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五章监控对象
    此时,万林正眼盯着屏幕,好像没听到玲玲的说话,沉思着自语道:“就是呀,大白天的他们冒那么大风险干吗?情报?大白天不可能窃取走;侦查?可他们应该早就对集团内部的情况了如指掌了;骚扰、转移视线?对,就是转移视线,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实行火力侦察,了解我们防卫力量的分布”。

    万林自语完,扭头看着黎东升。黎东升点点头,说:“从目前看,这是唯一的分析结果,敌人此时进行骚扰,极有可能他们内线要采取行动。玲玲,提高对董事长办公室的监控力度”。

    黎东升转身给国安局行动处的钱斌打了电话,说了他们分析的结果。

    钱斌接到黎东升电话后,立即走到电讯处尚处长的办公室,两人互通了一下情况。最后,钱斌说:“我准备加大对那丹的监控力度,在她家附近、汽车上都安装监视器和跟踪装置,你们对他的电讯信号实行24小时监测,如果有情况立即通知我们”,尚处长立即回答:“没问题,你们就干吧,我们全力配合!”

    钱斌走出尚处长办公室,立即吩咐手下开始行动。

    那丹居住的小区内,那丹的菲亚特牌小轿车就停在门前的便道上,这种老小区的停车位十分紧张,大部分私家车都停在便道上。

    国安局行动处的曾钢从小区对面的轿车中下来,在旁边的报刊亭买了一份报纸,慢慢向对面小区走去。

    曾钢走到小区里,逐渐靠近那丹居住的楼前,见两个小男孩正在卖力的踢着一个小球,不远处两个老太太正站着聊天。

    曾钢走近小男孩弯腰说:“我跟你们一起玩好不好?”说着轻轻踢了一下皮球,两个小孩笑着追了上去。

    曾钢和小男孩玩了一会儿,将球轻轻踢向那丹的菲亚特轿车底下,两个小孩看到停在轿车低下的皮球,咧着嘴要哭的样子,曾钢赶紧从地上捡起一根小树枝走了过去,趴在轿车后面将球扒拉出来,右手顺势在车底抹了一下,然后带着小孩边踢球边向孩子奶奶走去。

    曾钢走近老太太聊了几句,跟小朋友打个招呼,慢慢向小区外走去。回到车上,见小李正盯着车上的显示屏看着一个静止的红点。

    曾钢刚坐进车内没一会儿,小李突然说道:“动了,那丹开车出来了”说着,启动汽车就要跟上去,“远点再跟,有这个还能跑了她?”曾钢看着显示器上的红点微笑着。

    那丹的汽车在路上转了几圈,突然向市中心开去,在一个汽车站旁突然停下,一个带着大沿帽子的男人飞快的钻进车内,跟在后面的曾钢手里举着一个长焦相机,“咔嚓、咔嚓”连着按动了几下快门,低头对着话筒说道“一组跟上”,回身从车后座上拿过笔记本电脑,将相机中的图片迅速传给了钱斌。而他们的车加快速度超过了那丹的菲亚特轿车。

    钱斌接到照片,立即叫上情报处处长乔诗雯到技术部进行影像分析,两人看着屏幕上放大的照片,见上面男子一个帽檐遮住了大半个脸,依旧无法看到全貌。

    乔诗雯肯定地说:“此人是第一次出现,我们所有嫌疑人中均没有此人影像,有可能是幻狐或病猫。你的人跟踪了吗?”“跟了,他是乘坐那丹的车在半路下的车,此人反跟踪能力极强,我的侦察员怕暴露没敢跟的太近,跟丢了”。

    乔诗雯明白,在谍战中,宁可跟丢也不能暴露,一旦暴露就有可能影响全盘计划。而在他们行动处的人眼皮底下跟丢,说明对方是个能力极强的对手。

    她突然想起刚才突击队给她穿过一份影像资料,她拿起电话:“小张,把突击队传来的影像资料发到技术处”。

    一会儿,技术处的人打开了玲玲发来的资料,乔诗雯说道:“把送水工的图像和刚才的图像截图对比”。

    很快,两张图片在屏幕上显示出来,除了脸部被遮挡,其余身材特征基本一致。技术处的人员对比了一下说:“两张图片除了因拍摄角度和距离产生的差异外,可以肯定就是一个人。身高1.68~1.72米之间,体重约为55~65公斤,男性”。

    “打印图片,全市查找这个人”钱斌立即吩咐……

    钱斌和乔诗雯走出技术处一起来到乔诗雯的办公室,钱斌问道:“你们调查双翼集团的甘萧和蒋寒的情况怎么样了?”

    乔诗雯说道:“我正要跟你说这事。蒋寒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主要疑点都在那丹身上。而甘萧在三年前曾经去过H国,是以自由行的方式独自去旅游。期间发病住院了十几天,这段时间情况不明;其女朋友厉娜曾在M国留学,也是在3年前回到国内,两人基本是在那时开始交往至今”。

    钱斌沉思着说:“是巧合?都是三年前”,“说不清,也许吧。不过厉娜在M国留学期间曾有半年休学经历,去向无法核实”乔诗雯回答。

    钱斌有点烦躁的说:“不管那么多了,就这么几条线索,既然有嫌疑,先监视起来再说”

    此时,幻狐和病猫在一个咖啡屋内慢慢品尝着咖啡。伴随着咖啡屋内轻柔的音乐,幻狐微笑着问道:“你进入双翼集团,感觉怎么样?”“保卫措施十分严密,不愧是他们军方的王牌。我进入后,对方并没有惊慌,而是各司其职,反而让我不知所错了。我估计当时追踪我的不会超过两个人”。

    病猫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接着说道:“我就不明白,他们怎么发现我的?我的身份没有破绽呀”。

    幻狐眼睛看着窗户外面,摇摇头说:“既然是军中最强的人物,自然有他们的过人之处。不过,骚扰他们一下,也好分散他们对我们内线人员的注意力。他们警卫分布看出来没有?蝎女那边收到什么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