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级系统 > 《神级系统》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炼丹师
    不知为何,阵法师并未对自己发难,或许是他修为不够,或许是其他原因,总之肖叶并未与阵法师有正面冲突,这是最好的结局。.

    至于肖冰所担心的,肖叶只能听听,脑中对此并没有其他想法。

    见肖叶不言不语,肖冰也适时的不再提起阵法师,而是话音一转,落在了那九名仆人身上:“师弟,关于马家之事,从阿福口中差不多都撬了出来,如今还抓这么几名下人有什么用?”

    九名仆人,地位自然和阿福有天壤之别,他们知道的阿福知道,他们不知道的阿福也知道,抓他们有什么用?

    “食物绝对,这些人或许身处低层,但也可能知道一些密事!还有,你且看那人……”

    肖叶传音着肖冰,说着视线落在了其中一名仆人身上。

    这名仆人外表似乎没什么特殊,但是身上却散发着一股异样的气势,浑身还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药香味与其他几名恐惧的仆人对比,此人明显要平静的多!

    “这个?”

    肖冰眯起眼睛,也发现了此人的不同,这家伙和另外八人明显不是干同一件事的,他到底是谁?

    “如果我预料不错,这应该是一名炼丹师。”肖叶道出了心中所想,同时这也是一个意外收获。

    他本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抓住这些仆人,不想这些仆人中竟有一个特殊的存在。这应该是哪名炼丹师感应到危机,来了个偷龙转凤!

    “哦?这么说师弟此行也算是没有空手而回啊。”肖冰眼前一亮,虽说肖叶没有抓住马风。但能够抓到一名炼丹师。也算是肖叶运气不错。

    炼丹师亲自参与马家的实验。对于实验的具体内容他肯定一清二楚。而且肖盛如今这副模样,炼丹师应该也有办法。

    这名炼丹师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肖叶抓到他,总算没有白跑一趟。

    那名炼丹师此刻表现的颇为平静,从他的眼神中不难看出,他已经知道肖叶和肖冰发现了他的不同寻常。

    炼丹师,这种职业和阵法师不同,他们的培养比阵法师要简单许多。但炼丹师通常比阵法师要疯狂。

    他们对药物,对丹药有着一种近乎痴狂的追求,这种人通常人来说只对职业内的东西感兴趣,修炼什么的倒是不在乎。

    他们并不怕死,怕的是死后就无法研究丹药,所以此刻的炼丹师表现的很平静,因为他相信,只要自己配合,就能够继续活着研究丹药,这便足以。

    在正元大陆。炼丹师是偏执的代名词,当然。并非所有炼丹师都如此,大部分炼丹师还是比较正常高傲的。

    “我在这休息。”前方依旧是一片片绵延的山林,肖叶和肖冰逃了大概有万里距离,他们是要返回富灵城的,自然不能逃的太远。

    降落在地,肖叶和肖冰第一时间抹去四周的气息,在下方安静的盘膝入定。

    至于那九名仆人,他们已经被封死了体内能量,连行动能力都完全被封,说话都做不到,自然掀不起什么风浪。

    “师妹,试试这个。”肖冰在战斗中受了点伤,恢复起来并不简单,肖叶此时递上了一瓶小红药水。

    毕竟此事肖冰本可不参加,她完全是在帮助自己,没理由看着她受伤而不送上小红药水。

    “师弟,你这是什么东西?”肖冰好奇的接过了小红药水。

    “你试试就知道了。”肖叶神秘一笑。

    此时那名炼丹师倒是转过头来,盯上了肖叶的小红药水。作为一名炼丹师,职业的敏感让他无法放过肖叶手中的小红药水。

    虽然他并不认为这小红药水能有什么奇效,但他就是不愿转移视线。

    “神秘的家伙!”

    肖冰撇了撇嘴,还是饮下了一口小红药水,这一喝,肖冰惊奇的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都愈合了。

    “怎么可能?”

    这四个字以及震惊的表情,几乎同时出现在了肖军和那名炼丹师脸上。

    所谓丹药,不过是浓缩的药物,虽有奇效,但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消化,方能起到效果。至于药水,其等级比丹药还要低上一筹,并没有丹药的神效。

    然而此刻,肖冰不过是饮下了一口小红药水,也没感觉到什么药效的作用,自己身上的伤势竟然恢复了。

    肖冰无比的震惊,炼丹师更是双目发亮起来,他支支吾吾的,在被封住行动能力的情况下,竟是挣扎的动了起来。

    可想而知,炼丹师此刻到底多么的震惊,他被肖叶的小红药水给震住了,他从未见过如此神奇的药水,身为炼丹师,眼前这一幕简直就是神技啊。

    肖叶原本没想着要给炼丹师什么震撼,他一心就是给肖冰治伤,此情此景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眼珠一转,肖叶心中有了另外的想法。

    “我可以解开你的封印,但你不能故意释放任何气息,在我没允许的情况下,也不能说话,不能提问。你只能回答我的问题,等回答完了,你才有自由说话的权利。同意就点头。”

    肖叶对炼丹师所说的这些条件,简直是苛刻到了极点,解开对方,竟然要对方回答完自己的问题才能自由说话,这和没解开有什么区别?

    炼丹师却是连考虑都没考虑,立刻点头起来,可想而知,此刻他到底是有多想说话。

    肖叶一点指,解开了炼丹师身上的所有封印,这炼丹师立刻端坐起来,泛光的双目落在肖冰的小红药水身上。

    “这是本姑娘的东西!”肖冰目中闪过一抹寒芒,将小红药水收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肖叶仿佛没看到这一切,他平淡的问道。

    “林腔。”炼丹师秒回。

    “你是炼丹师?”肖叶继续。

    “是。”炼丹师似乎一个没有防备心理的孩童,肖叶问什么,他答什么,根本就不进行一丝一毫的考虑。

    “你为马家工作多久了。”

    这回炼丹师稍微考虑了一下,并非犹豫如何回答,而是在想究竟为马家工作了多久。

    自从进入马家,他就在实验室内工作,潜心在药理中,过着不见天曰的生活,时间具体过去多少,他并不是很清楚。

    “大概五年。”林腔最后给了个时间,虽然不肯定,但也**不离十。

    林腔,炼丹师,为马家工作十年。

    这就是肖叶问出的问题,不过是一个背景和林腔的身份罢了。能够为马家工作十年,可见林腔并没有什么骇人的身世背景。

    “马家实验都做些什么?”简单的问题过后,肖叶终于进入了主题了,马家的实验,这个一直神秘无比的存在,眼前的炼丹师会知道吗?

    “不知道。”炼丹师摇头。

    “身为炼丹师,你参与在马家实验的第一线,你怎么可能不知道马家在实验什么?”肖叶的语气不善起来。

    “所有炼丹师分工明确,我们就像流水线上工作一样,做的都是自己分内之事,马家实验具体是什么,或许有炼丹师清楚,但我真的不知道。”

    炼丹师语气平静,虽然没有什么激动的话语,但听起来却无比真实。马家的实验如此隐秘,岂会随便让炼丹师们知道?

    但如果连炼丹师都不知道,此事就困难了。

    “你是负责实验的哪一环?”暂且抛开林腔所言的真假,既然他说炼丹师是分工的,那么他所负责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回答的过程中,若是林腔有一丝一毫的迟钝或者犹豫,便足以说明林腔说谎!

    林腔道:“我是负责血清检查与封存。”

    回答的过程很是随意,没有半点犹豫,听起来并不像是假的。

    “你说的血清是指的这个?”肖叶取出了一个玻璃瓶,其内装着红色的液体,看起来像稀释过的血液。

    林腔眼前一亮:“不错,就是他!本以为被大火全部毁了,想不到还有幸存,这也算难得了。”

    到目前为止,林腔所回答的每一句话都很随意,他仿佛根本没什么需要隐瞒的。这看起来无比真实,肖叶却不敢全部相信。

    眼前之人,为了活命可是混入了仆人当中,所有炼丹师都死了,就他一人活着逃了出来。可见眼前之人也是心思缜密之辈,他会这么轻易地将所有事情告诉肖叶?

    “你们用血清来做什么?”肖叶继续追问,他要通过问题来观察林腔。

    “谁知道呢?”林腔耸了耸肩:“血清创造出来就一直没有用过,按照血清的成分分析,这应该是用来解一种特地的毒药所用。可具体是什么毒,我并不知道,只知道和那些用来做实验的人有关,毕竟血清里有从他们体内抽出的血液,每一份血清,对照每一个人的血液,所以每一支血清都是独一无二的。”

    林腔说着,又道:“如今血清已经搞混,你手中的血清也不知道是谁体内的血液,所以留着也没用。”

    每一个被当做实验体的人,实验之前都会被抽血,用来制作血清,所以每一支血清都是独一无二,之前在实验室内还摆列整齐,此刻实验室烧了,肖叶手中的血清到底是谁的,此时此刻也根本分不清楚。。)

    〖 www..com〗汉语拼音“”简单好记