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一章忘我境界
    万林答应着又凝神看了一遍注释,然后将兽皮折叠起来放进自己口袋,随同爷爷一起来到房后的山坡。

    祖孙两人各自找了一块大石,相隔二十几米盘膝相向坐下,各自运起功来。两人按照秘籍中规定的不同层级的运功方式,一级、一级的往上练着,想看看自己究竟能达到什么层级。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小雅几个姑娘背着装满野菜的背篓走了回来,黎东升几人扛着一只小鹿和两只野兔也走了回来,他们远远看到爷爷和万林坐在房后的山坡上一动不动,两人的周围似乎都包裹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罩中一样。

    而爷爷和万林低垂眼脸,胸部轻缓的一起一伏,好像全然没有发觉走来的几人。

    几只飞鸟在他们上空“啾啾”叫着,不断地往下煽动着翅膀轻轻的抚摸着那层气罩,好像不明白怎么就凭空出现了这么一个透明的罩子。

    几人都愣住了,她们从没亲眼看到过万林如此行功。以往万林专心练功时都跑到偏僻无人的地方独自练习。

    大家站在山道上一动不动的看着这奇异的景象。余静、小雅和玲玲距离万林不远,三人也都惊异的看着前面的两人。

    余静好奇地往前走了几步,怎么也没闹明白这是什么现象,她这个科学家喜欢探究事物本质的老毛病又犯了,不自觉地伸出手,使劲向万林身后的透明罩子按去。

    “不要!”小雅惊叫一声,“啪”,余静的手已经触到了万林身后的气罩,一股大力猛地向她涌去,余静“啊”地惊叫一声,身子突然像是被人猛击一掌,临空腾起向后翻去。

    小雅和玲玲大惊失色,脚底使劲一蹬,身子腾起向空中的余静追去。一把将她从空中拽了下来。黎东升等人也吓得扔到手中的猎物,飞快地向余静跑了过去。

    玲玲这时终于明白了,当时遇袭时自己从屋中扑出为什么立即被弹了回来,原来就是被爷爷身上发出的这种气罩弹回去的。

    刚才,爷爷和万林已经进入了忘我的修炼境地,身子周围已经用功力形成了一个自我保护圈,防止外界的干扰,直到余静惊叫起来,两人才发觉余静她们已经来到了身后。

    两人赶紧收功站了起来,见余静脸色苍白的站在地上,万林起身跑到余静身前抓着她的手摸了一下脉搏。爷爷这时也走过来看看她的脸色,笑着说道:“你这丫头真是不知深浅,我们练功时怎么能随便靠近。要是你的力量再大点,林儿身上的护体气功就要伤到你了”。

    这时,成儒几人才明白余静是被万林身上的护体功夫弹出去的。几人中只有余静不知道万林在凝神练功时不让任何人靠近,其余几人都跟万林熟悉,知道他在练功时总是找个无人地方练习,从不让人靠近。当时都以为这时练功者的一种禁忌,可都不知道靠近后会有这样严重的后果。

    这时,他们突然想起在A国遇到穿越风口时,就在大力把战友们全都送上山洞,大力自己却因为力竭被狂风吹起的危险时刻,万林飞身扑上将他按到地上,身上就突然出现了这样一个气罩,将他自己和大力紧紧包裹起来,抵挡着狂风、飞石。原来万林当时就是使用了这种护体功夫。

    余静惊魂未定的摇摇头,嘴里喃喃道:“怎么会这样?人的身上怎么会在身外出现这样一个保护圈?”她这个科学家的毛病又犯了,又在用她所精熟的物理学知识来试图解释这种现象。

    万林探查了一下余静脉搏,见没有伤到她,才放心的松开她的手,说到:“吓坏我了。我和爷爷正在全力运功,这时可不能接近我们,不然会被我们的护体气息伤到的”。

    余静吐了一下舌头,轻轻摇摇头,说道:“太神奇了,怎么会出现这么大一个气圈,简直不可思议”。

    爷爷走过来道:“这就是练功者必须具备的一种自我防护措施,练功时绝不能受外界的影响,必须静下心来。不管外界是如何嘈杂、纷乱,只要你练功,就必须静下心来,这也是一个练功者能否达到高深境界的关键。当你们习练我们万家内功达到一定境界后,身体自然而然的会出现这种护体气息,练到高深时,就可以随时把这种气息运出体外打击对手”。

    老人环视了一下大家,见大家瞪着眼似乎不太明白的样子,笑了一下继续解释道:“有句话叫作心猿意马,是说凡人之心有如爱动的猿猴一样总是在跳动,而意念也像奔跑的野马一样难以控制。你们想一下,在这种情况下,你又如何能将气息遍布全身,又如何能增进自己的功夫。刚才我和林儿在练功,就是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当你练到一定程度后,你的气息自然会透出体外,在你的周围形成一层保护圈,避免自己受到外界的干扰和伤害;同时,也可以在举手投足之间将气息挥出,打击敌人”。

    他看看小雅和玲玲,说道:“我知道你们一直存在着疑问,就是我们当时在屋内遇袭时,我是如何收拾院中几个小鬼子?我当时就是运用的这种功夫,在我扑出窗户时,我已经将全身的功力逼出了体外,当时在院中的三个小鬼子就是被这种气团包裹起来,浑身无法动弹,继而被我用弓弦削掉了脑袋的”。

    老人说着,手掌一抬一股气息扑向玲玲,玲玲身子先是向后一仰,继而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后仰着身子目瞪口呆的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爷爷笑笑,手掌慢慢往回收去,玲玲的身子就如被一根绳子牵着,由后仰状态又慢慢立直了身子,随即张开嘴叫道:“太神奇了,我刚才先是觉得一股气浪冲了过来,身子被推着向后倒去,跟着就好像陷入了一股粘稠的液体中,身子被一个气团紧紧箍住了,一点也动弹不得。简直不可思议啊”。

    周围的人都被这种神奇的功夫惊呆了,难怪当时院中的几个敌人手中都有武器却一枪没放就被割掉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