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八章秀水乌云
    万林、小雅和玲玲都穿着便衣,周围的人没有看出他们的身份。伶俐的小姑娘看到他们护着爸爸,知道这个大哥哥和两个大姐姐是父亲的朋友,所以哭着走了过来。

    这时后面拿着镢头、棍棒、铁锨的老人和妇女也围了上来,带着浓重的口音向万林他们叙说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就在黎东升回来前的头几天,一辆汽车载着几个人来到山村,往村里场院贴了一张拆迁告示,说这个地区已经被奇大地产公司购买,准备开发旅游度假村。

    这帮人说,每家每户补偿拆迁款和土地征地费共计2.5万元,限期三天让村民领取补偿款搬迁,逾期视为自动放弃补偿,将强行进行拆迁。

    村里的青壮年男人都出去打工了,留在村里的基本都是老幼妇孺。大家听到这个信息立即炸锅了,每户给两万多元钱就让大家让出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园!这是所有村民决不能接受的,给这点钱,让大家去哪居住?离开自己的土地,让大家靠什么生活?

    大家经过商量,没有一家领取拆迁款。大家推举黎东升的夫人郑明娟前去与他们理论,并将事情打电话询问了乡里。

    没想到乡里回答说,这是县里决定的。为了开发县里的旅游资源,县里已经将这片山清水秀的山林全部卖给了奇大地产公司,用于开发旅游度假村。而且告诫说,这是一家具有相当背景的公司,在省里和县里有很硬的后台,老百姓是惹不起的,奉劝他们不要硬抗。

    黎夫人回来跟大家一说,大家群情激愤,大喊道:“还有没有王法了,我们就是不搬,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对,就是不搬,看他们能怎么样!”

    没想到第三天,村外就开来了那辆宝马车和推土机、铲车和一卡车的工人,直接就要铲进村的山路。

    黎夫人带着村里的人拦在山脚下的道路上,不让推土机和铲车过去。看到村民拦在推土机和铲车前,司机停下回头请示。

    就在这时,宝马车上下来了一个身穿运动服的人,直接冲着推土机的司机骂道:“妈的,推!出事我于武负责!”,逼着司机开动推土机向着村民慢慢压了过去。

    看到黑压压的推土机,数十名村民没有一个移动,激愤的眼光直视着对方。正在这时,刚放学回家的黎东升的女儿黎静怡看到推土机向着母亲和乡亲们压来,从山坡上大叫着跑了下来。

    没想到刚跑到被推土机推掉一块山坡的路堑边上,一个趔趄向开过来的铲车底下跌去。

    看到女儿跑过来的黎东升夫人大叫一声“危险“,迎着女儿跑了过去,一把推开了女儿,自己却迎面倒在了“隆隆”开来的铲车下,当场惨死在铲车下。

    看到母亲血肉模糊的倒在铲车下,小静怡大哭着扑向母亲,静怡的爷爷、奶奶和乡亲们举着锄头、铁锹也扑了上来。

    “把人抢走!”站在宝马车前身穿运动服的于武看到出了人命,探头和车里的人说了一句什么,转身命令手下举着家伙冲到铲车前,打倒了一群老头、老太太,于武亲自上来一把拽起扑在妈妈身上的小静怡,转身扔到五、六米远到山坡上,命令手下抬起静怡的妈妈,扔到卡车上就跑了。

    等乡亲们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一帮人早就开着车不见了踪影。地上只有一滩血迹。

    黎东升年迈的父亲头上流着血,走到一滩血迹旁呆呆的看了一会儿,突然仰天大叫一声:“就没有王法吗!”仰身倒了下去。

    满身是土的乡亲们赶紧将老爷子抬到家里,过了好一会儿老爷子才渐渐醒来,他看着身边的小孙女泪如雨下。

    接到乡亲们报警,乡派出所过了好半天才派了两个警察到现场转了一圈,简单问了一下情况,撂下一句:“没见到尸体,我们回去调查调查”转身扬长而去。

    黎东升接到老父亲的电话,连夜开车赶了回去。他回家看到老泪纵横的父母,哭喊着要“妈妈”的女儿,听到乡亲们的叙述,他一掌拍塌了身前的竹桌,猛地站了起来,脸上青筋暴露、双眼迸射出一股凌厉的火光,起身就往外走。

    “东升,回来!别忘了你是军人!要依靠政府呀!”老父亲眼中流着泪,一字一句的说着。他知道儿子的脾气,他这一出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黎东升听到“军人”两字,猛地站住身子,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军装。多年的军旅生涯,他知道“军人”两字的含义;他已经不是一个山村的青年,他知道“法制”的含义。

    他回头看看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静怡,一屁股坐了下来,掏出电话打了110报警电话。

    一会儿,黎东升的电话响了,来电的是县公安局警情值班室的,他回答黎东升:“你报案的情况我们已经知道,目前正处于了解情况阶段。请耐心等待”,一句话就将电话挂断了。

    黎东升愤怒地把电话拨了回去:“什么叫了解,人死了、尸体被抢了,你们不派人来勘察现场,不立案,还需要了解什么?”对方不客气的回答:“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你们违法抗拒拆迁,我们没发现死人的事。你不要无理取闹!”跟着挂断了电话。

    “混蛋!”黎东升愤怒的站起来,在屋里走了两步,找出一个在县政协工作的同学电话打了过去。黎东升把情况说完,对方沉吟了一会儿说:“你等等,我出去说”。

    等了一会儿,话筒里传来同学刻意压低的声音:“东升,这事我听说了,太猖狂了!可我们也是没办法呀。对方这个地产公司在省里具有极深的背景,据说是一个副省长的外甥开的,资产数亿。这事情在县城已经疯传开了,据说上面已经跟县政府和县公安局打过招呼,不让他们多管闲事。哎,惹不起呀,人家钱多势大。我不多说了,这人太多”说着挂断了电话。

    听完同学的话,黎东升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公安局不立案,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乡里、县里都不来人。他突然感到了一种无助,这个在枪林弹雨中都不皱眉的汉子,此时却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他回身看看墙上挂的他与夫人和孩子的合影,眼泪一下涌了出来,他一把拉过女儿放声痛哭。

    号陶的哭声响彻在寂静的小山村上空,伴随着小静怡稚嫩的“妈妈”叫声和乡亲们的抽泣,让原本祥和、安宁的青山秀水突然笼罩了一层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