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七章温柔陷阱
    护士的话让白衣女孩脸一红,羞涩的低下了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

    女孩羞涩的神情让甘萧心中猛地激荡起来,他赶紧挣扎着要坐起身。女孩轻盈的站起,轻轻扶着他的脸将他按回枕头上,用流利的中文说道:“你刚醒过来,别起来”。

    女孩柔嫩的手扶在甘萧脸上,甘萧像触电一样僵硬了。自从他与爱人结束了无休无止的吵闹,终于孑然一身后,心中就再没有了这种温柔的感觉。

    两人通过聊天,甘萧知道了女孩叫厉娜,大陆人。在M国留学几年后应聘到H国的一家跨国公司工作,这次是到H国公司总部培训,没想到在游玩时碰到甘萧晕倒,发现他是大陆人就给送到了医院。

    几天的接触,甘萧彻底被厉娜美丽的容颜、温柔的呵护迷住了,住院没几天,甘萧就出院随厉娜住进了酒店。

    几天如漆似胶的同居生活,让甘萧彻底坠入了情网,他没想到这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漂亮女孩会看上自己这个离异的男人。

    可在甘萧兴奋之余,他不时还会感到头昏,每次都是厉娜温柔的端水、拿药。说来也怪,每次吃完厉娜的药片后都会立即恢复正常。可他并没有在意这些,以为自己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

    几天以后,厉娜逐渐说出了自己的身份,提出了要窃取双翼集团激光项目研究成果的意图。

    甘萧大惊之余,立即说出了推脱的话。厉娜漂亮的脸蛋立即黯淡下来,表示如果甘萧不答应,她就要离开甘萧回到美国,永远不会再见他。

    甘萧看着楚楚可怜的厉娜突然感到一阵头昏,他伸手到桌上取药瓶,没想到药瓶里空无一物,紧跟着头昏伴随着剧烈的头痛让他在地上翻滚起来。

    此时,甘萧才明白了自己已经中毒,他痛苦的祈求厉娜给他药片,厉娜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加入间谍组织的一份申请表,甘萧一手扶着疼痛欲裂的脑袋,一手哆嗦着填完表格签名按手印后,美丽的厉娜才温柔的递给他一颗小药片。

    此时,甘萧彻底明白了自己已经坠入了对方的圈套,厉娜拿着表格打开门,将表格递给早就等候在门外的人,转回身又恢复了小鸟依人的状态,温柔的依偎在他的怀里,轻声说道:“只要你帮我们取得情报,我们就可以让你远走高飞,还可以得到500万美元的一大笔金钱,我也可以永远的陪伴你。这样,我们就可以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享受我们的后半生了”。

    甘萧轻抚着怀中的厉娜,望着窗外随风摇曳的树枝,眼中留下了两行眼泪。他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美人、金钱、药物控制,他只能选择走上这条也许是不归的路了。

    出院后与厉娜同居的这几天,让甘萧离婚后已经枯萎的男女情爱重新燃烧,他渴望着与怀中的美人厮守一生,期待着大笔美钞进入囊中,他决定赌一把,用自己的一生,赌一把!

    他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猛地把怀中的的厉娜按倒在床上,“嗤嗤”几下撕光了厉娜身上的所有衣衫,两眼冒着野兽般的光芒,贪婪的看着卷曲在床上、全身散发着迷人光泽的尤物,慢慢地,一件、一件除去自己的衣服,饿狼一样赤条条的扑了上去……

    事后,气喘吁吁的甘萧对厉娜提了一个条件,就是厉娜必须跟随他回去。

    厉娜脸上泛着红潮,两眼迷离娇嗔的看着甘萧,娇声说道:“这我可做不了主,需要请示总部,我也舍不得你这这样威武的男人呀”。

    H国情报部很快批准了他的请求,并命名甘萧在情报组织中的代号为“老三”。然后对他进行了十几天的训练,重点掌握一些间谍器材的使用方法和反侦察手段。

    30天后,甘萧独自一人回到了国内,对外谎称在国外发病住了一段时间医院,所以晚回来几天。

    过了半个月,厉娜也来到这个城市,凭借国外过硬的会计专业学历和在国外大公司任职经历,很快就在一家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两人通过一次朋友聚会,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一起。

    然而,甘萧只是负责董事长的有关行政事务,并没有机会直接接触到核心机密,只是向厉娜提供了一些董事长刘洪鑫的个人信息,并不时提供一些会议情况和研究所研究的进展。

    情报站根据甘萧提供的余静的研究进展和准备投产的信息,立即在三个月前将情况上报了H国情报部。

    情报部重新评估了这项研究对H国军事发展的作用,最终决定启用幻狐,组成“幻狐行动小组”进行情报的窃取,并命令各方力量全力配合幻狐行动。

    钱斌介绍完甘萧堕落的经过,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说道:“有关研究表明,一个人当间谍的动机,可以用六个缩写的英文字母加以概括,就是M、L、C、E、P、M代表金钱;L代表牵连,如家人被对方威胁;C代表思想,其本身因为个人信仰去充当间谍;E代表自负,这种人没有道德标准,一味的寻求刺激;而最后一个P代表的是色情引诱”。

    黎东升看着钱斌说道:“很显然,甘萧是被金钱和美色吸引成为间谍的,一个在工作中如此能干的人走到叛国这一步,实在可悲呀”。

    钱斌点点头说道:“在对方的策反行动中,蒋寒还算幸运,只是与假那丹,就是那个蝎女保持着普通恋人的关系,并没有产生更多的纠葛。这可能也是因为蝎女带着硅胶面具,不敢过度勾引蒋寒有关,怕万一在肌肤接触中暴露自己。不过这个蝎女为了找到合适身份接触蒋寒,不惜铤而走险杀死了真正的那丹。哎,一个善良、无辜的漂亮姑娘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在了蝎女的毒针下。太残忍了!”

    黎东升回想着那丹那张清纯的脸,想着一个在满屋子里装饰着鲜花,如此热爱生活的一个花季少女,却夭折在一个间谍的的手中,不禁深深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些间谍的手段如此狠辣,对一个无辜的人居然下如此狠手。对了,伤在蝎女毒针下的几个侦察员怎么样了?”

    钱斌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还好,蝎女此次行动的目的是劫持余静,所以这次行动携带的都是具有强烈麻醉效用的毒针,中者会立即昏迷,但不会致人死地,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她是怕在行动中误伤余静,导致前功尽弃。几个中针的侦察员在医院已经苏醒,没什么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