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五章将军之死
    “哈哈哈哈,痛快啊!”两鬓半白的理查德少将,右膝跪在一具敌人身体上,右手猛地从敌人胸口处拔出滴血的军刀,仰头冲天狂笑,手中沾满敌人鲜血的军刀瞬间就被空中的细雨冲洗干净,迸射着一抹寒光。

    “嗷”,夜雨突然中传来一声吼叫,一道白影划过理查德少将的身侧,“啪”、“啊”枪声和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理查德少将“哈哈哈哈”的狂笑声嘎然而止,离他十几米外,一个突然欠起身子举着手枪的黑影,被飞扑来的一道白影迎面扑到地上,发出一声响彻云空的惨叫。

    “将军!”不远处的科尔中校大叫一声扑到理查德身后,一把抱住了正仰面倒下的理查德少将。

    理查德的额头正中镶着一个圆圆的小孔,血正从里面冒出。理查德少将圆睁的双眼带着惊异的神色,可布满沧桑的脸上却依旧带着微笑。

    万林和小雅快速扑了过来,当他们看到理查德少将脸上那永远凝固的笑容,他们的脸上突然涌出了泪水。

    这个戎马一生的特种军人、这个经历过无数枪林弹雨的铁血军人、这个本应在温暖的家庭颐养天年的老人,永远倒在了这片反恐的战场上,倒在了一直被他们扶持的R国盟友的出卖下!

    阵地上,小花和小白已经飞快的在阵地上转了一圈,震耳欲聋的战场寂静了,所有队员都聚集到了理查德少将身边。

    细雨轻轻敲击在树叶、山石间,发出近似呜咽的声响,阵阵清风吹斜了丝丝细雨,吹走了空中的乌云。

    所有队员都默默站在理查德少将的身旁,神情肃穆、默默无语,大家的脸上都挂着颗颗晶莹的水珠,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敬礼!”万林突然大喝一声,暗夜中,“唰”一群标枪一样站在山坡上的军人猛地举起右手……“鸣枪”……“哒哒哒哒”一串串火红的弹雨冲上空中……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一颗在世界特种兵舞台曾经无比璀璨的将星,在这片荒芜的大山中迸发出了自己特种生涯中最耀眼的光芒,然后暗自隐去了,伴随着他的是阵阵的枪声和远处大山的久久回响……

    “追!”万林的牙缝间突然涌出一个字,弯腰从脚旁的敌人尸体身上抽出几个弹夹,向着东面追去。后面的队员同样弯腰从敌人的尸体上补充了弹药,起身跟在后面。

    他们的心中,为死难的特种兵报仇!为理查德这位值得尊敬的前辈报仇,已经成为了充斥在这些特种兵脑海中的唯一念头。

    听到万林的犹如霹雳的大喊,海豹队仅存的科尔中校、狙击手琼斯上尉和黑格少尉都把把愤怒的目光转向远方,琼斯和黑格相互看了一样,同时把手按住楼抱着理查德少将遗体的科尔,大声叫道:“你把将军送回去!”说着,提着枪向万林他们追去,他们誓死要为自己的将军报仇!

    小花和小白一左一右跑在队伍的最前面,两只花豹似乎感受到了笼罩在大家身上的压抑,一声不吭的跑在最前面,不时扬起脑袋闻着空中的气味。

    天上的乌云已经随风散开,不再乌云聚集,而是飘飘洒洒的散落在星空中,点点星光透过云彩的空隙照射下来。雨停了,风住了,一群杀气腾腾的军人快速穿梭在山间。

    两只花豹在前面边嗅边跑,灵敏的嗅觉让这两只灵兽在被暴风雨洗涤后的山区,仅凭借秋野的残留在空中的些许味道,快速的奔着东边追去,边跑边不时停下脚步回身不耐烦的等着后面队友,两眼闪现着若隐若现的光芒。

    万林回身看了一眼身后的队伍,挥手让成儒和包崖跑到最前面,紧跟在两只花豹后面,然后回身等到大力和孔大壮跑过来,一把抢过大力肩上的轻机枪,边跑边问道:“能跟上吗?”

    大力喘着粗气。说道:“没问题,这点伤还能把我王大力打垮?!”万林看看大力左肩上被鲜血染红的绷带,高声把小雅叫了过来。

    看到小雅跑过来,万林说道:“你给他重新包扎一下”,说着把大力一把拽出了队伍,拉到一边蹲下,左手握着大力的右手使劲握了一会儿。一股暖流突然冲进大力的右手经脉,顺着右臂往上窜去,转眼间就在他身体内游走了一遍。

    大力盘膝坐在石头上,微闭着双眼,调息着体内的气息跟随着万林送进来的暖流迅速流转。一会儿,万林强行帮着大力运转了两遍气息,跟着松开左手,嘴里打了一个呼哨,摘下自己的自动步枪和两个弹夹放到大力身边,转脸对小雅说道:“让小白帮大力处理一下伤口,然后在跟上来”,正说着,一道小白影子扑了过来。

    万林看到小白回来,起身站起,扛着大力的轻机枪往前跑去。他是担心大力的伤势恶化,所以赶紧让小雅和小花给他处理一下伤口。大力身负重伤连续几天追赶队伍,伤口估计早就出现问题了,可这时还强跟着队伍,这太危险了。他绝不能让他的弟兄们倒在这荒凉的异国他乡。

    万林从小花身上知道花豹的体液有着极强的消炎、生肌功能,所以在自己给大力调理气息的同时,也把小白叫了回来,有小白在,他也放心小雅和大力两人单独在后面。

    小雅刚解开大力的肩上的绷带,一股恶臭迎面扑来。小雅皱了一下眉头,她知道大力的伤口已经在连续几天大运动量追赶突击队的过程中溃烂发炎了。果不其然,打开绷带,伤口已经出现了发黑的烂肉,散发着浓烈的腐肉味道。

    小雅赶紧回身从急救箱中取出一支麻醉剂,想注射在大力伤口附近,好给他清除腐肉。大力猛地睁开眼,看着小雅摇摇头。

    小雅明白,在这种随时可能遇敌的战场上,确实不适合使用麻醉剂,可在大力清醒时直接削掉腐肉又太残忍了。那需要极强的毅力才能抵御那撕心裂骨的疼痛啊。

    小雅犹豫了一下,从包中拽出毛巾卷成一卷塞进大力嘴里,然后低声叫着小白:“小白,帮你大力哥哥处理伤口!”

    此时,远远闻到大力伤口散发着恶臭气味的小白,早就把小脑袋扭向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