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一章悠悠往事(一)
    被称为木村的中尉看到包崖左手成爪状叼向自己右手腕,突然右手掌一缩,身子快速移动起来。随着木村的突然移动,包崖的身子如风一样转动起来,“啪啪啪啪”一连串的身体撞击声随着快速移动的身影不断响起……

    “OK”、“OK”……,叫好声在军营中不断响起。军营内的军人们看到如此激烈的徒手对抗都沸腾了,场上的尘土随着两人的快速移动渐渐弥漫在空中。

    此时,本次大赛的总教官理查德少将已经带着几个评委站到了军营中的瞭望塔上,他们举着望远镜注视着场上打斗的两人,脸上的表情极为严肃。因为他们看出来,场上的两人已经不是在比试,而是在使出全身解数在搏命!

    场上的两人如两道黑烟在场上上下翻滚。万林的眼中也渐渐凝重起来,风刀走到他身边低声说道:“对方是R国的忍者,此人的动作极为轻灵,要提醒龅牙注意他的暗器,这帮王八蛋可不守规矩”,万林两眼注视这场中,轻轻点了点头,右手悄悄一抖,手上已经出现了几根钢针。

    此时,场上的包崖已经手如鹰爪,身形不断在快速移动中大开大合的啄向对方,两眼中布满血丝。

    木村此时的脸上已经冒出了一层汗珠,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刚开始时的那种嘲弄神色,身形快速移动着躲避着包崖啄来的鹰爪,两眼的瞳孔急剧收缩,冒着冰冷的寒光。

    木村身为忍者,自然知道他所练的忍术本就传自华夏,所以他对华夏的的武术流派十分清楚。从对方快捷的动作和手形,他已经明白对方显然练有著名的鹰爪功。

    他知道鹰爪功是一种内外兼修的功夫,从包崖上下翻飞的抓、扣、掐、拿和脚底下快速的移动,判断出对方是一个习练鹰爪功的高手。他可不敢有一丝大意。他知道,被这种功夫近身,轻者皮开肉绽、重则筋断骨裂。

    原本他看到对方袭击他们队长秋野的快速身形,以为对方只是一个轻功高手,没想到动手后才发现对方居然是一个鹰爪功高手,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力对付了,这已经关乎他们队伍的声誉了。

    场上的各国特战队员都已经圆瞪双眼,目瞪口呆的注视着被他们称为功夫的两大高手的比拼。

    木村现在已经不敢接近势如鹰隼的包崖,依靠着脚下快速的移动躲避着包崖的进袭,两手在移动中悄悄在腰间摸了一下。而场边的R国低矮中校秋野也已经摸出了两只被称为三角手里剑的暗器捏在手心。

    一直注视木村和对方中校双手的风刀看到对方的动作,脸上神色一凛,手往腰间一拍,手上各出现了两把飞刀,两眼紧紧盯着对方的手。

    “啪啪”,寂静的兵营突然响起两声枪响,两颗子弹击在两人中间的泥土里,爆出两团尘烟,飞起的土块四处飞扬。

    “住手!”一声大喝从瞭望塔上传来,场上争斗的两人立即停下动作,双眼直视着对方,眼光在空中似乎冒着火星。

    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瞭望塔。两鬓斑白、身穿M国少将军服、身高一米九多的总教官理查德右手举着一个喇叭,左手提着一把手枪,两眼炯炯有神的注视场下。

    “你们闹够了没有,10秒钟,都给我滚回自己的营地”理查德的话音带着一股摄人魂魄的力量,说完左手举起,“啪啪”冲天又是两枪。而此时,瞭望塔上的一挺重机枪的枪口已经调转过来,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聚集在场上的人群。

    “哗啦”,场上立即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到底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军人,转眼间,场上已经不见一个人影。

    万林他们刚来,并不知道自己的宿营地,都被格兰特中校带入了一个房间。

    进到屋内,格兰特笑着说:“你们可要注意,这个总教官理查德老爷子可是毫不含糊的,他可是说开枪就开枪,如果现在谁还在外面,他可是真拿机关枪‘突突’”,说完,他从窗户往瞭望塔上看了一眼,见教官们已经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才回身对万林说:“你们自己安排一下床位,一会儿哨子响就派三个队员到餐厅领取晚餐”。

    军营坐落在距离昆塔市五十多公里的丘陵地带,组委会选择这里作为报名地点,主要是考虑这里有机场可以降落运输机。大部分国家的参赛队伍,由于距离关系都是乘坐客机或者军用运输机前来的。唯有与A国接壤的我国花豹突击队是乘坐直升机飞来的。

    此时,夜色已经悄悄降临,山区特有的凉风已经悄悄拉着一屏深蓝色的幕布遮在了如弓的苍穹,几点银白的星光渐渐镶嵌在穹顶,忽明忽灭,闪动好奇地眼睛。

    军营里已经亮起了昏黄的灯光,因为电压不稳使得基地内的光亮忽明忽暗,似乎在呼应着天上闪烁的星光,

    万林和队员打量着自己的房间,这是一个二百多平米的大房间,靠墙排列着一排木板搭成的通铺,床板上裸露着黑漆漆的木板,上面没有一点铺盖物。

    “还不如打地铺呢!”玲玲紧皱着眉头,看着黑乎乎的肮脏床板说,万林笑了一下,说道:“凑合吧,好赖还有床”说着把背包卸下放到了大通铺上。队员们也纷纷解下行囊坐到了床上。

    风刀脸上依旧带着憨憨的微笑,一屁股做到了包崖身边,伸手拍了他的肩膀一下,问道:“兄弟,刚才怎么这么冲动?”

    大家的脸都转到了包崖脸上,静静地等着他的回答。包崖抬起依旧布满血丝的两眼望向窗外,露着满嘴的暴牙,慢慢说道:“妈的,看到小鬼子我就血往上冲”,说完这句,突出的两只金鱼眼突然变得深邃,黑黑的眼球上犹如蒙上了一层薄雾,深不见底。

    “我的老家在东北长白山区,世代生活在莽莽的大山里,过着惬意的狩猎生活。大山里丰富的资源,让我们这些与世无争的祖先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听我爷爷讲,当时我们一大家总共四十多口男女老幼生活在一起,生活富足美满”。

    包崖慢悠悠的话语将大家带入了那个白雪皑皑,山林密布的原始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