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九章入室搜查
    余静紧紧拥抱着万林,眼中又充满了泪水,她无意中也使用上了“兄弟”这个称谓。从这些无畏的战士身上,余静真正理解了“兄弟”这两个字的含义。

    刚才,万林是见小雅和余静迟迟不下来,怕她们有什么事情,就到研究所寻找两人,进到实验室就听到了她们的对话,所以一只静静地看着她们没有出声。

    几人下到楼下,万林到集团的地下车库将刘洪鑫为余静新配的轿车开出来,带上两人往外开去,刚开到开发区门口,就见马路中央一个小伙子扶着一人蹒跚着向这边走来。

    “黎东升!”余静突然大叫一声,万林一脚踩在刹车上,还没等车停稳,余静已经疯狂的推开车门跑了出去。

    万林和小雅赶紧跳下车跟了过去,只见酩酊大醉的黎东升斜靠在小伙子身上,余静早就跑过去从小伙子手里接过黎东升。小雅和万林也赶紧跑了过去,小伙子没等他们问什么,自己就说道:“你们这位伙计真能喝,一个人喝了快两瓶白酒,我是酒馆的服务员,我看到他是从开发区过来的,所以想把他送回去”。

    万林赶紧从身上掏出钱包问道:“谢谢你,还没有付酒钱吧?我给你”,小伙计笑着摆摆手:“不用,他来时就押在我们柜台300块钱,好像知道自己要喝醉一样,剩下的钱我都放他兜里了”。

    万林二话没说,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元钱硬塞到服务员手里,回身看到余静正吃力的搀扶着沉重的黎东升往回走。万林赶紧过去,一把将黎东升背在身后送回了他的宿舍。

    进到黎东升宿舍,万林慢慢将黎东升放到床上,小雅赶紧过去要脱黎东升的鞋,余静伸手拦住她,眼含着热泪走过去。她已经知道了这个爱人心中的苦楚,她的心在痛。

    余静轻轻脱下黎东升的的鞋摆放在床边,又赶紧跑到卫生间取来湿毛巾、倒了杯热水……

    余静忙前忙后,却不让小雅和万林帮忙,两人只能看着余静费力的将黎东升的外衣脱下,两人都露出了一丝苦笑。

    余静在用自己的全部心思在爱慕着心中的男人。忙活完这一切,余静站起身,略带羞涩的对小雅两人说:“你们先回去吧,今晚我留在这里照顾他”。

    话音刚落,黎东升突然从床上探出头,对着床下呕吐起来,余静赶紧跑过去,万林刚要跟过去,小雅一把拉出他轻轻摇摇头。

    余静飞快跑进卫生间取出一个脸盆,放在地上,坐在床边轻轻拍打着黎东升的后背。地上、余静的身上一片狼藉……

    小雅轻轻拉着万林退出了房间……

    第二天一早,黎东升睁开双眼,使劲晃了晃依旧昏沉的脑袋,吃惊的发现躺在床上,一个女人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头趴在床沿上沉沉睡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在脸的一侧散落在床上,露出了白皙、细嫩的脖子,边上放着余静的外套,上面沾满了自己酒后呕吐的污物。

    “余静!”黎东升吃惊的差点叫出声来,他赶紧低头看看身上,见自己只是被脱去了外套。他自嘲的咧嘴笑了一下,眼光温柔的看着趴在床边的柔美女人,心中猛地涌起一种冲动,他抬起手轻轻伸向如乌云般飘落在床边的黑发,伸到半途又突然停了下来,又慢慢缩了回来。

    室内,原本凌乱的环境已经被打扫的一尘不染。黎东升回想了一下昨晚的情景,只记得自己在小酒馆喝醉了,可怎么回来的他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了。显然,余静是在这里照顾了他一晚上。

    黎东升两眼有些迷茫的看了一眼睡梦中的女人,轻轻翻身坐起,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他悄悄上到楼顶,倚着楼顶的护栏,默默的从裤兜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点上。

    自从夫人去世回到军区被关进禁闭室接受调查,他就在兜里装上了一盒烟,在心烦意乱的时候抽上一根。

    现在是早上五点多,东方的天际刚刚泛出蒙蒙的白色。黎东升深深吸了一口气,昨天亲耳听到高部长把自己的父母和孩子都安排好了,他突然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

    最近一段时间,事情一个接着一个,夫人去世、万林出逃、余静和刘洪鑫被袭……,一件件事情如疾风暴雨般向他这个突击队的带头人袭来,最近又出现了余静这样一个优秀的女人不断向自己示爱,他真的感觉自己很累、很累……

    他忘不了自己含冤而死的亡妻呀。可他无法直接拒绝余静这样一个优秀的女人,他不愿意这个为科学、为国家做出巨大贡献的女人,因为自己而沉沦在茫茫的爱情之海不能自拔。

    黎东升默默的吸了两口烟,然后将烟头掐灭,转身往楼下自己宿舍走去。他来到自己宿舍前犹豫了一下,轻轻推开门。

    屋内空无一人,余静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离去。

    那丹租住的单元房不远处,一辆面包车内坐着国安局行动处长钱斌。他手中举着一个小双筒望远镜,不断注视着那丹居住的5单元的门洞。

    正在这时,一身素雅的那丹突然出现在楼道口,钱斌耳中的微型耳机也突然传来:“一组报告,目标出现”,“待命”钱斌冷静的回答。

    “二组报告,目标走出小区大门……,目标坐上出租车往东行驶”,“跟上”钱斌命令二组,然后一挥手,带着车上的三个人急匆匆往那丹楼房走去。

    几人来到位于三楼的那丹房门前,一组的两个人已经分别站在楼梯的两端,注视着楼上和楼下。

    钱斌挥了一下手,身后一人立即取出工具对准锁眼拨弄起来;另一人手拿放大镜,对着门框和门把手仔细观察;后面一人则端着一架数码相机。

    手持放大镜的侦察员检查完后,突然指着门上的把手和门缝说道:“小李,这里,这里”,端着数码相机的小李立即对着门把手和下端门缝处按下了快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