋这个长年战斗在国家安全阵线上的战士,看到身边居然有如此丧尽天良的官员,肺都要气炸了。

    萧震和于庆生两人的脸色突然由红变白,一滴滴冷汗从额头渗了出来,密密麻麻的布满额头。

    “我儿子呢?”萧震突然感到了绝望,他没想到这群人连这么隐秘的地下空间都查出来了,他知道自己完了!可他还指望着能见一眼自己那个亲爱的儿子,这是他现在最挂念的人了。

    他没想到这里着三只嗅觉超级灵敏的花豹,有它们在,就是再隐秘的地方也会被它们翻腾出来。

    “儿子?你还想到了自己的儿子!你们自己亲手把他们送上了不归路!还想见儿子?你就等着接受审判到地狱中去寻找他们吧!”叶锋冷冷地说道。

    这是对这批人渣最好的回应!一群猪狗不如的东西,也应该让他们自己品尝一下那些女孩亲属们丢失自己骨肉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了。

    “什么?地狱!”萧震和于庆生猛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儿子和侄子已经被正法,两人眼中突然涌出了震惊的神色,声嘶力竭的喊道:“你们,你们……”

    萧震脸上那黑色的阔边眼镜框从鼻梁上掉了下来,一条眼镜腿挂在耳朵上,另一只挂在脸上,两只死鱼般的眼睛冒出了一种疯狂的亮光,嘴唇剧烈抖动着,他看着叶锋冰冷的眼神,身子剧烈抖动了几下,一口气没上来,身子猛地向地上滑去。

    “想死?没那么容易!”边上的黎东升见按着萧震的人使劲拖着他往下瘫软的身体,走过来照着萧震的后脖子使劲拍了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