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10018万林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失误的代价
    小雅看到吴斌醒来,赶紧走到抢救亮明武警战士的成儒和玲玲跟前,两人已经是满头大汗。小雅看了一下手表,从抢救开始到现在,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她俯下身子再次扒开两个武警战士的眼皮,发现瞳孔已经放大,身体里已经没有一点生命迹象了。

    小雅冲着成儒和玲玲摇摇头,轻声说道:“放弃抢救吧,他们不行了”,说着,眼里流下了两行热泪。两个刚才还在厨房为大家忙前忙后的鲜活小兄弟,却在畅饮了胜利的庆功酒后永远的长眠在了这里!

    听到小雅这个医生下的判断,成儒和玲玲怎么也不相信两个几小时前还为他们做饭、与他们一起喝酒的两个年轻的生命,转眼就离开了!两人流着眼泪,依旧使劲在他们的胸脯上按压着……

    此时黎东升已经恢复过来,他站起走了过来,用询问的目光看了一眼小雅,小雅神色暗淡,两眼泪光,轻轻摇摇头。

    听到玲玲的哭声,刚醒过来的吴斌挣扎着在地上爬了过来,趴在战士身上大哭起来,使劲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兄弟,是我对不起你们呀!我干嘛不让你们跟大队一起回去,干嘛非让你们喝那么多酒呀!”“呜呜呜……”

    听到吴斌的哭声,黎东升蹲在地上,紧抱着自己的脑袋,他懊悔呀!为什么在战斗刚结束,就在后续情况不明的情况下喝酒呀!白白害死了两个年轻的武警战士!

    小雅回身看到黎东升蹲在地上,左臂上绑着布条正在往外渗血,赶紧走过来说:“队长,我给你处理一下”,黎东升使劲挥了一下手,依旧抱头蹲在地上。

    小雅看到黎东升左臂依旧能活动,知道只是皮肉伤没有伤及骨头,也就没有强迫黎东升治疗,而是从玲玲手里接过小花走进屋内,打开急救箱给小花处理伤口。

    小雅从急救箱里取出一只麻醉针,小花两眼紧张的盯着小雅手中的针头,脑袋拨浪鼓一样摇了起来,此时万林也走了进来,赶紧对小花说:“打了这针就不疼了”,小花依旧摇着头,万林苦笑着对小雅摇摇头。

    小雅无奈地放下针头,拿出消毒器械和手术刀对小花:“不打针会很疼的,你能忍住?”小花倔强地点点头,然后紧紧闭上双眼。

    小雅给小花伤处消完毒,剃去伤处毛发,发现它右肋一直到到屁股居然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细小的弹孔,小雅吃惊的看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小花为救他们,在负了这么重的伤后,仍然顽强指挥着群兽消灭了歹徒,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

    万林也吃惊的看着小花的伤口,手紧紧扶在小花的脑袋上。小雅轻轻地用手术刀划开小花肋部的肌肉,吃惊的发现一粒粒铁砂被一块白骨挡住,小花的肋骨居然没有任何缝隙,小雅赶紧又镊子小心地将一粒粒铁砂取出放进旁边的盘子里,小花紧紧咬着牙,嘴里不时发出牙齿紧咬时发出的“吱吱”声。

    小雅快速的取出全部铁砂,仔细查看了被铁砂击中的肋骨,发现肋骨居然象钢板一样在铁砂的猛烈冲击下完好无损,不禁赞叹一声:“真是铁骨呀”

    小雅小心地缝合好伤口,然后把小花用纱布紧紧包了起来。然后低头吻了一下小花:“真棒,好了,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小花睁开眼,略显疲惫的看了一眼小雅,哼哼了两声表示感谢。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豹子的吼声和狼狗的狂叫,黎东升快步跑进来:“快把小花抱出去,武警的接应部队到了,豹子和狼狗不认他们,正在准备进攻”。

    万林赶紧抱着小花跑了出来,院内的几只大豹子和狼狗站在院内,冲着已经来到门口的二十几名武警战士狂吼着,随时就要扑向他们,武警战士手中端着自动步枪紧张的对着院内的猛兽,战斗一触即发。

    万林轻轻叫了小花一声:“制止它们”,小花抬头看了一眼,低声吼了一声。所有动物回头看看小花,然后摇摇尾巴,低头继续享用地上的猪肉。

    门口的武警战士看到这么多猛兽,全都站在门口不敢进来,万林对黎东升说:“豹头,赶紧让狮子进一个狗舍,其余的狼狗进别的的狗舍,以免它们伤人”。

    万林突然想起刚才猛狮和狼狗啃食尸体的情景,心有余悸的叫着黎东升,抱着小花驱赶着狮子和狼狗走进了狗舍,又将大块的猪肉扔了进去,锁上舍门。

    二十几名武警这时才走进院子,看到吴斌正抱着两具战友的尸体在抽泣,赶紧拉开他。

    小雅拉着黎东升走到屋里,仔细检查了他胳膊上的伤势,小心地取出里面的七八粒铁砂包扎好。

    这时,万林他们已经协助武警战士处理了院内的尸体和血迹。黎东升包扎完伤口走出房间,看了一眼院中,命令万林和小花放走了狮子,然后带着所有狼狗,沮丧地跟着武警们返回了山外。

    回去的路上,原本击毙了所有歹徒大胜而归的一行人,全都因为两个武警战士的牺牲默默不语。

    回到吴斌所在的武警大队,黎东升主动向警方将战斗经过说了一遍,特别强调了在最后遇袭时,是自己命令武警战士喝酒的,将所有过错揽了过来。

    吴斌感激的看了一眼黎东升,他知道黎东升是在保护她,他是当时武警追击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不然自己很难逃脱处分。

    当天,黎东升请吴斌派了一辆车将他们直接送到北京陆军总院,路上给老朋友王团长打了一个电话:“老王,我直接回北京了。任务完成了,真他妈窝囊。由于我的过错直接导致了两名武警战士牺牲!”

    已经得到战况报告的王团长,赶紧安慰了他几句,最后说“这事不能赖你,谁知道又来了一伙亡命之徒。作为军人,牺牲是在所难免的。这次可是血的教训呀,是生命的代价!不多说了,你们的车还在我这,我给你们修好后派人送到陆军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